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巧言
    本文1月1日14:00起点限免,亲们这章别订了,等限免了再看,么么哒=3=

    ***

    前些年,新来的大理寺官员将从前旧宗卷一挖,不但牵出不少前任官员,也一般牵出不少涉事其中的胥吏,此一时,便是想要改邪归正,也来不及了。

    偏只有他马三,一根小辫子都没有,谁来问,他都敢说自己行得正,坐得端。

    为的甚?

    不过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而已。

    明知手中权大,便要小心寻租,不能轻易许人。

    多少人曾经暗地里找过来,都被他义正辞严地打发了。

    在马三看来,有钱也要有命花。只有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得的好处又足够丰富,耗的力气又少,才是值得出手的。

    这样多年,他也只接过一桩而已,而这一桩,回报已是能顶得过其余人几十上百桩,而他要做的,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且不说这一处马三心中美滋滋地数着得手的银钱,却是不知道,自己前脚刚离开张家园子,未过多久,就有另一行人推门进得去。

    而原本老神在在坐在上位的李程韦,则是早早便守在门边,恭恭敬敬地候着来人。

    雅间中燃着四根小儿胳膊粗的蜡烛,蜡身乃是白色,据说是赣州特有的产出,燃出的光烛连火尖都跳得不厉害,更是一丝异味都没有,照得屋中亮如白昼。

    马三喝过的茶杯早已被撤走,空荡荡的桌面也摆满了盘盏,盘子里头或装小食,或装果子,小食是时鲜菜,件件做得精致好看,果子更是南北鲜果皆有,绿果红果,皆带着柄叶,下头又用冰镇着,冒着丝丝凉雾,颜色鲜妍可爱。

    更有一小壶玻璃器皿装着的雪泡梅子茶,颜色浅黄,斜插在冰中,瓶身上是冰激出的一大滴一大滴的水珠子,叫人一看,便心生清凉之意。

    李程韦不过等了片刻,却似过了千年万年一般,好容易终于把来人候到了。

    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相貌英俊中又带着几分斯文,穿一身青布襕衫,任谁来看,都会觉得这是个读书多年,尚未得官的举子。

    那中年男子带着四五个随从,皆是相貌普通,看着十分不起眼,其中两个跟得进了门,却在门边站定了,并不往里边走,另几个则是在门外守着。

    “三官人。”见得人来,李程韦对着地方行了一个大礼。

    那中年男子挥了挥手,示意他起来,自己则是迈步朝里头行去。

    雅间中并无伺候的小二,也无其余侍从,李程韦连忙几步上前,把上座的椅子拉了出来,请那三官人坐下了,自己才立在一旁。

    “坐罢。”那男子神色平静,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空位。

    李程韦低头道:“小人站着便是,官人有什么话,尽管交代。”

    一面手,一面去将那玻璃敞口瓶取了出来,另用银镊子在一旁的冰水盆中取了一只小瓷杯出来,亲自给对方倒了一杯雪泡梅子茶。

    他无论是行动,还是言语,俱都毕恭毕敬,可那中年人却是半点不放在心上,也不道谢,也不抬眼,只随手取了那瓷杯,喝了一口,仿佛是漫不经心地问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去了广南?”

    明明雅间里头的冰山依旧冒着寒意,此处并不带半点夏日的暑气,反而有些凉意袭人,可李程韦的头上却是几乎立时渗出了薄薄一层汗,他喉咙里卡了一下,“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认错道:“是小人行事不当,思虑不周,本想大和尚只是随手而为,却未想到会有如此后果……”

    事情发生那一日,李程韦当即便急急去寻了这一位在外头的人禀了话,又请对方帮着递了解释的书信,可毕竟错已铸成,如今也不好说他与智信大和尚究竟应当谁来担当大部分责任,况且书信毕竟只是书信,比不得当面说话。

    李程韦多年行商,一张嘴极是厉害,说一声舌灿莲花也不为过,此时跪在地上,把当时的情形掐头去尾地说了一遍,又道:“小人本是想着借了智信大师的口,宣扬一番,只要同杜府攀上了关系,将来想要接近,确实更是容易,眼下大理寺中并不好安排人,也无人敢同外头人亲近,寻来寻去,也就是那杜檀之更为合适。”

    “本来一应都安排好了,只要传言铺得开来,小人便有把握将与杜檀之攀上亲,只要做了亲,将来什么话都好说……”他说着说着,就叹了口气,道,“那顾延章本是顺带而为,因想着那权知大理寺卿的董希颜看上了他,说不得将来有可能进大理寺,看着从前,又是个军前得用的,走得近一些,并没有什么坏处,却是未曾料到,他竟那般手辣……”

    言语之间,把自己撇了个干干净净。

    他造出的是一张全心全意为三官人着想的脸,同杜檀之攀亲是为了帮三官人插人手进大理寺,扯上顾延章是为了给三官人铺平军中之路,本来样样都算得极好,却阴差阳错,导致了这个结果。

    行事的是智信大和尚,拆台的是顾延章,本来事情就要成了,只可惜了他一番拳拳向主之心。

    李程韦一面认错,一面甩锅,错认得诚恳,锅也甩得漂亮,等到几句话说完,余光瞄了一眼对面的男子,复又重新认了一回错,道:“三官人,此时确是小人不对,智信大师毕竟本来并全无准备,也未可知那顾延章家里头娶的那一个,会是这般记仇,也不晓他们当日说了些什么,也不晓得那女子回到家中,究竟又同顾延章告了什么状……”

    言下之意,惹得顾延章行此狠招,他并不知情,乃是智信大和尚自行为之。

    他这一番行事,看起来十分险,可细细思量了,便知道并不要紧。

    只要身在南征军中的智信大和尚同京中一通书信,把来龙去脉详细解释了,便能戳穿,可他就赌那边的信送不过来。

    智信大和尚当日在那等情况下被带走,脚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走路,南征军中又是陈灏的天下,更有那顾延章管着后勤,怎么可能给他机会对外联络。

    等到南征完毕,十有**,人也回不来了,还不是随他怎么说。

    三官人又不是天子,就是成了天子,有那皇城司盯着,有言官看着,还会时时被人蒙蔽圣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