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救援
    第四百五十四章 救援第(1/2)页

    天:

    孙密、杨奎两位重臣过世的消息,其实是一个多月前传到邕州的了,因为顾延章与张定崖正带兵去广源州,是以直到今日才知晓。

    两人驾鹤西去自然是哀事,然而无论对广南西路,还是对顾延章、张定崖二人而言,却是陈灏的病更为要紧,尤其还是在如今交趾叩边,已破钦州的时候。

    陈灏病得很突然。

    顾延章同张定崖二人收到消息便急忙去了后衙,等见得病榻上的陈灏,几乎都是吓了一跳。

    不到两个月的功夫,陈灏已经瘦得脱了形。

    见得二人进门,他勉强支起身来,问了几句梁炯叛部的事,待得知走了梁炯之后,连生气的力气也没有,只把幕僚唤了过来,吩咐对方执笔写折子送往京城,好早些把数千叛兵及其家眷的去处给定下来。

    等吩咐好这一处,他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却是面上突然露出了极不舒服的表情,头上也开始大滴大滴地冒着汗,连忙打铃召来一名随从的老兵,在对方的搀扶下去了后头。

    顾延章看得心头大震,把立在一旁的亲兵召了过来,问了一回陈灏的病情。

    对方一脸的忧色,躬身答道:“节度乃是痢疾,先只是腹泻,本以为无事,谁晓得后头越发严重,连忙请了御医来看,连着今天,已是吃了五日的药了,还未见好,前两日更是已经开始发热了。”

    听得亲兵这般回话,一旁的张定崖急忙问道:“御医怎的说?”

    那亲兵又道:“说是外感疫毒,内伤饮食,致邪蕴肠腑,气血壅滞……”

    他照着御医写的医案才背了一半,张定崖已是听得脑壳晕乎乎的,只觉得自己头都有些发疼了。

    顾延章也忍不住皱起了眉。

    痢疾本就不是容易治愈的病,寻常时候还罢了,如今正正遇上交趾叩边,陈灏乃是广西经略使,领着广南西路的兵事,又有便宜行事之权,如今钦州被破,也不清楚其中情况如何,正是紧要关头。

    他这一病,简直太不是时候了!

    好容易听那亲兵说完,张定崖忧虑地看向顾延章,问道:“这脉案,不要紧罢?”

    太医院的御医不愧是正经出身,写的医案咬文嚼字,他好似在听念经一般,云里雾里的,几乎搞不懂几个字,也不好意思再问那亲兵,只得眼巴巴地看着顾延章。

    顾延章摇了摇头,道:“不好说,不过节度身体底子好,又有御医看护着……”

    他记得很清楚,两年前自己离开延州的时候,陈灏才是天命之年。

    杨奎治兵很严,自律更严,一向喜欢以身作则。陈灏是他的嫡系,行事作风自然如出一辙。

    当时陈灏过生,明明是整岁,可碍于就在阵前,军中也只多做了一碗长寿面而已。保安军的部属想要去贺,却也知道规矩,并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不过众人一齐给他说一声祝词。

    为着这个,转运司中那些个小吏还背地里议论纷纷,说杨奎同陈灏这等做官的,最擅于做表面功夫,私底下不晓得捞了多少,说不得肚子里头都流黄油膏子了,面上却做得一副两袖清风的模样,只装给外人看。

    从那时到得今年,满打满算,也就过了三两载。这个年龄放在民间也许是上了年岁,可在朝中,无论从文从武,都是正当时,在枢密院里,更是算得上“年纪轻轻”了。

    陈灏是武人,身体强健,只要御医好生用药,应当不会有事,只盼他快些好起来才行。

    两人坐着等了好一会儿,陈灏才被人搀着又从里间出得来,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