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高兴
    第四百七十八章 高兴第(1/2)页

    天:

    车厢并不算大,张璧坐在后座上,仰着头,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难过,不如说是生气。

    他自出生开始就被捧在手心长大,因为张太后,无论天子也好,皇亲宗室也好,人人都他当做宝贝。

    虽然性子熊,又还是个小儿,张璧却极为护短。在他心中,自己家人是不会有错的,错的只能是旁人。

    杨度骂他爹是“废物点心”,那就是杨度的错,对方该打,若不是因为杨度是杨皇后的侄儿,打死都不算什么。

    而在对方被他打了一顿之后,供出来说以前他平日里玩耍的伙伴们,私下也个个都笑过张待是个蠢蛋,张璧就觉得那些人全都该关起来。

    张璧其实早有先生启蒙,也读了不少书,说起书中道理来,其实是一套一套的,可书毕竟是书,一旦回到实际当中,他并不会用学到的道理来想事情,只会用自己从小到大受到的熏陶来想事情。

    那熏陶便是——除却天子,张家是最大的。

    此时他坐在后座上头,气鼓鼓的,只拿眼睛盯着季清菱,道:“姐姐,你说他该不该打!”

    季清菱听得此话,心中微微一叹。

    两人到底有些缘分,放任不管,将来成了气候,也不晓得会生出多少祸害。

    虽然未必能有什么大用,可能做些什么,还是要想办法引他向上才好。

    此时马车已经开始往前驾,因是在人来人往的街市上,走得极慢。

    这一条街上有仁和酒楼,有许多其余酒肆食店,有挑着担子吆喝的小贩,有讨价还价的客人。

    车厢乃是木制,车帘很薄,几乎没有太多阻拦声音的能力,坐在车厢里头,很容易就能听到外头的人声。

    季清菱想了想,坐在了张璧的身旁,轻声道:“你方才说,先生已经开始给你讲史,我只问你,你可知天下何物最大?”

    这并不是什么难题。

    张璧脱口道:“先生说,太祖皇帝问宰相赵普,赵普说‘道理最大’。”

    季清菱又问:“为何说‘道理’最大?”

    张璧睁大了眼睛道:“因为天地间惟理与势最为尊,便是天子,也要遵天地之势,讲天地之理,谋万民之福。”

    他答得又快又顺,说完之后,眼睛骨碌碌地看着季清菱,等她夸。

    季清菱便道:“你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出身,这般年纪,已是懂得许多大人都不懂的道理,你将来想要做什么?”

    张璧有些发愣。

    他年龄太小,生活太顺,并没有,也并不需要想将来。

    季清菱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开了春,你就要八岁了,世间许多人,有人饭也吃不饱,有人日日奔波养家,有人庸庸碌碌一生,有人时时只会吃喝玩乐,你想做哪一种?”

    张璧纵然调皮,可他长在张家,张待、张瑚都是有大志向的,日日进宫,张太后更不是那等每日闲着无事的人,听得季清菱给的这些个选择,下意识地觉得一个都不对,只摇了摇头,道:“我是要做大事的!”

    季清菱的一颗心顿时就悬了起来。

    不怕他不做事,就怕他想做事!

    如果同他爹张待一般,将来如何是好!

    她想了想,道:“你要做大事,想怎的做?”

    张璧瘪着嘴巴道:“像我爹那般,就是做大事的。”

    季清菱的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吓得跳出来了,忙道:“你同你爹做大事是为了什么?”

    张璧哪里知道,睁着一双眼睛,有些迷茫的样子。

    季清菱便道:“我夸你好,你高不高兴?”

    张璧露出一个大大的笑,用力点头。

    季清菱又道:“你家里头人都夸你好,同你玩的人都夸你好,你高不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