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柿子
    第四百五十八章 柿子第(1/2)页

    天:

    吴益再不配合,也只能在人手上头为难,可于流程、文书之上,却不敢擅动,毕竟所有行文都得签字用印,全是痕迹,既有落款,也有时日,一旦做得过头,被人参上一本,闹得不好,实是逃不脱干系。

    他要的是立功,却不是让自己沾上腥臊。

    不过在他看来,只要拿住了人手,难道那顾延章还能飞上天去?

    俗话说,强龙压不下地头蛇。

    吴益为官数十载,亲民官更是做过不止一任,县中做过,军中做过,州中也做过,对于胥吏们的行事,再了解不过了,不给他们吃饱了,是不会给你干活的。

    他吩咐幕僚随意扔了两个不抵用的胥吏出去,便不再过问,满似以为至少能拖个大半个月——役夫还未必能召齐。

    等那等民伕齐了,还要去库房当中清粮运粮,说不准到时候钦州的消息就回来了,十成十是守不住的,按着他这大半年来的观察,便是宾州,也说不好是什么结果。

    到时候那粮还要不要送出去,仍是两说呢!

    抱着这个想法,他好整以暇,只等着看笑话。

    谁晓得才过了三两日,便碰上负责管库的官员跑来州衙中例行汇报,把前一阵子的文书、库账交了上来。

    吴益原还不在意,等到见得库粮被支领了那样多,再见得后头附的自家批文同陈灏的文书,脸都绿了。

    那官员哪里会不知到南下的平叛军同邕州府衙上头这位相处的微妙,更知道自己这回是捅了蚂蜂窝,可该说的还还是得说,只道:“今次的账已是核清,这一阵子秋粮已是渐渐收了上来,比起去岁,府库当中人手虽然忙,有下官一一盯着,样样都顺畅,因知州吩咐过,库房当中只用管好账、粮,其余事情,一应不管,是以那保安军来运粮,库房当中也未有插手,只验了文书、单子,由他们自行处理。”

    忙不迭干干净净把自己责任撇清了。

    吴益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就大张旗鼓地给手下人穿小鞋,只问了几句,又记下了对方姓名,便把人打发走了。

    未久,又将之前拨给顾延章的那两个吏员给找了回来问话。

    两个胥吏自跟着顾延章,几乎跑得腿断,只觉得几辈子的苦都在这一回吃得尽了。又无好处可捞,活又要干,偏偏跟着的都是些赤佬,稍微行得慢些,一个眼刀子扫过来,差点便要将人惊得心都跳出来。

    好容易此时得了吴益问话,又知道对方同顾延章的间隙,是有什么坏话就说什么坏话,只把那一位“顾勾院”,几乎形容成了丧门星,又苦苦哀求知州“将小人给要回来”。

    吴益寻人来问话,自然不是为了听这个。

    他听得胥吏越是叫苦,心中越是不悦。

    胥吏说顾延章好,他反倒要高兴,可胥吏把顾延章骂上了天,他倒要烦躁起来。

    如果是个不懂事的,随意打发出去,糊弄糊弄便能等到钦州、宾州的消息传过来,可撞上这样一个能折腾的,还不晓得要浪费邕州多少资源,多少人力。

    当吴益问得越细,胥吏们自然也答得越细,把顾延章如何行事,如何要求,又如何严苛都一一说了,少不得把许多地方含糊几分,生怕吴益听了,将来也要照着学,届时便不是今次这一回遭一时殃,而是要遭一年半载的殃了。

    不过他们其实当真是想太多了。

    吴益又怎么会把心思放在管束几个小小的胥吏上头。

    他是要立大功劳的人,治理一州,还是邕州这个偏远之地,便是管得再好,也出不了大功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