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请留
    无路可走的时候,自然只能弄权弄术,可明明也高,条件也好,可以走最好的一条道,为甚要去行那旁门左道呢?

    范尧臣苦口婆心地同女婿分析了半个晚上。

    杨义府却是好容易才压下心中的失望。

    他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自然看出来自家这一回是走错了棋。

    可他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出来是哪一处出了问题。

    毕竟范尧臣一路走来,当真算得上步步越级,旁人磨勘三年,他至多一年,旁人三转,他时常两转,有时甚至一转,可谓是平步青云,一飞冲天的典范。

    是以叫杨义府抓破了脑袋,也想不通这一位会觉得自己的心思投机取巧,旁门左道。

    便好似做贼的被贼祖宗嫌弃手脚不干净,那贼又怎么可能会猜得到。

    他满腹狐疑地同岳山大人告了退。

    而范尧臣坐在椅子上,却是没有动弹,而是在心中慢慢想着朝中形势。

    纵然不喜欢女婿把心思放在这等党争弄权之上,可作为领派之首,该做的事情,他还是得要做。

    杨义府说的没有错,顾延章回京,对范党有百害而无一利。

    一旦广源州民乱得歇,那顾延章现在虽然还只是个小小的勾院,可从广南回来之后,就是又做过亲民官,又在阵后管过军务转运,不用年,本官便能升得上去,又有陈灏再后头帮着运作,煌煌功绩在上头摆着,便是自己想压也寻不到除了“幸进”、“资历”之外的理由。

    重新回朝,果然是杨党的一支生力军。

    趁着眼下还是一只蚂蚁的时候,不想办法捏死,若是等到将来成了大象,想要对付,就没那么容易了。

    范尧臣一面想着,一面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还是要把他留在广南。

    如果功劳大,倒是可以想办法,给他升做转运使。

    二十岁出头的转运使,换做是旁人,想都不敢想,也莫要说自己欺负新人了!

    至于广南瘴疠、蚊虫、水土不服,却不在范尧臣的考虑之内了。

    越远越好,越偏越好,最好这辈子,都莫要回来了,生做那广南人,死做那广南鬼,不要在京中碍手碍脚。

    远在广南的顾延章,却并不晓得自己已经被京城中的翁婿二人一前一后,给定了“一辈子留在广南管制土人”的官途。

    眼下,他堪堪从船上跃下平地。

    自潭州出发,他同张定崖带着三千保安军打前阵,而陈灏则是领着荆湖南路的厢军押后,一路沿着灵渠,泛漓江而下,终于到得了桂州。

    此处去邕州,行水路已经比不过行陆路,在桂州休整之后,他们仍有十余天的路程要走。

    自进了广西,广源州中吉州、抚州乱民的消息也渐渐多了起来。

    最新的探报,起事的贼首名唤梁炯,原是广信军中的一名军将,职位不高也不低,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军中却颇有威望,他投军已经二十余年了,立过不少战功,本不当被裁。

    可这回因为杨奎病重,主持裁军之人并不太熟悉其中情况,随意裁处之下,便把他一并裁掉了。

    梁炯从前跟着杨奎打过交趾,从军以来,大半时间都是在南边,他最大的一桩功绩,便是在广源州中生擒了三个洞的寨主,等杨奎回朝复命之后,他作为戍守的兵将,在邕州又留了七八年,对广南的地理、人文可谓是熟之又熟。

    顾延章在延州阵前待过数月,自然知道这意味什么。

    说不定陈灏都比不上梁炯熟悉广南的情况,而他放弃了吉州、抚州径直去了广源州,已经不是简单的劝降就能落定的了。

    如果当真有降意,当初就不该南下,应当等着大军到了,好好同陈灏讲条件。

    可如今不但弃了吉州、抚州而成,径直来了广源州,沿途还一路抢掠。

    乱民数千人,又大都是兵士出身,广信军只是同永安、镇戎军比起来有些次,可同其余州县的厢军比起来,却是厉害了何止一大截。

    刚开始在吉州、抚州到韶州的时候,韶州知州以为此乃“功绩送上门了”,派人领着城中厢军去“平民乱”,谁晓得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自他出过头,后面州县官员有了前车之鉴,除却零零星星一丁点小抵抗,便再无人敢同韶州知州一般去送死,而是各自紧闭城门,做那缩头乌龟,等着乱民席卷而过。

    幸好梁炯通晓兵事,知道凭借自己如今的兵力,想要攻城,无疑以卵击石,是以只抢了几个容易攻打的县城中的粮仓,绕着州城走。

    最近一次收到的消息,是说那梁炯同广源州中三十二家洞主中的几人结拜做了兄弟,寻了一块地,竟当真要在那一处做土大王的架势。

    顾延章并不认得梁炯,自然也分析不出来对方的意图,可陈灏却对这一个人印象深刻,据他说,此人有勇有谋,并不是什么平庸之卒。

    在船上行了半个月的水路,好容易踩到平地上,顾延章终于松了口气。

    纵然已经快入秋了,可桂州的天气依旧是一样地热,而且同延州、蓟县、京城俱是不同,此处空气当中,好似灌满了水一般,挥起手来,都有种莫名迟滞的感觉,整个人都黏答答的,又湿又热,让人全身都不舒服。

    一般行船抵达的三千军士,俱是保安军中人,全是北人,其中有两三成晕船,剩下的七八成,被又这广南的水土一逼,又病倒了一小部分。

    兵还未到阵前,就已经失了三成打上的战斗力了。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他都不希望这一仗打起来,最好陈灏能将梁炯此人劝降,不然当真打起来,拖得越久,他们的兵力就越吃亏。

    正计算着什么时候出发去桂州的时间,顾延章忽然听得后头有人叫了自己一声。

    他转过头,却是一个小校。

    “顾官人,那一个智信和尚说他腹泻了十天有余,又兼发烧,眼下又行不得船,吐了一路,正头晕目眩,动弹不得,营中的医官诊治不得,他请留在桂州城内医治,待得病愈,再去邕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