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探究
    李程韦虽然只是个商人,然而自古财多即可通,凭着他今日的身家,无论话,还是做事,都有了不的底气。

    他眼皮子并不浅,早年才起家的时候,哪怕每年的进项除掉花销之后,所剩并不多,也要花大价钱去请了好先生在家中给几个儿子开蒙,后来更是挖空心思将儿子又送去白马书院求学。

    奈何许是因为材质问题,李家的几个子嗣书读得都很一般。

    读书乃是为了科考,科考便是为了得官。

    科举得官不能,他索性便换了个法子给儿子求官。

    他虽然帮着那一位做事,明面里头,却并不能同对方有太多牵扯,在这方面,是得不了什么助益的,只能自己想办法。

    纳粟官能得的职位向来有限,还很容易被流内铨派去其余偏远州县填空,若是不想被随意分派,每隔几年,还要使大力去活动,李程韦算过账,觉得甚是不划算,便不肯做这笔买卖。

    他选的是另一条路——给儿子娶亲。

    大晋厚嫁成风,若是女子嫁妆不够丰厚,是要被婆家甩脸色看的。然而宗室却是不同,他们嫁女儿,不但不用倒贴嫁妆,还能捞上一大笔。

    无他,因娶了皇亲宗室,最差也有一个环卫官在身,虽然是虚职,但能常年留在京中,挂在身上也好听,凭着媳妇的身份,还能同宗室来往,这等买卖,许多商人都愿意。

    以李家的出身,皇亲想也不敢去想,可那等落魄的宗亲,却能惦记一番。

    李程韦在给大儿子娶了一位县主之后,尝到了甜头,又给儿子李嘉严也讨了一个。如今家中有两个县主在,话行事都方便许多,也不至于像从前一样,打听起事情来那样周折。

    能进崇政殿议事的除却重臣,还有各色黄门、内侍,宫中惯来瞒不住事情,得了李程韦的吩咐之后,李大管事很快便把消息给打探了回来。

    “……确实是子钦点的,乃是崇政殿议事的时候一个姓顾的勾院举荐的,智信大和尚甚通佛法,又能言善辩,还会相人面,特请随军广南,以助力大军。”

    李程韦听得家中管事回话,几乎立刻便反应过来,急急问道:“姓顾的勾院?可是叫做顾延章的?”

    管事愣了一下,立时点头,道:“确是叫做顾延章,听此次南下平叛,他是随军转运,原在赣州任知州的那一位,又是两年前的状元,在京中倒是颇有些名声。”

    李程韦的脸色更难看了。

    不用管事的,他也自然知道谁是顾延章。

    实际上,上回他收买智信,一大半是为了杜檀之,却也有部分想要顺带看看顾延章那一处有没有可乘之机。

    那一位想要同杨奎沾上边想了很久了,只是碍于身份,不方便行事,也摸不到对方性子,不敢轻举妄动。换做是李程韦,却没有这样多的忌讳。

    李家这些年,也帮着接触了不少保安、镇戎军中的将士,可都是些低阶的,再往上,便不好攀,别杨奎,便是陈灏下头的,他都有点够不到,可若是顾延章这般才得官一年多,同杨党走得近的,却是能提前拉拉关系。

    几年前,李程韦想过把侄女给保安军中的周青做妾,只一则阵前情况不明,不清楚到底那人回不回得来,只怕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二则那周青家的糟糠,也是个武将家的女儿,听了此事,直接把周青的脸都抓花了,后来自然这打算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李家已经不是从前,到底家中娶了两个县主,养出来的女儿,是不好拿出去做妾的,最多像女儿那般,二婚给杜檀之兼祧,还勉强讲得过去,可要是放低身价到了做妾的程度,以后想要再抬起来,就难了。

    是以他是打算想办法送一班歌伎到顾延章旁边,先混个眼熟。

    寻常官员家中养上一两班歌伎、伶人作为应酬之用,乃是常事,可顾延章那一处却并没有这个配备,听他家中只有一个打便成了亲的妻子,因不常露面,也不晓得其中虚实,连背景都不怎么探得出来,是以他才让智信帮着问一问,是不是同周青那般,家中压着不让乱动弹。

    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一般都是男人,李程韦最懂不过了。

    如何投人所好,与各处拉关系,惯来是他的长项。

    想到这一处,李程韦又有些扼腕。

    多年前,他曾经借机攀上过延州城内的一个钤辖,靠着那一位,本来已经同军营里头有了点联系,还借机包揽了延州军中布匹供应的生意,又开了两条商线,着实赚了不少,也得了不少奖赏,眼见两边关系越发紧密,他还想着能不能试着帮儿子求娶那姓季的钤辖家中女儿,谁想到,延州居然被屠了!

    也是可惜了当日费了这样多心思铺就的人脉,更可惜从前在延州城内丢下去的白花花的银子!

    不过也幸好那姓季的不同意,若是同意了,如今娶得进门,父死兄亡的,又是个孤女,当真是半点用都没有,还要想办法找个得过去的理由休了去。

    摇了摇头,把脑中的念头压下,李程韦抬头道:“给我备马,我一会要出去。”

    顾延章是柳伯山的弟子,柳伯山又是杜檀之妻子的祖父,若他突然毫无预兆地推荐智信随军南下,纯粹是因为看中了智信的能力,便是李程韦再真,也不敢这般作想。

    这是在报复罢……

    果然不愧是商户出身,不讲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套,下手居然下得这般快,还这般狠!

    越是往深处想,李程韦越是有些心中发憷。

    智信去了广南,那接下来那边要怎的做?他又该如何同那一位解释?空出来的位子谁来填补,事情又能谁来做?

    养出一个智信这般的和尚,并不容易,居然因为自己,栽了这样一个大跟头,半年之后能回来还是好的,就怕被那顾延章使了阴招,直接弄死在广源州那穷山恶水当中。

    而京城里头,还不知道能不能等得了半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