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弹劾
    仁明宫内,大晋最为尊荣的一对夫妇相对而坐。

    明明富有下,辖治亿兆之民,两人脸上却是全无半点欢欣之色。

    杨皇后把下午御医留的脉案拿来给赵芮看了,又了几句皇子赵署的起居,犹豫了一会,还是道:“陛下,不如还是同娘娘一声,请三弟、四弟搬出宫去罢。”

    当今子儿子只有一个赵署,兄弟倒是不少,除却异母所生,跛了一足,早已就藩地的长兄,另有三个弟弟,皆是同胞。

    按着大晋的规矩,几位皇弟早该行冠礼、出阁并就外地了,多年以前,宫中确实也这般做过。

    借着当时钱迈同济王赵颙争魁首的机会,赵芮顺利地把三个弟弟都送出了宫。可好景不长,几年前,赵芮最的那一个皇弟外出打猎,不心掉下马背,被乱蹄踩死。

    张太后哀伤不已,许久都未能恢复,提出要把两个亲生儿子接回宫来。

    面对太后的请求,赵芮着实左右难为,他一方面觉得出于一个“孝”字,很难拒绝——年纪大了,想要儿子都在身边,也是人之常情,可另一方面又觉得,两个弟弟都已经有妻有子,住在宫中,到底诸多不便。

    他不愿意硬拗张太后,也不愿意让弟弟们进宫,想来想去,干脆把事情透了出去。

    一时激起千层浪,大晋少有弱冠之后还居住在宫中的王爷,出阁建府之后,还搬回宫中的,更是闻所未闻。

    言官们便开始接连上表,表示不能行此乱事。

    可张太后又岂是这般好相与的。

    她拿着“属之亲,莫如兄弟”的旧例,又把“孝”字、“兄友弟恭”搬出来,直言子当以纯孝治下,当着赵芮的面,把那几个上书最积极的言官递上来的折子从头批到尾。

    张太后是垂帘过许多年的,对政事也好,言官们上书的套路也好,简直是熟得门清,三言两语,就把奏章中那看似充分的理由打得七零八落。

    她对着赵芮又是哭又是骂,硬生生逼得他开口承诺“遽远朝夕,岂胜此情。尚体眷怀,往安无亟。所请宜不允。”,又盯着将那几个言官贬谪地方了,才肯就罢。

    有了这一轮前车之鉴,从此,几年当中,虽然偶有几个官上书请诸王外出的,赵芮顾忌着张太后,皆也只敢留中不发,久而久之,便再无人提及此事了。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原来还好,随着二王在宫中住的日子越长,四王不,三王那边是儿子女儿一个接一个地生,赵芮这边却是闷个屁出来都要憋半年,外头便渐渐有了些莫名的传言。

    据家家户户的子嗣都是有数的,诸王搬出去了,便算是分了家,不搬出去,依旧还做一家,三王生得多,便意味着其余兄弟必然生得少,此所谓“损有余而补不足”,不单是寻常人家这般,便是家也是一样。

    况且家乃是龙气,更为稀罕,所以才会出现子同四大王都不好生的结果。

    这流言甚是无稽,原只是在宫外传,后来竟进了宫。

    杨皇后比不得张太后,她出身很是一般,虽然偶尔会犯些脾气,可多数时候,还是个以夫为的性子,约束起宫人来,少不得也跟子一般慈软,自是没怎么能控住。

    后来流言入了张太后的耳朵,被她或打或撵,立时熄了下来。

    宫外怎么传,传成什么样,嘴巴长在百姓身上,宫中不好管,也管不着,赵芮更不是个严酷的皇帝,一旦宫中熄了火,这事便不了了之了。

    然而自那一次之后,杨皇后便开始有些不得劲起来,偶尔会在赵芮耳边提一提,但她也知道这件事情,子也做不得主,是以只是抱怨两句而已。像今次这这样,得如此直白的,却是从未有过。

    夫妻多年,赵芮自然知道自己这皇后的性子,不由得问道:“可是宫中又有了什么闲言碎语?”

    杨皇后叹了一口气,道:“下午清华宫来了人,是三弟家的那一个又得了喜脉,一同诊出来好事将近的,还有他的一个侍妾。”

    她到此处,心中实是有些难过,只道:“陛下,是妾不中用,帮不得家开枝散叶。”

    一提起这个话题,赵芮只觉得自己下午才吃进去的那碗药在肚子里头翻滚,从胃往上,由心到喉咙都是苦的。

    可这又哪里能怪得了杨皇后。

    这些年来,对方的行事,赵芮也看在眼里,自己这个皇后,想要后嗣的心,并不必自己弱半分。

    然而难有子嗣,依旧是难有子嗣,不但难生,一样难养,纵然他贵为子,在这一桩上头,也是一般地只能听由命。

    赵芮不由得安慰道:“同你又有什么关系……”

    他完这一句,也不知道该要怎么接了。

    与皇后没有关系,那与谁有关系?

    子是能生的,皇后也是能生的,偏偏生了也养不住,这又能怪谁?

    夫妻两默默对坐了半日,杨皇后又道:“陛下,虽当日那传言无稽,可……”

    她话只了半句,赵芮却十分清楚后面半句是个什么意思。

    虽然传言无稽,可如今已经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时候了。

    此时孩难养,不长到十岁,都不敢是养住了,更何况赵署身来体弱,自出生以来,药都未曾离身,纵然不能往不吉利的方向去想,可谁又知道将来究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皇家气运的事情,本来就难,万一当真是因为两个藩王住在宫中,才引得自家子嗣不好……

    就算有一丁点的风险,此时的赵芮,也不愿意再去冒了。

    他沉默了片刻,道:“待朕再想一想。”

    旁的都不要紧,只是要对上张太后,他总有些底气不足。

    心中有事,又生着病,再次回到崇政殿之后,赵芮看起奏章,难免就有些心不在焉起来,一连几日,除了军情要务,其余折子他都暂时压下了。

    好容易挨过了一阵,病情稍缓,赵芮才终于打起精神,打算把积压的政务快些处理干净。

    然而没过多久,他便察觉出不对来。

    无他,弹劾杨奎的折子,实在是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