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慧娘
    第四百七十一章 慧娘第(1/2)页

    天:

    金梁桥街上的一处小院子里头,陈慧娘正掩面垂泪。

    她三十出头,相貌要踮一踮脚才能勉强够得上中等,衣着十分简单,挽着低低的发髻,上头插一根木簪,面上不施脂粉,此时哭起来,也同士族贵女们梨花带雨的落泪不一样,全不顾及脸面。

    须发已经近乎全白的老头孙宁坐在旁边,心中有些烦躁,耐着性子安抚道:“不是不接你回府,是要暂且等一等,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晓得吗?又有什么好怕的?”

    陈慧娘也不用帕子,只拿袖口抹了一把眼泪,回道:“我知道我是乡野里头的村妇,家里也没几个钱,小时候连正经白米饭都吃不上几口,也不识得字、也不会念诗,比不得京城那些个姑娘、娘子,原想着本是来投亲,帮着在酒铺子里头挣点辛苦钱,好歹也自己养活自己,混口饭吃,若是有那等机缘,自家攒够了嫁妆,也好再寻户人家……”

    孙宁的老脸有些尴尬,道:“这话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跟了我,虽是有些委屈,我也必不会亏待你……”

    陈慧娘摇头道:“本是自己选的,哪里有什么委屈不委屈,当日我在酒铺子里被那瘪三欺负,其余人个个装作眼瞎,只老爷站出来帮着说话,那时我就想,只要人好,还有这般心肠,这般仗义,旁的又有什么关系!”

    她的马屁拍得实在直白,既没有提孙宁的年龄,也没有提孙宁的家世,只把这老头为人、人品捧到了天上。

    孙宁年龄大了,你拐着弯子赞他,难免就要琢磨许多,可被陈慧娘这样哄,却是觉得这妇人句句都夸到了自家心坎里。

    他前一日被儿子挡了回来,偏还不能对外说,本来十分糟心,见得陈慧娘这般不计较,同自家房中那些个争宠吃醋,一个镯子、一件衣服都要拿来说事的小妾们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既通情达理,又纯真朴实,活了这几十年,实在难得遇到一个这般的女子。

    他登时就升起一股子怜爱之心,正要说话,却见对面陈慧娘流着两道眼泪看了过来,偏那一只左手还捂着肚子,右手则是抹着眼睛,哭得鼻涕都顾不得擦。

    “老爷,我哪里是信不过你的心——若是你的心还信不过,这天底下,我还能信得过谁?只我也要为他想一想……”

    她一面说,一面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有些显怀的肚皮,把左手在上头轻轻抚了两个圈,复又抬起头道:“若是早早进了府,他打我肚皮一生出来,便是老爷名正言顺的儿子,将来做人也好,做虫也好,总算是能挺着胸出门,可若是我挺着大肚子才进得去,旁人又会怎的说?将来他又会被人怎的看?要是迟迟进不得,难道要生过之后,再叫老爷家中抱回去当做外室子吗?”

    她咬着牙,含着泪,说得十分动情,把那凳子拖得过孙宁面前,拉着孙老头的手,道:“老爷,你也为你儿子想一想!我一个妇人,能帮得上什么忙?若是没个出路,倒不如跟着我姓陈,好歹也有个姓!我虽是不好,比不得老爷府上那些个懂书懂诗的,可他若是能接了老爷一半的聪明,将来说不得也是个进士,我咬着牙砸锅卖铁,只要能养出个进士儿子,吃多少苦都值得了!”

    孙宁再也听不下去,连忙骂道:“你这是在胡说什么!我孙家的种,怎么可能要姓什么陈?!我说且等一等,你怎的这样着急,几天十几天都等不得?不过是家中有些事情要整一整,叫你略候上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