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心慌
    &bp;&bp;&bp;&bp;在杜老太太心中,那些个好处虽未吃到嘴里,却已经几乎等于进了她家的门,只要有一分希望,都是不肯放过的。

    &bp;&bp;&bp;&bp;当日听得杜檀之一番说服之后,杜老太太依旧将信将疑,等到过得几日,她寻了个机会,只想找当日那静贤师太好生问一问有关智信大师所言,欲要从中找些名正言顺的事来折腾。

    &bp;&bp;&bp;&bp;然而莫名其妙的,静贤师太竟然遍寻不着,听得庵中人说,近些日子将逢观音诞辰,师太只在庵中清修,暂不理红尘之事。

    &bp;&bp;&bp;&bp;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bp;&bp;&bp;&bp;杜老太太信佛这些年,早熟悉了姑子们的习惯,越是观音、佛祖寿诞,越是该是她们上门讨香火钱的时候才对。

    &bp;&bp;&bp;&bp;她便学得旁人递了帖子进去,却如同石沉大海,一点回复都没有。

    &bp;&bp;&bp;&bp;再去找往日那些个常常上门说话的尼姑,也都人人都避她如虎。

    &bp;&bp;&bp;&bp;此时此刻,再蠢的人也该知道其中有不对了。

    &bp;&bp;&bp;&bp;老太太连忙遣人出去打听。

    &bp;&bp;&bp;&bp;静贤师太也好,其余姑子也好,外头并没有什么话头,可一说到智信大师,他的行踪却不是什么秘密,而是早传遍了京城。

    &bp;&bp;&bp;&bp;都是“好话”。

    &bp;&bp;&bp;&bp;凭着浑身本事,被天子钦点,随大军南征,去广南同侬人、土人、交趾人弘扬佛法,回来应当必能紫衣加身了!

    &bp;&bp;&bp;&bp;京城人同其余地方不同,论起朝中形势来,唾沫横飞,浑若自己白日里头也一般进过宣德门,同政事堂、枢密院的重臣们一起议过事一般;说起宫闱私密,更似自己前一夜曾经躲在天子床脚听床一样。

    &bp;&bp;&bp;&bp;而今论起智信大和尚下广南之事,茶楼里头谈天的时候,闲汉们少不得拿来说道。

    &bp;&bp;&bp;&bp;“智缘上师才从交趾回来没几年,想来这一回智信和尚的道不好传罢?”

    &bp;&bp;&bp;&bp;“上回去好歹还是冬日,眼下这大夏天的,广南那一处瘴疠更是厉害,还有蚊虫暴雨,蛇鼠也都冒出来了,也亏得智信大和尚一心向佛,忠心为朝,果然是有大造化的。”

    &bp;&bp;&bp;&bp;“也多亏了状元郎的举荐之功啊!”

    &bp;&bp;&bp;&bp;一旦有人提起这一句,众人便是嘿嘿一笑,各自心知肚明。

    &bp;&bp;&bp;&bp;有人便纠正道:“不当叫状元郎啦!别人如今是顾勾院,唤一声转运使也不过分,等到回得来,说不定还能叫上一声顾龙图!”

    &bp;&bp;&bp;&bp;又有人感慨道:“还是柳家先生的这一门弟子收得好,自家不用出手,便有人帮着做得干干净净”

    &bp;&bp;&bp;&bp;“这算什么?不是从前有话,叫做弟子服其劳,又有一说,叫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只怪那智信大和尚自己没事去搅和别人夫妻之事,自己屙的屎,少不得要自己吃了”

    &bp;&bp;&bp;&bp;那人话刚落音,旁边围坐的人便哄笑一阵,有人提醒道:“小老弟,你且小声些,叫旁人听到了,小心要招惹是非!”

    &bp;&bp;&bp;&bp;“招个屁,老子穷光棍一条,也没银子给大和尚买香油吃,家中娘子还不晓得在何处,怕他个鸟蛋!”那人嘿嘿一笑,又道,“再一说,我拿十文钱在此同你做赌,我赌那大和尚,说不得就要在南边落地生根,过得几年,芽都要发出来了,到得那时,难道他那些跟着的好人,能拿那冒的芽儿来‘是非’我?”

