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所图
    ,!

    季清菱有些奇怪,可见对方客客气气地来,她便也客客气气地回问道:“这是什么?”

    又示意秋月上前去接。

    匣子打得开来,果然是方才阁中做压箱底的那一条蓝宝石手串。

    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却知道这东家乃是奉命行事,并不为难他,只道:“方才已是说过不要,你且收回去罢,我自会同张璧去说。”

    那姓李的的面色有些为难,道:“崔公已是交代了,必定要亲送到季娘子手中,如今这银钱都给了,若是咱们阁中又送不出去,倒是不好。”

    又道:“当真是难得的好东西,当日从西域带得回来,我家中七八个商队,并延州数十个商队,只我一家得了这样一串子,旁人哪里寻得到,从前有人给我开了百万钱,我也没有卖——寻常人也衬不起,倒是极衬小娘子,你拿回家去,戴着玩也好,多威风!”

    一串蓝宝石链子百万钱,折算起来便是千贯上下,当真是奢侈至极。

    他一面说,一面观察季清菱的表情。

    季清菱于穿着打扮上一贯简单,并没有插什么贵重的簪子,连手腕都是干干净净的,不像此时的京中贵族女子,也不像什么显贵之后,可她身上的布料又是上等,相貌、气质亦是不凡,只要有几分眼力见的,便不会小觑了。

    那姓李的心中简直是狐疑到了极点。

    张璧是阁门舍人张待家的幺子,更是张太后捧在手心也怕摔了的堂弟,辈分又高,性子又皮,偏还得宠,说一句天骄之子,实在不为过。

    方才在阁中楼上,张璧对着季清菱的态度,简直能称得上马首是瞻,听话得不得了。

    能把这一个熊儿打发成这样,这女子又是什么身份?

    若是京中哪一位贵女,他做买卖这几十年,又怎的会不知道的?

    先不论从未听说有哪一家有姓季的贵女是这个年龄行状,再一说,若是当真同皇家沾亲带故,崔公对她的态度也不会是这样。

    可若不是哪一家的贵女,又该是什么出身?

    他心中一面琢磨,一面看了看季清菱,见她听了自己的话,不像心动的样子,暗道一声果然,复又道:“威不威风、稀不媳也还是其次了,最要紧是张小公子一心送与小娘子,正是小儿真性情,何苦要叫他失望,倒不如收了——不然多辜负小公子一颗好心!”

    这一位姓李的说话非常的有感染力,无论表情也好,口气也好,都十分和气,帮着送个东西,劝得又有情又有理,不像是个做生意的,倒像是个笑呵呵又贴心贴意的长者。

    然而他这一番话拿去劝其余十七八岁的小娘子许是会通,拿来自有主意的季清菱面前,却是不中用。

    她摇了摇头,道:“我自会同他去说,劳烦了,且收回去罢。”

    说着颔首示意一回,就要上马车。

    姓李的看得更狐疑了。

    若是小家效的,听了那手串的价值,必定诚惶诚恐,连连推拒,说些“太贵重了”、“当不得”、“不能收”等语。

    若是大家贵族的,听得拿张璧小儿诚心来说,因不把这点银钱放在眼中,十有**就收了。

    像眼前这一个,软硬不吃的,简直莫名其妙。

    姓李的自作主张来送这一串东西,却不是为了这个结果。

    他立时又道:“季娘子请留步。”

    说着跟上前两步,道:“先前崔公也让我这铺子里备了歙墨,叫送去娘子府上,因叫得迟了,眼下还未取出来,不如娘子留下家中住处,待这一处理得出来,再给送过去?”

    几块歙墨而已,还是季清菱自己提过的,此时再推拒就说不过去了,况且若是有心打听,只要随着马车回家,自然就能知道住处,瞒着也没有意思,反倒显得矫情。

    季清菱便让秋月留了金梁桥街的住址,自回府去了。

    等到目送马车行得远了,那姓李的面上笑呵呵的神色才为之一收,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阁中那一位管事的跟在后头,见他不说话,便小心问道:“东家,那歙墨?”

    姓李的抬起眼皮,浑不在意地道:“去库房里头挑几块不打眼的,一会送到我府上。”

    管事的连忙应是,带着人自行退了下去。

    姓李的站着又出了一会神,候得下人牵了马过来,方才翻身上马,打浚仪桥坊去了。

    他到得地方,把缰绳一扔,先招来家中管事,给了方才得到的季清菱家中的住处,吩咐道:“去打听打听这一家是什么出身,又是怎的同张舍人家的小公子搭上的关系,两家今时来往怎样。”

    又问道:“上回慧娘同孙家那一桩事情,如今可有音信了?”

    那管事忙道:“那孙老爷只说让慧娘子暂且等一等,不用多少天,家中正在布置,倒时还要摆几桌酒席。”

    听得这般顺利,他点了点头,又问了几桩旁的事情,才过了小一刻钟,外头便来了一个小厮,进来禀道:“老爷,珍宝阁里头送来了一盒子歙墨。”

    姓李的“嗯”了一声,道:“送去萍娘屋里。”

    说着又同那管事交代了几句,才往后院去了。

    此时的李萍娘正在翻那盒子里头的歙墨,抬头见得人进来,连忙唤一声“爹”,又站起来行礼。

    原来这珍宝阁中的李姓东家,便是那浚仪桥坊的李程韦。

    他见了李萍娘,也不说旁的,只道:“你明日一早,带了这一盒子歙墨去金梁桥街。”

    又把季清菱家的住址给了,再把今日的事情说了,才道:“你自报家门,想办法同那姓季的女子见面说说话,能攀上交情最好,将来好好走动走动,看看她同那张家人是怎么识得的,回来再同我说。”

    李萍娘知道要紧,连忙应是。

    李程韦复又道:“若那女子是有用的,你便想法子搭一搭,若是无用的,你探了出来,便不要浪费功夫在那一处了。”

    李萍娘笑道:“爹也太小看我了,我哪里是那般蠢的,自有办法分辨有无用处。”

    说着把那盒子盖上,收起在一边。

    父女两说了半日话,李程韦才出了门。

    李萍娘则是早早睡了,等着次日去金梁桥街寻季清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