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烧身
    第四百六十章 烧身第(1/2)页

    天:

    顾延章是因公办差,自然住在邕州城中的驿站,他有心问话,担心见了驿站,对方便要三缄其口,索性先让松香给了银钱,借口要回去寻人来搬,让那小贩把柿子、芋头挪到一旁,去了个无人的空地,同对方闲聊起来。

    他先问一回桂州、邕州特产,自云是北边来此准备发解试应考的,说将来要带回乡。

    广南西路惯来文气弱,邕州学子有名的更是没几个,回回去京城赴考春闱的,十有**又要灰溜溜跑回来,是以哪怕此处偏远又有瘴疠,依旧时不时会碰见不怕死的外州学子为了一个进士出身来此应考,占个便宜。

    那小贩有眼光去榷场做买卖,自然也不是寻常卖个针头线脑的见识,一听顾延章说话,立时就懂了,心中以为这是个在原籍混不过发解试,来邕州蹭名额的,笑着恭维一声道:“客官这回必定高中!”

    再听得顾延章要从广南带土产回乡,更是忙道:“客官要是想带当地的东西,我家中倒是有不少,若是得空,不妨来瞧一瞧!桂州的、邕州的、宾州的,我都有货,若是想要,我还能帮您想法子弄到些从广源州、交趾的药材、沉香!另有牛角,比起去邕州城中那些个坊市里头买,不晓得要划算多少!”

    把自己家中的货吹得天花乱坠,差点连口水都要喷出来。

    顾延章顺势与他搭话,借这由头问起那小贩从前在榷场做买卖的情况,再问了对方住的地方,定下来过两日就要遣人去其人家中选土产。

    他买了这样多东西,又是个看起来手中有钱的主,小贩一心要做他的生意,自然逢得问起话来,无所不答。

    几番来回,顾延章很快知道了自吴益来邕州之后的于州城之内招募壮勇屯兵,于边境之处演武,再又禁绝互市,罢榷场的“功绩”。

    那小贩见左右无人,说起话来也不怎么避讳,只道:“客官是外地人,应是不晓得,自从前杨平章打退了交趾,邕州好容易安稳了这些年,其实人人都不想再乱的,若是乱了,生意又怎的好做,田地又怎生种?运气不好,连命都要搭上。”

    “如今吴知州这一来,咱们各处生意做得好好的,偏偏给他把榷场给罢了,不让互市就算了,听说还招了勇武,日日在广源州附近的地方演武示威,我原来在交趾有几个识得的买卖人,都说交趾皇帝,姓李那一个,前一阵子还想上书朝廷来着,想让邕州把那榷场重开,偏偏那上书被咱们知州半途都给截了,有人私下传,那上书直接就烧了,都没给京城送过去!”

    “这不是正正就叫交趾来打吗?!”

    小贩蹲在地上,唉声叹气地道:“上个月京城传来信,杨平章竟是去了,你说没了杨平章压着,交趾还怕什么?说打就打过来了!交趾那一处好几万的兵,还有广源州,听说因罢了榷场也被交趾挑起来一并跟着打,眼见钦州离邕州也不远,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要打过来,好好的日子不过,你说那‘误’知州,图的是个什么?!”

    顾延章自是知道小贩的话不能全信,可从对方口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是有点惊人。

    他只当做不信,问道:“没得这个说法罢?吴知州截了交趾的上表,难道旁人就不会去参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