    &bp;&bp;&bp;&bp;又招呼四周的人,道:“赌不赌,赌不赌?”

    &bp;&bp;&bp;&bp;没人理会他。

    &bp;&bp;&bp;&bp;倒是有人笑话道:“你倒是钻进钱眼子里头了,这等稳赚不赔的买卖,只当我们都是傻瓜吗?”

    &bp;&bp;&bp;&bp;登时此处人人好笑。

    &bp;&bp;&bp;&bp;天子钦点智信去广南弘法,其中缘故,京城之中但凡是爱说两句闲话的,许多都能道个明白。

    &bp;&bp;&bp;&bp;怪只怪智信大和尚自己的名头太响,也怪李家当日太过卖力,将那柳沐禾的传闻同大和尚的能耐四处乱吹,搅得私下里头四处都传柳先生家的女儿嫁给了京都府衙的一个推官,却被智信大和尚点出生育不能。

    &bp;&bp;&bp;&bp;而此刻大和尚一被钦点,京城上下登时知道了,而举荐他的顾延章,从前或许没人关注,此一时得人说起来,却是泰半个京城都识得。

    &bp;&bp;&bp;&bp;两年之前,状元跨马游街,其人风华依稀犹在;半年前,赣州城内那一桩夹着颜色的巧判奇案,如今城中还有时常有说书的拿来赚茶水钱,去到瓦子里掏上三文两文,随便什么版本,任你选来听;同样是几个月前,赣州抚流民的事情,传到京中,也颇引起了一番议论。

    &bp;&bp;&bp;&bp;知道顾延章是柳伯山亲传弟子的人原本并不多,此时略略一提,立时就传得遍了。

    &bp;&bp;&bp;&bp;而这一回,大家才晓得,原来这一位竟是不声不响回了京,还随手一指,就令京城里头名声赫赫的大和尚栽了一个跟头。

    &bp;&bp;&bp;&bp;大晋信佛信道的人不少,可往往都是全信,土地庙拜一拜,佛寺烧两柱香,道观里头也不忘去磕两个头,向来极少咬定一家不放松的。

    &bp;&bp;&bp;&bp;智信大和尚向来走的又是内宅之路,通常爱道人子嗣、道人婚姻,外头人多半只闻其名,却不像智缘上师一般身披重功在身,人人敬畏,听得他吃了亏,大家面上道一句“大和尚忠心为朝”,私底下却要传一番“顾勾院后生可畏”。

    &bp;&bp;&bp;&bp;杜老太太派出去的人,只转得两圈,就听了满耳朵的闲话,回得来低眉顺眼地复述了一回,也没怎么添油加醋,却叫老妇人一听完,立时“哎呦哎呦”地又躺回了床。

    &bp;&bp;&bp;&bp;明明只是个读书人家,也没几个做大官的,怎的就这般扎手!

    &bp;&bp;&bp;&bp;可惜了那李氏厚厚的陪嫁!难道竟真的得不到了吗?!

    &bp;&bp;&bp;&bp;除开惦记着这些,她也不免有些着慌。

    &bp;&bp;&bp;&bp;广南那地界,她也听人说过,据说蝎子、蜈蚣、蛇虫鼠蚁遍地乱爬,到处都是毒物,还有那吃人肉的蛮子,那边连呼气都不好呼,听说也是有毒!

    &bp;&bp;&bp;&bp;智信大师,不会回不来了罢?

    &bp;&bp;&bp;&bp;他说了那柳氏不能生,便被折腾得这样厉害,那自家要给檀之娶李家妇,不会也成了柳氏的眼中钉罢?

    &bp;&bp;&bp;&bp;好好歹歹,自己也是她祖母,便是为了檀之,她也不敢擅动的罢?

    &bp;&bp;&bp;&bp;一连三个罢,罢得杜老太太心慌慌的,原本只是躺着歇一歇,装个相,却是止不住越想越想得多,竟是当真心口一抽一抽地疼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