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争产
    在孙卞看来,其余不论,在请查延州阵前封赏这一件事(情qing)上,范尧臣确实有些可怜。

    孙卞也带过兵,打过仗,也许比不上杨奎,可于阵前阵后之事,自认为是有资格评说几句的。

    范尧臣的提议,并没有问题。

    吉州被裁兵士民乱,杨奎就算再强辩,也不能脱开干系。

    镇戎、保安、广信三军,论实力,广信军自然比不上前两军的精锐,然而即使朝中赏银与抚恤都未能给够,广信军也不至于才分到手那一丁点。

    杨奎也许并非范尧臣说的那般任人唯亲,赏罚偏颇,可在请功上,必然使了小动作。

    自辩书中那看起来理直气壮的理由,也只能糊弄一下赵芮那般的半桶水而已,放在真正在带过兵的将领来看,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手段。

    阵上拼杀出来的,除了有限几个极为出挑,全然无法盖住的,对于其余人,想要在功绩上头做手脚,其实并不困难。

    同样上一回战场,一样的功劳,用不同的角度去分析,去呈报,其人得到的封赏,是完全不一样的。

    大晋立朝过百年,除却开国时那两任,真正上过战场的皇帝,一个都没有,而今龙椅上那一位,更是最远只去过近郊祈雨祭天,只要在奏章里七分真夹杂着三分假,天子又哪里又看得出来其中的门道。

    并不会有人去戳穿。

    这是臣子之间的默契,什么话能同皇帝说,什么话不能让皇帝知晓,大家心中都会有一道不用言明的默契。

    杨奎这一手,玩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临死之前,硬生生捅了死敌一刀。不愧是战场拼杀出来的,动起手来既利落又干脆。

    本以为可以借机扩张势力,不想竟是迎来了当头一棒,范尧臣估计此刻都要吐血了罢。

    同黄昭亮告辞之后,孙卞回到了自己的公厅。

    丁忧二十七个月下来,朝堂中发生的许多大事,他都没有经历。

    原本投靠过来的人已经转投门户,从前使得惯的手下早已另有差事,本来熟悉的法令早被更改。

    他这一回丁忧,耽搁的不仅是时(日ri),还有宦途。

    而今靠着杨奎这死前一搏,不但给远在广南的陈灏争取到了时间,同样也给孙卞争取到了时间。

    自辩书一出,看着天子如今的态度,这一阵子应当不会有人再敢去触杨奎这个霉头,自是绝了范党靠着往不能开口的死人(身shen)上泼脏水的可能,而通传全朝,更像是在打御史台同范党的脸。

    至少短时间内,范党一派,做起事(情qing)来,会更收敛一些。

    至于自己,能不能借着这个机会从范尧臣手里咬下一块(肉rou),能不能尽快重新在朝堂站稳脚跟,便要且行且看了。

    心中暗暗琢磨了片刻此时的形势,又想了想近(日ri)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新人值得提拔任用,孙卞手中拿着一页公文,出了好一会儿的神。

    ***

    孙密、杨奎二人薨逝的消息,仿佛只在一夕之间,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两人的名声一向极好,孙密自是不用说,两朝元老,泽被天下,而杨奎也是四处征战,保疆卫土,城中百姓听得这两人没了,伤心叹息之外,少不得私下嘀咕,这几年着实是邪乎,地动、蝗灾、旱涝接连而来,又有延州战事,吉州民乱,如今还走了两个肱骨之臣,也不晓得是不是天老爷有什么不满,是以降下如此警示。

    而没多久,杨奎的自辩书也很快传了出来。

    众人不免议论纷纷。

    范、杨两党之争,朝野尽知,如今那一封自辩书,究竟是辨给谁看的,又是打的谁的脸,便是食肆中端茶送水的老妇人,也能论上两句。

    都说死者为大,杨奎已是不在了,自然许多人都向着他,要埋怨一声范相公刻薄。

    若不是范尧臣这些年着实为百姓做了不少实事,如今想来便要被骂得狗血淋头了。

    两位重臣的逝去,自然导致朝堂势力为之大变,可对于民间来说,一时半会,却是察觉不到有什么不同。

    季清菱听得这个消息,唏嘘不已。

    因杨奎复了延州,又驱走了北蛮,便是给原(身shen)父兄报了仇,季清菱便在后院里隔空遥祭了一回,以示感怀,又在给顾延章的家书中将此事也写了进去。

    顾、季两家如今都是全无亲眷,是以人(情qing)往来极少,季清菱一人在家,白(日ri)看书写字,作文温书,刻章雕石,也不忘练鞭,每两三(日ri),便要去得一趟柳府,同柳林氏坐一坐,虽然心中依旧挂念顾延章,可(日ri)子倒是过得也自有趣味。

    又有那张定崖送的那两只鸟,也不会说话,每(日ri)只叽叽喳喳地上蹿下跳,可仗着自家一副圆球(身shen)型,毛羽蓬松可(爱ai),又时时歪着鸟头看人,白衣黑翅,不出几(日ri),便不但把秋字头的三个丫头都全迷住了,还时不时有小丫头借着洒扫的理由,常常在那笼子附近徘徊。

    想来是原主养得久了,二鸟十分亲近人,只要拿小米去撩,没有不理的,让叫也叫,不让叫也叫,小眼珠子黑漆漆的,一时都站不住,总要跳来跳去,翘着尾羽歪着头,活泼得很。

    季清菱(日ri)(日ri)看着几个小丫头围着鸟儿转,甚至还抢着去照顾,被调教得四处团团转,只觉得好笑,忍不住细细写了一回“二鸟训人记”,把那二鸟夸了又夸,着人送去广南,只当博君一笑,又请顾延章帮着好生谢一回“张大哥”。

    因那杜老太太突发风疾,柳沐禾在旁侍疾,季清菱轻易不便去打扰,只时不时派人去问一回(情qing)况。

    她原本同对方提了李家的事(情qing),便以为杜檀之只要去翻了大理寺的宗卷,十有**能发现什么迹象,可听得柳沐禾的回话,竟是半点尾巴都翻不到,一时也有些好奇。

    从前季清菱是看过李家争产案宗卷的,只是毕竟事隔已久,又兼事涉天家,是以保留下来的文稿并不是很多,只说李程韦死后,子女二十多人共同争产,最后牵出皇家,后来案子乃是天子亲判,可究竟是怎么判,其中又有什么内(情qing),却没有记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