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棺材
    第四百五十二章 棺材第(1/2)页

    天:

    官兵驻扎的营地原本距离梁炯叛部足有两三个时辰的路程,趁着顾延章等人去劝降的时候,张定崖也没闲着,带着兵往前推到了特磨洞中南方向的一处平地,距离梁炯一部的山峒不过只有十多里了。

    这一厢官军在光天化日之下领着兵往前行,叛军的探子自然不会没有察觉,然而他们却一直没有动静,便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回得营帐已是天边擦黑,顾延章说了一回梁炯等人的答复,众人登时议论纷纷。

    “还是打一场罢!才好以打促降!”保安军中一名领兵的军将叫道,“不打一回,倒叫叛兵得意,还以为朝廷怕了他们!”

    他话刚说完,另有一人便劈声驳道:“梁炯又没说不降,只说想一想,你这般一打,本来想要降的也不降了!”

    这一回带来的兵士当中,保安军同荆湖厢军各占一半,另有极少量原本广信军中的老人,前者作为主力,后者却是来劝降的。

    对于保安军同荆湖厢军来说,只有打了仗,他们才能有封赏,可对于后者而言,梁炯是友人,也是旧日同僚,自然不希望当真打起来,毕竟一旦兵戎相向,刀剑便不长眼了,当真会叫广信军中那等从前同袍再无出路。

    帐中商议了片刻,张定崖作为领兵之将拍了板,打算叫峒中先思量一日,再去催问。

    这一等就等了两天,待得张定崖已是下定决心,如果梁炯叛部再无回音,便要攻上山去了,却不想正在此时,斥候终于来回报,道:“张都监,顾勾院,外头来人了!”

    来者叫顾延章十分眼熟,乃是前一日在白虎堂中见过的一名兵士,当时便坐在梁炯的下首,看起来在叛军当中有些地位的模样。

    顾延章同张定崖并排站在兵营门口,见得此人,不由得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松了一口气的意味。

    梁炯……应当是降了,不然不会这般行事。

    果然那人行得近了,很快便叫人瞧见他乃是自缚双手于后背,脖颈间却是用白布绑吊着一柄空空的剑鞘,见得营门口的二人,又见得后头站着的许多军士,先是行了一礼,方才大声叫道:“还请张都监、顾勾院再行说一回,若是我等归降,是否皆能免于一死,全数只流放去延州边境屯田!”

    张定崖立时转头看了顾延章一眼,见得对方对自己点了头,方才对那人道:“广信军所有叛兵,除却祸首,皆能保住性命,此乃陈节度所言,勿用疑虑。”

    那人听得张定崖所说,却依旧站着不动,把眼睛看向了顾延章,又大声道:“昨日顾通判曾在堂中作保,可是作数!”

    顾延章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道:“顾某昨日以身家性命作保,广信军中所有叛兵,除却魁首,皆能免于一死,此话永世不变,异日若是有所差池,天地共诛,我自将项上人头奉上!”

    又道:“至于流放之地,还待朝中相公商议,且不说陈节度已是为尔等尽力争取,顾某也同张都监早一并上折,请天子从轻发落。”

    他说能保住叛军性命的时候,话语斩钉截铁,可说到后头流放之地的时候,却给自己留了余地,并不将话说死,这般做法,虽叫对方有些失望,却也觉得并非一味夸口承诺,反倒心中更信了一分。

    那人深深吸了口气,又把头转向了张定崖。

    张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