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透露
    孙宁其实只是老人常见的饮食不振而已。

    孙奉药进去给他诊视一回,开了药,又把下了衙的孙卞请了进隔壁的厢房,与对方说起话来。

    同仆妇们想象的不一样,他没有说孙宁的脉象,也没有说老人有什么要注意的事情,却是同孙卞说起了本该三缄其口的仁明宫中的情况。

    “怕是养不过十岁。”孙奉药压低了声音道。

    孙卞同孙奉药挨得很近,听得对方这般说,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低声问道:“那陛下……”

    孙奉药摇了摇头,直白地道:“龙根都不中用了。”

    孙卞长长地舒了口气出来,也不知道是惋惜,是无奈,还是旁的意思。

    孙奉药又道:“我看陛下的龙体,这几年也越发地不好,难说什么时候一场病,当真就……”

    “趁着如今还早,快做打算罢。”他小声提醒道。

    两人没有交谈多久,很快就出得厢房的门,孙奉药把药方留了下来,又进去同孙宁告辞。

    孙宁犹不知道方才自己儿子同对方究竟说了什么,更不知道这又意味着什么,还笑呵呵地指着孙卞道:“我没什么事吧?都说不要紧,他非说不放心,要叫你过来看一回,要我说,有什么好看的,喝口酒,睡一觉就好了!”

    孙奉药也笑道:“参政是担心您,这也是防患于未然。”

    孙宁瞪着眼睛道:“怎的叫得这样客套,自家族中人,还这样见外,我手里这拐杖可是不长眼睛的!”

    孙奉药便笑着改了口,道:“我在外头叫得惯了,回来一时就忘了改口。”

    孙宁也不跟他计较这么多,只又说道:“你回去问问你爹,这一阵子怎的都没了动静,叫他一同去听戏,他也说没力气,叫他去逛园子,他也说累,明明比我还小六岁,倒比我还要像个糟老头似的!”

    他年纪大了,也不怎么管事,说的都是家长里短,饮酒作乐的,孙奉药同他闲话家常了几句,才告辞而去。

    等到目送人走了,孙宁又把长子叫了过来,问道:“上回芸娘说的那一家,你可是找到了?”

    孙卞有些无奈,道:“这事没头没尾的,那日也不晓得多少人去了金明池,我也不好放开了打听,要是叫人知晓了也不好。”

    孙宁有些生气,虽是坐着,却特把那拐杖又取了过来,拄着地给自己添气势,道:“别人救了你爹你妹妹的命!你也不放在心上,日日不晓得去忙些什么,你公差是要紧,家里事情就不要紧了?”

    孙卞有些无奈,道:“我已是交代人好好去寻了,只是知道的是女子姓氏,又不是名字,实在不太好打听,那日后来下雨,芸娘跟前的人也没看清,说是坐的马车并没有标识,想来不是什么有大名大姓的人家,不好找也正常。”

    又道:“再等两日,有了回信,我立时便叫人送帖子,自己亲自上门道谢。”

    孙宁这才罢休,却是犹豫了一会,复又问道:“大郎,你说我若是再纳一房妾回来……”

    他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儿子面色难看得吓人,连忙讪讪地住了嘴,可仔细一琢磨,又有些可惜,喃喃道:“我年纪也大了,原来不晓事,纳的那几个都只是颜色好,不懂得照管人,你娘走了也三年多了,我是不想要填房了,不若寻个知冷知热的,平日里头也好伺候我,免得你们一个个做官的做官,做事的做事,出嫁的出嫁,没人得空理我!”

    孙卞简直要吐血,想都不想,马上问道:“如今伺候的七八个人都不顶用吗?”

    又道:“看来是刘氏做得不好,我自会去说她,叫她好生整顿下人,没得叫爹还要受委屈。”

    孙宁要听的才不是这个,连忙道:“下头人很好,没有不顶用的,你媳妇也好!只是下人究竟是下人,毕竟许多地方不方便!”

    他还想要坚持,可见长子实在是一副不肯同意的模样,只能暂且先把此事搁一搁,打算过一阵子再重新提。

    孙卞实是不想同自家这个爹处在一处太久,只觉得越待越气,吩咐下头人好生伺候之后,便寻了个理由告退了。

    他毕竟围观日久,养气功夫也好,出门没多久,便缓了下来,回到书房,自取了一张纸出来,在上头把当今圣上的叔伯兄弟,并五服以内数得着的人名都在纸上写了一遍。

    细细斟酌了许久,孙卞终于把那几个名字都圈了出来,其中那一个“三”字,还圈了两下,琢磨了半日,才把那纸给烧了,兀自坐着出神。

    ***

    却说另一厢那季清菱,虽然猜到孙家会来寻自己,却也没有怎么认真放在心上。

    她当日同柳沐禾一并打道回府,谁晓得才走到梁门大街,天上就开始下起瓢大雨来。

    两人原还没当回事,不想那雨越来越大,马车都开始有些打滑,季清菱便让柳沐禾莫要着急回家,不如先到金梁桥街歇一歇,候雨停了再说。

    柳沐禾自是只会点头。

    一时进了内院,还没进门,外头轰隆隆的雷声便响了起来,大雨如注,击在地上又反溅起水花来。

    明明才过了未时没多久,天边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转眼便要笼罩过来。

    柳沐禾站在门口看了一回雨势,庆幸不已,正要同季清菱说话,不想却听得门外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

    她愣了一下,循着声音走过去,却见到两只鸟儿挣着翅膀,冲着季清菱的方向叫唤。

    “你甚时养了鸟儿?从前怎的没听说过?”柳沐禾奇道,一面说,一面走得近了,笑问道,“不是顾五怕你一人在家无趣,给你添的小玩意罢?”

    季清菱笑道:“不是五哥,是一位兄长送的。”

    说着也上前抓了几粒粟米去哄那两只。

    养了这一段时日,两只笨鸟本来就胖,肥得脖子都不明显,如今更是圆滚滚的两个白球,着实可爱。

    两人围着逗了一回,才要进屋,柳沐禾正正迎上那挂在檐下的雨链,一时站定看了一会,笑道:“好别致的物什,哪里来的?”

    季清菱随口道:“当日在赣州见得有寺庙当中挂着用来导水,因见我喜欢,五哥便叫人去寻了回来,这是杭州法喜寺中的样式,做成莲花状,寓意‘犹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挂着倒也蛮有意思的。”

    两人正说着话,还未往里头走,便见秋露急匆匆地打外头走了进来,见得季清菱,刚要说话,又见柳沐禾站在一旁,忙把话给咽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