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 打人
    季清菱没有直接回他,而是转头同柳沐禾介绍道:“这是京中张舍人的幺子,单名一个璧字,玉璧的璧。”

    又道:“从前我同五哥去赣州的时候,张舍人后来过来接任的知州。”

    京城里头姓张又去了赣州做知州的阁门舍人,自然只能是太后的伯父了,柳沐禾旁的宗室也许不识得,可这一个,却是绝对不会不知晓的。

    她很快反应过来,同张璧笑了笑。

    柳沐禾向来喜欢小孩,原见张璧长得好,又一副可爱的模样,还想逗一逗,听得是太后的娘家的,忙收了手。

    季清菱又对张璧道:“这是柳姐姐,她祖父乃是大柳先生,也是我的先生。”

    聪明如张璧,见得季清菱同柳沐禾坐在一处,又听得她同对方说话的口气,立时就琢磨出来两人必定关系极好,便笑嘻嘻地同柳沐禾打招呼,道:“柳姐姐,你与姐姐一同陪我去逛铺子好不好?我一人去,好没意思的!”

    又拿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柳沐禾,那双瞳孔里头大半是黑,只有小半是白,看着十分惹人疼爱。

    柳沐禾哪里受得了这个,只好求助地看向了季清菱。

    季清菱便道:“柳姐姐还要回家有事,你莫要去闹她。”

    张璧便巴着季清菱道:“那姐姐同我去!”

    季清菱知道柳沐禾出门了这半日,还要去柳府寻柳林氏,若是被这猴子缠住了,还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脱身,实是不愿耽搁她,便道:“柳姐姐先回去罢,我同他坐一会。”

    宗室家的小儿,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更何况这一个还是张太后家的,想想就知道是什么性情,柳沐禾情知自己应付不了,果然顺势先走了。

    张璧对柳沐禾并没有什么兴趣,等她走了,方才扭麻花一样伏在季清菱身上,道:“姐姐同我去逛铺子罢!”

    季清菱犹豫了一下,还未答话,却听得一旁方才问她姓名的人小声道:“小娘子若是无甚要事,不妨与小公子一同去逛一逛,就在曹门大街上,离得也不远,是百年的产业了,今日难得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看一看也是有意思的。”

    又道:“再一说,小公子这样喜欢娘子,也是有缘分,难得遇到,多处一处也是好。”

    他话刚落音,张璧就跳了下来,拉着季清菱的手就想要往外走,偏之前在延州时被教了那一阵子,如今已是成了习惯,不敢擅自做主,只一手拉着,一面眼巴巴地望着季清菱。

    季清菱确实也没有什么要事,便笑了笑,道:“一会你莫要乱跑,莫要乱闹,我就陪你去给大姐姐买物什。”

    张璧喜不自禁,连连点头,自家在前头,拖着季清菱在后头,像牛儿拉犁一般往外走。

    一行人很快出了仁和酒楼。

    张璧念叨了半日的“大姐姐送的马儿”已是被牵得过来,是一匹通体棕黑的矮马,皮毛油亮,却是非常温驯的模样,低着头,尾巴一扫一扫的。

    张璧有了季清菱,便不再要骑马,正要缀在她后头跟着上马车,却听得旁边一声叫,道:“张璧!”

    季清菱循声望去,原来是方才那一个被砸出门的七八岁小儿,对方不知何时已经跟了上来正要说话,不想见到旁边站着一个季清菱,一时愣了一下。

    张璧理都没有理会他,只扶着人就要上马车。

    那小儿再也顾不得那许多,叫道:“张璧,我都说了那不碍我的事,人人都说过那些话,只我倒霉被你听了,怎的偏偏抓着我不放!”

    一面说,一面追着上来,一副急于想要寻张璧好辩解的模样。

    眼见再过七八步就要追得上来,旁边几个下仆就要去拦,却不妨已经爬上马车的张璧突然弯下腰,把脚上的靴子一脱,“砰”地一下,直直冲着那小儿砸了过去。

    两边相隔不过七八步,纵然小孩力气不大,可张璧也练了一两年的武,这一只靴子扔过去,由上往下,直直砸在了那小儿脸上。

    张璧今次出来,一心要骑马,穿的乃是马靴,靴底又厚又硬,带着风声甩在那小儿脸上,立时砸得他鼻子流出两条血,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嚎啕大哭。

    场中谁也没料到会突然出现这样一桩事情,两边的侍从都有些惊到了。

    然而张璧这边毕竟底气足,丝毫不怵,有人马上去把那靴子捡了起来,要给张璧穿上。

    张璧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听得对方哭,一脸的嫌恶,被下人伺候着把鞋子穿了,又换了一张脸,笑着仰头对着季清菱道:“姐姐,咱们走罢!”

    季清菱全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可下头毕竟有个一脸血的小儿,就这般走了,实在有些过头,忙吩咐秋月让去看一看。

    张璧却是直接嚷道:“不许去!”

    又冲着下头那小儿嚷道:“杨度,你还不快滚!信不信我砸死你!”

    一面说,果然要往下跳的样子。

    原来那小儿竟是叫做杨度。

    对方身边已是围了好几个人,都在拿着帕子给他捂鼻子擦脸。

    杨度听得张璧这般说,原还在哭着,竟是吓得连哭声都止了,急急掉头往后跑。

    张璧并没有去追,见人跑得远了,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复又坐回位子上,不甚开心地道:“走罢……”

    季清菱转头看了一眼方才同自己说话的那一个下人,却见对方丝毫不当回事的模样,只吩咐了两个人跟过去,就不再理会,缀在马车后头,竟是帮着把车厢门给关了。

    车厢里头张璧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倒好似方才挨打的是自己一般。

    季清菱奇道:“好好的,怎的打人?”

    张璧哼道:“谁叫他乱说我爹爹!下次再叫我见得,我就打死他!”

    又道:“若不是看在娘娘的面子上……”

    他说了这一句,便不再往下说,又仰着头看着季清菱道:“姐姐,他说我爹是废物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