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汗青
    ,!

    季清菱这一番话,也只对张璧这样的孝子才管用。

    他天资聪明,本质并不坏,性格中自有一股执着之意,又因出身极高,人生当中,全无需要奋斗之处。

    张璧衣食无忧,不用担忧前途,祖上留下的基业让他便是挥霍一辈子,也是丝毫不愁,又因是张待的老来子,自小被父母兄长宠着长大,还有张太后精心呵护,想要什么,只要张个口,就有人捧到面前。

    然而他偏又不是那等浑噩无知,并不求上进的纯粹纨绔。

    张家是有家教的。

    他家是开国元勋,纵然后来成了皇亲,可养育子嗣,也绝不会把人往废了养。

    虽然大家族在后期极容易凋零,从前那等十世公侯再难重演,可眼下的张家,还远远不到衰败的时候,正是鲜花着锦。

    张待与张瑚作为家中砥柱,为张璧作了极大的示范作用。

    摒弃他们行事上的缺陷与能力所限造成的混乱,单单讨论意图,这两个张姓人是有想法,愿意为了做事付出努力的——虽然凡事只是吩咐下头人去做,可所行所为,同一些混吃等死的宗室、皇亲有着本质的区别。

    张璧自然看在眼中。

    他小时候蹭过资善堂侍讲的课,在京城启蒙时拜的是大儒,到了延州、赣州之后,先生也是饱读诗书,旁的不行,一肚子道理是给他灌饱了。

    只那道理倒是倒进去了,一个七岁的小儿,不知世事,你指望他当真从中领会出什么深刻的含义来,实在也有些苛求。

    大儒们自然善于教学,他们教学问,也教道德,可对着的是张太后家的小儿,又不是将来要下场认真做官的学子,更不是会统辖天下的皇子,教个差不多了,也就罢了。

    像季清菱这般,按着其人性格,把道理掰碎了给喂进去的,从来未有一人。

    张璧坐着,恍恍惚惚的,一时之间,脑子里头好像有些空白,又好像塞满了东西,只觉得自己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子冲动,有许多事情想要去做,又不知道要做什么。

    季清菱看他模样,知道这是听进去了,便又添了一把火,问道:“你想要只有自己人觉得你好,还是想要人人都觉得你好?你想要一辈子过得舒舒服服,还是想要一辈子过得虽未必有那样舒舒服服,可每日为正事,每日有所求,等到过上几十年,全天下都夸你好,过了千年万年,旁人看了史书,也有人记得你,夸你好?”

    张璧睁大了眼睛,大声道:“我要人人都说我好!以后千万年都有人觉得我好!”

    季清菱微微一笑,那笑容极温柔,眼神里头也全是愉悦之色,看得张璧心中气血激昂,好似从前得了大姐姐送的小马,得了鞭子,第一次学会骑马,在那上头策马而行时的激动。

    “你是圣人的小弟弟,史书上必有你的名字,你想要旁人提到你,都说你是圣人的小弟弟,还是想要将来人人提到你,都说这是世上第一,古往今来不世出的英才,独一无二的好人,为世间留下过无数事迹?”

    张璧听得小拳头攥得死死的。

    他是气血旺的性子,又怎的忍得住,复又大声道:“我要做不世出的英才!”

    季清菱心中一定,柔声再问道:“你可知什么叫做‘留取声名照汗青’?你读史,可曾向往古时英雄名臣?”

    张璧用力点头。

    他习武至今也有数年了,身上的血热得很。

    哪有人不想青史留名?

    “你这样的聪明,这样的出身,将来想要做官,自是唾手可得,可天下官员何其多,青史垂名的又有多少?你看古今名臣,又有哪一个是轻轻松松,毫不费力就能得万世景仰?若是要辛苦做事,你可能吃得下那份苦?”

    少有小儿不喜欢得人夸,也少有人不喜欢让人喜欢,张璧自不例外。

    他得季清菱一夸,再得她一激,想也不想便道:“我不怕苦!”

    季清菱自然知道,这只是说说而已,将来遇得事情,会如何行事,全不看今日所说,只看将来所为。

    可只要在他心中埋下了这样一颗种子,便有长大成材的可能。

    她细细地把从前顾延章在赣州做的事情同张璧小声说了一遍,又道:“你大哥哥从赣州走,满城百姓垂泪而送,他有这样一桩事情,这辈子便不算虚度,你若是他,在京中被人骂一声说是‘废物点心’,会不会放在心上?”

    张璧有些无措,一时不晓得该如何回答。

    季清菱轻声道:“旁人背地里骂他有什么要紧,他自家行得正,天下间人人晓得他的好,心中都盼他好,骂他的人,自有旁人帮着骂回去,他平日里辛苦做事,用尽心力,只往于天下有益之处去,又哪里有空闲去管别人怎么说——难道旁人骂他是废物,他在任上做的事情,便不作数了?赣州的百姓,便会认同了?”

    她微笑地看着张璧,笃定地道:“这便是道理——你踏实辛苦做事,便有回报,旁人说什么,骂什么都拿不走——等到你当真日日忙于正事,哪里又有空暇去管那等闲人胡说八道?你这般聪明,大好时间不拿来向上上进,却用来同他们计较,岂不是暴殄天物,空耗光阴,平白拉低自己身价?过上几十年,他们再无声响,可过上几百上千年,提起你,人人都还记得——你作甚要这般给他们面子?”

    说着又把少时顾延章如何悬梁刺股读书,后来如何做转运章程,又如何提前去赣州寻访,在州中如何治政,每日如何吃苦,行事如何艰难,一一都捡那难的说了。

    复又道:“他虽不聪明,可把的功夫都用在这上头,也有如今成事,你比他聪明这样多,只要沉下心来行事,将来想要有作为,越过他,实在是轻而易举,想要比史上名臣,成天下英才,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若你日日把时间空耗在同那等无所事事,只会抬头骂人,不会低头做事的人去计较,今日打这个,明日骂那个,便是天地间第一聪明,一日也就只有十二个时辰,哪里再有功夫去做英才?”

    张璧打胸口当中燃起了一腔火,与季清菱道:“姐姐,我再不同他们置气,我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

    季清菱便道:“做大事不错,可知事才能行事。”

    就这般一路慢慢教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