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苦心
    范尧臣听得眉头微皱。

    杨义府又道:“虽然杨平章已然身故,可他这一着……倒叫如今杨党暂时稳住了势头,陈节度带着保安军、荆南厢军南下广源州,功劳自是手到擒来的,等到乱民平定,班师回朝,这一派人何等炙手可热。”

    “张定崖暂且放在一边,本来就是武官,升迁也好,赏赐也罢,究竟插手不入政事,可延章,大人也晓得,他无论心计、手段皆是上选,又甚得天子器重,而今被压制,不过因为资历而已,等到去南边镀金回来,留在京中,陈灏又得一员生力军。”

    “他如今不过弱冠之龄,再累上十数年功劳,将来阵营之中,又有谁能将其压住?”

    一面关注着范尧臣的神色,杨义府一面把自己推敲了许久的话斟酌着说了出来。

    听得自家岳父这样大力地褒奖另一个同龄人,却没有给自己理应匹配的夸奖,杨义府实在是忍不住有些嫉恨。

    尤其那同龄人,从前一向都是与他相提并论的,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许多人看来,他还要强过那顾延章。

    然而他却是没有把心中的想法显露出来,而是暗暗告诉自己,要沉得住气。

    顾延章再厉害,可他却不姓“范”。

    既然岳丈大人如此看重顾延章,那他也不吝啬与再把对方往死里捧一捧,捧得大人好好正眼看一看这一桩事情。

    见范尧臣没有答话,杨义府顿了顿,又道:“交趾已是蠢蠢欲动许多年了,也不晓得何时要生事,等广源州乱民平定,倒不如就叫延章同那张定崖戍守在边,以他之才,数年之后,何愁不还朝中一个清平之广南,既能惠及一路,又能叫朝中两派之间少生事端,倒是好过他回京任职。”

    他看了看范尧臣的脸色,斟酌着道:“小婿不过一点浅见,想来大人早有打算,因是自家人,想什么,便说什么,也无那许多顾忌。”

    杨义府话一轮一轮地说,层层递进,面面俱到,既在范尧臣面前突出了自己的远见,也表明了他时时刻刻为范党操心的责任心。

    今夜这一番话,他是考量了许久才想好的。

    如何说,说多少,每一样都是一门学问。

    说得过了,会叫这一个岳父认定自己是个爱弄权耍心思的小人,说得少了,又显不出自己的睿智。

    切入的角度也极讲究,要着重显出自己对范党的在意,又要留意尽量将自己摘出去,不能让岳父认定,自己这一番话当中有私心。

    这些话,句句都是在说顾延章,可句句又何尝不是在说他杨义府自己。

    等到最后一个字落音,杨义府便不再多言。

    再说,就要过头了。

    他端起桌上的瓷杯,却没有喝,只把杯子拿在手上,等着范尧臣的反应。

    范尧臣却是心情有些复杂。

    这个女婿是他亲自给女儿挑的,当日也细致考察过,对方从出身,到才学,再到品貌,确实是同科学子之中数得着的人选。

    选不到顾延章,退一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而求之,下一个排序的人,想都不用想,便是轮到杨义府了。

    人无完人,相处久了之后,杨义府的短处也隐隐约约地显露了出来——圆滑过头,反倒显得有一点油滑,比起做事,更长于钻营。

    但世上哪有什么人是十全十美的,便是那顾延章,还出身商户,又十分不懂审时度势呢。

    是以杨义府这一丁点的毛病,范尧臣并没有觉得是大问题。

    然而眼下见得对方给自家出的主意之后,范尧臣却是有些感叹。

    不管讲话说得再好听,后头的意图,却是极难瞒得过他。

    这一个女婿,话说得太多了,人也管得太宽了。

    主意是出得不错的,其实就算杨义府不提,范尧臣也一定会在陈灏、顾延章诸人南平民乱之后,想办法将后者按在广南。

    可他想是一回事,杨义府提出来,却是另一回事了。

    范尧臣自己虽然长于党争,也极为擅长弄权,可对于爱弄权术的人,他却并不十分喜欢。

    有一句话,叫做互补。

    性格暴躁的,往往喜欢性情温和的;不通文墨的,又钦佩文采飞扬的;弹琴的喜欢唱曲的;作画的崇拜精于算学的。

    范尧臣自己贫寒出身,年轻时用尽一切办法往上爬,而今已然功成名就,头顶清凉伞,腰缠金鱼袋,手持象笏,身着紫衣,可到头来叫他看人,他却更喜欢那等踏实做事,不爱弄权的。

    顾延章自不用说,甚至于像如今御史台的郑时修,纵然他觉得对方有时候一门认死理,行事有些偏激,可却十分欣赏那等一心为公的性格。

    而换做杨义府……

    当日去襄州谷城县的时候,他给了对方好几个用得惯的幕僚,均是长于理事,精于刑名的,只要好好用了,不随意乱折腾,既是无法立得大功,至少也能平平顺顺把那一任过了。

    偏这一个女婿着急立功,反倒惹出事来。

    流民暴动的事情已经过去许久,可回京之后,自家派去跟着女婿的老人们回得来,评论起这一个新主,也只有寥寥几句夸赞,夸他才学,夸他进退。

    都是自己惯用的老人,范尧臣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意思。

    着实应当没有什么可以夸奖的了,才把这些东西拿来说。如果当真在能力上、在治事上有什么出挑的,又怎么会只拿那些无关痛痒的来夸赞,不过是因为觉得自己二人乃是翁婿关系,不想在中间做那一个得罪人的而已。

    范尧臣想了想,还是决心要好好点醒这一个女婿。

    “朝中党争权斗,此时尚不需要你来费心。”他端起茶杯,吃了一口茶,提点道,“你得官方才两年,真是要稳打稳扎,好好做事的时候,唯有将州县中事一一参详透了,将来入京为官,才能升得快、升得稳,遇上事情,也不至于束手无措。”

    “你同他人不同,趁着我如今还在位子上头,只要你有本事,必不会被埋没,虽未必扶摇直上,可只要攒够了功劳、攒够了资历,等到过上二三十年,我自请郡,谁还有理由来压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