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把柄
    第四百四十四章 把柄第(1/2)页

    天:

    天色渐晚,夜幕犹如一副巨大的黑色纱幕,将山峒整个罩了起来。

    梁炯站在房屋门口,远远望着高低起伏的一座座山峦,便似一只只蛰伏的黑色巨兽一般,仿佛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要跳出来咬你一口。

    晚间的山峒中除却虫鸣、蛙叫,并没有什么其余的声音,如果爬到高处,还能见到各处竹屋当中星星点点的火光,看着是乡野间寻常的生活,好似是安稳了,可对比起大晋,莫说京畿之地,便是寻常的州城,也当真只能说一句荒凉无比。

    吉州乃是上州,虽然遭了蝗旱,可州城却一直是繁华的,梁炯自离了广信军,便一直在吉州住着,眼下看着这毫无人烟的地方,心中实在是堵得慌。

    他转身朝着里屋走去,还未推开门,便听到里头一阵阵熟悉的读书声。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是儿子在背书。

    梁炯不通文墨,自然不知道儿子背的是《礼记》中的大学篇,更不知道这其中探讨的是大丈夫修身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可却不妨碍他听出读书声中儿子的向学之意。

    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走进去。

    自家这个儿子,自小聪颖过人,数百字的文章,只要读上七八遍,便能背得滚瓜烂熟。夫子说过,若是好生读书,将来说不定能想一想进士。

    梁炯本来还打算想想法子把儿子送去州学当中,哪怕自己这枪林箭雨之中靠着血肉攒出来的积蓄,就要全数砸将进去,只要能攻出一个官身来,也算是老梁家改了命。

    然而眼下出了这个事情,莫说进士、官身,便是想要再回大晋也不能了。

    在这广源州中,便是做了第一大的洞主,又能如何?

    一时之间,梁炯竟是不知当要何去何从。

    他站在原地,脑子里头仿佛转过无数道念头,好似又是发了半日的呆,直到身旁有个亲兵叫了他半日,才反应过来。

    “军将。”那亲兵又叫了他一声,把事情说了。

    原来是徐茂找他。

    梁炯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心中十分不愿意,但是还是抬腿走了出去。

    徐茂坐在白虎堂中,手里捧着茶,却是不敢喝,左半边脸依旧肿得高高的,见梁炯进来了,把茶盏放在一旁,站起来躬了躬身,便算是行过礼了。

    “军将,下午交趾来说的话,您意下如何?”

    梁炯面色有些难看,只道:“此事莫要说了,绝无可能。”

    徐茂急声道:“军将,如今咱们已是反了,若是同交趾一道,说不定还能让官军忌惮几分,有了他们在后头撑腰,将来也能在此地住得稳,不然就凭着这三千的人手,又能顶什么用?倒不如……”

    他话只说到一半,已是被梁炯劈声打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