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日子
    季清菱知道秋露是个醒目的,既是闭口不言,必有原因,是以也不去问话,只同柳沐禾二人进了内厢房。

    自顾延章去了广南,她索性搬了半架子常用的书过来,又把内间重新布置了,此刻柳沐禾一踏进门,先见得正正对面就是两竖顶天立地的大书架,上头整整齐齐排着十几行由高到低的书,一旁摆着一架小木梯子,隔壁是几个大圆肚子的陶瓶,足有半人高,里头插着不少画轴。

    再往右则是见得一架子垂坠而下的蔓藤,明明是大秋天,这藤蔓却绿得嫩嫩的,同寻常叶子的老绿色不一样,看上去同二三月的那一尖春意般,绕在人心头打转。

    屋子里书架、陶瓶、藤蔓各占一角,又有木梯放在一边,错落有致,每一件摆的地方都恰到好处,既不稀疏,也不局促,仿佛它们生来就当这样摆一般。

    柳沐禾站着看了一会,实在是觉得这屋子的陈设舒服,又极喜欢那一丛绿,忍不住指着那蔓藤问道:“这是什么?”

    季清菱循着她的手望过去,笑道:“从前在赣州,出门踏青的时候偶然在路上遇得的野藤子,也不晓得叫什么,我见它绿得好看,便挖了一两捧回家,不想这两年竟是长得这样多出来,如今更是窜得越发的嚣张了。”

    又道:“柳姐姐若是喜欢,分一盆子给你带回家种?这东西不用怎生打理,想起来的时候浇点水就好。”

    柳沐禾一面看,却是摇了摇头,道:“还是养在你这一处罢,我时不时过来瞧瞧算了,本是贪这份野趣,到了我那就半点不剩了,估摸着要被她们剪枝剪得整齐呆板。”

    又笑道:“我小时候同姊妹们去园中摘花剪梅插瓶,也在屋中养花,总觉得伴着花香最雅致,看了你这一处,才觉得只几根藤子叶子,一样也是别致的,并不差到哪里去。”

    季清菱一面招呼她坐下,一面也道:“花剪了枝插着也好看,只我实在懒得费那神气,有时候花香浓了,又呛鼻子,便是浅了,一时闻得到,一时闻不到,总记挂着,还会分心——也是难得遇到喜欢的香气,桂花又太浓,梅花又太浅,似有似无的,倒不如养点野草野藤,图个新鲜好玩,也不用管。”

    说着也不要小丫头动手,亲自给柳沐禾斟茶。

    柳沐禾喝着茶,就着外头的雨声、雨链上雨水自莲花间逐朵下落的哗啦声,并两只蠢鸟叽叽喳喳的叫声,明明天地间已是乌压压一片黑云,连半点景色也看不到,又兼那风雨飘摇,大雨倾盆的,可不知为甚,却是觉得这日子过得竟是比从前天气晴朗、自己一个人在家中时,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

    一时之间,她再没有像今日这般意识到了“日子是人过出来的”这句话。

    又想起当日祖母劝的那一些,回忆起她是如何拿清菱来同自己相较,从前总是好似懂了,却不如今日终于如同醍醐灌顶一般。

    柳沐禾捧着杯子出了一会神,叹道:“我原还想顾五去了广南,你一人在家,难免寂寞,此时看来,他便是不在,你这日子也有滋有味的。”

    又道:“上回我还同祖母说,若是当日你们早早圆了房,好歹有了个孩子,如今陪着身边,你也有个寄托……”

    季清菱直笑,道:“我寄托太多啦,不缺一个小娃娃!”又道,“柳姐姐,不瞒你说,我觉得自己都没长大呢,将来若是有了子嗣,怕还不如五哥会照管。”

    说着,脑子里头不由自主地便闪过了顾延章素日中的行事做派。

    若是当真有了宝宝,他那样细致精心,从前照料自己便是从头打点到脚,看顾一个小孩子,估计也是不在话下罢。

    五哥也能文也能武,等得了宝宝,启蒙也不用找先生了,按他素日性子,若是生个女儿还好,如果生得一个男孩,也许小小年纪,就要被这样一个爹管束,想来都有些可怜巴巴的。

    季清菱想得走了神,嘴角不由自主地浮起一个浅浅的笑,只觉得实在有些想念自家那一个,也不晓得他甚时才能回来,在广南那一处平叛又进行得如何了。

    柳沐禾听得她这般说,却只是拿眼睛瞄了一下季清菱的胸前,半开玩笑半认同地道:“确实没怎么长大……”

    她的眼神、动作,再加上那口吻,着实是话中有话,季清菱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看见柳沐禾笑得隐晦,登时就动了,脸上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只把手伸出去掐柳沐禾的腰,口中喝道:“我叫你仗着自家有就来同我胡说!”

    两人笑闹做一团,同从前都未出嫁时一般的欢乐。

    等到重新归坐,柳沐禾便叹道:“从前在蓟县也有不少同龄的友人,如今泰半都嫁了人,前一阵子偶然见得一个旧人,听她说了不说从前人的事,实在觉得世事难料。”

    又问道:“清菱,你说便是夫妻二人再好,将来若是没有子嗣,夫家要纳妾,咱们身为女子,又能如何?”

    季清菱想了想,道:“其实还是要选人。”

    又道:“从前我大嫂嫂也是进门好几年都无出,她家中不放心,便自家送了几个妾过来,想要代女生子……”

    柳沐禾听得一愣,忙问道:“后来呢?”

    季清菱笑道:“后来被我长兄全数送走啦!”

    柳沐禾眼睛都瞪大了,半晌才道:“你长兄……实是天下难得的君子。”

    季清菱眯着眼睛笑,道:“你却是错了,我爹是个好爹,我娘也是个好娘,兄长自然都是难得的君子,只我那嫂嫂,也是难得的女子,你信不信,若是当日我长兄敢收了,掉转过头,我嫂嫂便有手段叫他后悔!”

    她只略略提了两句,便没有再往下说,只岔开话题同柳沐禾聊旁的去了。

    世上的人千千万,什么样的都有,有得选的时候千万要认真选,不要等到选定了,再来哭,如果不幸自家没得选,便要想办法立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