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被动
    见得中原如此,广源州中各洞主又要埋怨朝廷置他们于不顾。

    数百年间,此地一直立在墙头,远远瞧见树上叶子翻一翻,有点风来了的影子,便要朝着叶子翻的方向倒一回,在中原与交趾中间,便似一个不倒翁似的,眼见哪一处不好了,就要重新弹立起来,往另一边倒。

    张定崖自然不知道广源州有这样一番过去,听得顾延章说,倒也觉得开了眼界,正要说话,忽然听得远处原本此起彼伏,正在鸣叫的蝉声停了下来。

    眼下早已是深夜,营中一片寂静,只零星听得几声咳嗽,蝉鸣的起与停让人听得格外清晰。

    顾延章同张定崖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浮起了一丝警惕。

    会不会是夜袭?

    张定崖对着不远处的亲卫唤道:“安排几个人,往那边去看看。”

    一面指着西南的方向。

    梁炯长于兵事,此处距离峒中不过三个多时辰的路程,官兵扎营在此,早已做好了夜间会有叛军来袭的准备,他此时觉出不对,却也没有慌张,反倒有些兴奋起来。

    去探查的斥候很快回来禀道:“应当是叛军的探子,是个熟手,对地形熟悉得很,没有追到,已是跑了。”

    张定崖忍不住转头看向顾延章,抱怨道:“梁炯这个人,明明已经反了,胆子却是比从前还小!官军才到此地,人疲马倦,此时不偷袭,更待何时!往日他可不是这等性子!”

    顾延章摇头道:“他是不会夜袭的。”

    张定崖奇道:“为何这般说?”

    顾延章便道:“你既与他是旧识,他自然也与你是旧识,哪里会不清楚你的行事。”

    陈灏带着大军南下桂州,又派人去广源州,这消息想瞒也瞒不住,梁炯只要派人稍微打听一下,便能知道南征的帅、将分别是谁,此时再安排探子监控一回,也只是做一个确定而已。

    张定崖虽然性格爽直,年纪也不大,可带起兵来,却已经驾轻就熟,他惯爱行出其不意之法,然则无论进退,都是小心谨慎。

    梁炯既然同张定崖一早便认识,自然也是知道他的能耐的,早知道今夜偷袭,对方必有准备,胜负不说五五,最多也就六四,又何必如此。

    张定崖不由得叹道:“从前我同梁炯还一同喝过酒,谁曾想得,竟会有今日。”

    顾延章也道:“世事难料,一失足成千古恨,待得见了面,再好好问他一回罢。”

    他一面说着,一面也觉得有些感慨,不由得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

    天上黑云厚厚,连星星都瞧不见几颗。

    梁炯夜间果然没有派兵突袭。

    次日一早,张定崖便安排了斥候们出去探路。

    官军派出去的人距离特磨洞还有几里路,就已经被梁炯安排在外头的守兵发现了,幸好他们都是邕州本地人,对丛林十分熟悉,跑起来也快。

    同前一夜张定崖的斥候抓不到梁炯的探子一般,今日梁炯的守兵,也抓不住张定崖的人。

    守兵们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只好跑回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回话。

    梁炯与他才封的三个“王爷”。一个“丞相”坐在堂中。

    他们如今所驻的屋舍乃是此处上一任洞主的私产。

    杀了洞主,撵散了对方的手下,占了他的屋舍、田产之后,梁炯等人便选了这一处最宽敞的房舍作为“白虎堂”议事。

    他才四十一岁,正当壮年,相貌端正,尤其有两条极黑的浓眉,令人看起来印象十分深刻。小时候,梁父在吉州城中寻了一位过路老道给他相命,对方见了这两条浓眉,说他将来如果当了大官,世上必定会要死很多人。

    后来梁炯果然从了军,虽然没有当上大官,可也算得步步稳扎。

    直到眼下,坐在这白虎堂中,不知为何他却忽然想起小时候那老道的话。

    他这辈子确实当了“大官”,因为他当这一个大官,世上必定也会死很多的人。

    他如今造了反,还稀里糊涂地称了帝,应当已经算得上是世上最大的官了,可不知为何,心中却一直有一种没有落在实地上的感觉。

    实际上,从开始到现在,梁炯一直都没有打算叛乱。

    他是广信军被裁的人当中军职最高的那一批,纵然也屈辱极了,可毕竟做军将许多年,攒下了不少银子,虽然未必大富大贵,可养活全家,并不存在半点问题。

    梁炯去衙门讨银,是被部下请去的。

    他威望最高,官职也最高,众人都愿意听他的,有什么事情,也总习惯性地去找他。

    梁炯又怎么可能推辞。

    许多人都是他带出来的,大家同袍相泽,在战场上同生共死,是共一辈子的交情。

    只要上了战场,就会有死有伤,被裁的广信兵士,许多都是在延州阵前受了伤的。战场受伤,伤了手指已经是万幸,瘸了胳膊少了腿的,数量也不少。

    而今立的军功被吞,赏银也好,赐绢也罢,都少了大半——这些全都忍了,可居然把抚恤银子也扣着,却不晓得眼下都等着米落锅吗?!

    吉州才遭了蝗灾、旱灾,粮米价格本来就贵,一时半会,种田种菜也难有收成,梁炯实在不能忍受看着从前的手下饿肚子。

    他带着人去州衙讨钱,谁晓得知州、通判尽皆避而不见,眼看着拖得越来越久,本该在外头等结果的兵士早被激起了火,那一日正正好被一个小吏嘟哝了几句,说什么“居然还没死绝,挡在这里连路都走不了。”,众人听得大气,冲上前去,就对着那小吏一通打。

    这一处是衙门外,打得狠了,自是引得衙役前来抓捕,小吏见有了帮手,就叫嚣着要把他们全数送进大牢,将来个个有进无出。

    都是本地人,谁又不知道胥吏的坏,更知道这一个当真做得出来那等事情的,一旦进了牢,在里头做点手脚,何其容易,当真是有命进,无命出。

    既是如此,横竖都是一死,饿死也是死,冤死也是死,造反也是死,索性造反得了,这般反而尚存一线生机。

    人多便要乱,当时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直接冲进州衙,把那小吏给杀了,又要去擒州官。

    等到梁炯听得不对,跑了出来,一切木已成舟,再无回旋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