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还银
    次日一早,等到季清菱醒过来的时候,身旁空无一人。

    此时光已经大亮,眼见早过了寅时。

    她急忙翻过身,伸手去把床幔一撩。

    不远处的书桌上,昨夜自己放在上头的药方册子已被收走,屋子里头静悄悄的,角落的漏刻上显示的时辰,如今已是卯时一刻。

    居然睡到这个时候……

    “秋月。”

    季清菱忍不住叫道。

    早间轮值的秋月立时从外间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盏热水,口中应了一声,问道:“夫人醒了?可是要喝水?”

    一面坐到床边,把床帐挂了起来。

    季清菱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的内衫已是重新穿了回去,身上干净清爽,除了使不出力气,身体里边还有些消不掉的不自在之外,其余与平时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官人什么时候走的?”她接过秋月递过来的热水,喝了一口。

    “寅时正就出发了,因怕您不好休息,便不让闹出动静来。”秋月答道,“官人,叫夫人好好睡一觉,若是中午还起不来,再来叫您起来。”

    又道:“夫人饿了未曾?官人吩咐厨房炖了鸡汤,叫用那汤给您下个细细的面条,如今汤已是好了,不若让她们这就把面给煮起来?”

    季清菱昨夜一直在忙着抄药方,并没怎么好好吃饭,又被折腾了一晚,此时肚子已经饿得过了头,虽然没什么感觉,却知道必须要好好吃一点东西了,便点了点头,又补了一句,道:“煮软一些。”

    话刚落音,她的脸便微微发起红来。

    昨晚……实在是闹得太过火了……她现在连吃东西都不想使力气去咬……

    喝完一盏热水,季清菱把杯子递回给秋月,靠回床头发了一会呆。

    此时此刻,她才慢慢感受到了“五哥已经外出平叛”这个事实。

    有点想他……

    察觉到心里泛起这个念头,季清菱不由得自嘲一笑,爬起来换了衣服,打算去看看柳沐禾。

    这一阵子她忙着给五哥打理去广南的行李,只能先把杜家的事情放在了一边,只每日打发人过去问一声,虽然回回那边都答无事,她还是有些放不下心。

    这一边才梳洗完毕,厨房的鸡汤面便端了上来,季清菱吃过早食,正要出发,秋爽却进得门来,行礼道:“夫人,大相国寺中来了一个和尚,问您方不方便见客。”

    季清菱奇道:“上回要献的银钱不是已经送过去了,他们还跑来作甚?”

    前几日为了见智信大和尚,请他帮着澄清柳沐禾不能生育的谣言,季清菱舍了两千贯,然而后来虽然见着了人,双方却没能谈拢。

    既是出口的话,她并不打算出尔反尔,是以回来之后便着人把原先许诺的银钱都照着数目给齐了。

    秋爽面色古怪,似是在憋笑,只道:“这一回便是为了上回的银钱来的。”

    她憋了一路,此时终于笑出声来,道:“夫人,您是没瞧见那和尚的脸色,好生精彩!那声音!我算是服了,都大相国寺的和尚个个都是练过的,出门讲经,做水陆法会,化缘,人人都有好口才,原我还不信,今日当真是长见识了!”

    秋爽眉飞色舞,只差手舞足蹈了。

    秋露立在季清菱的后头,忍不住催道:“你被松节带的,竟还会卖关子了!还不快!”

    秋爽嘻嘻一笑,道:“早上不是下头几个丫头厮都去了城外,没有人用了,我见夫人就要出门了,怕赶不及,便自己去门房那一处要催马车,谁晓得正正遇得那和尚,也怪门上胡咧咧,我是什么‘夫人身边得脸的大丫头’,那和尚就凑上来,把我夸得好像观音菩萨身旁的玉女一般,又请我过来给夫人回话,上回自家不晓事,胡乱坏了寺中的规矩,竟收了咱们家的银子,如今已是被训斥过了,这一回他是亲自来把银子送回来的!”

    秋露听得莫名,问道:“什么时候大相国寺还不收外头赠的香火钱了?”

    秋爽便道:“我也不晓得,再问那和尚,他便不肯了,只问夫人方不方便,如今人还在门房坐着。”

    季清菱本待要不理会,听得是来退善银,倒是不能不去了,否则要显得自己仗势欺人。

    她在偏厅见了大相国寺的来客。

    才进门,便见得里头坐着一个低头拨佛珠的大和尚,旁边又立着一个和尚,看着还有些面熟——

    旁边立着的原是上回那个接引她的知客。

    季清菱便上前同对方行了一礼。

    坐着的那一个大和尚几乎是立刻便站起身来,口中先念一声佛号,紧接着自报了法号,这才道:“女施主善心,前几日给寺中献了好一笔善银,今次贫僧便是为着这事来的。”又转头叫了旁边那知客一声。

    那知客一脸的羞愧,上前单手行了一礼,道:“还请女施主不要怪罪,原是僧疏忽,漏了一桩要事,倒叫府上好心又生波折。”

    又道:“前几日宫中下了旨意,原来这一回寺中修佛殿,宫中圣人赐了金银,因不能越过圣人,是以只要是善男信女献银的,最多都只能收一贯钱,只图个众人的向善之心罢了。”

    再道:“正巧寺中这事的时候,僧出去做法会了,是以不曾知晓,回来竟也未有听得信,倒收了女施主这样多善因,如今为着寺中规矩,只得送回来,全是僧的错。”

    他口中着话,手上却是不停,只把一旁桌上放着的托盘托了起来,又将上头盖着的红布给掀开了,呈到季清菱面前,左手持托盘,右手指着上头两只符,道:“赔礼,还请女施主海涵。”

    竟是把上回季清菱遣人送过去的善银折成金银铜钱又送了回来,还搭上了两枚平安符。

    季清菱见得两人这般行事,简直是由衷地生出一股佩服之心来。

    大相国寺的和尚,消息当真是灵通,也当真是够能扯了。

    昨日下午智信才被请去了城外的军营,那时已经色不早了,一夜的功夫,他们就探明了为何智信会被点去广南,还能找出这个借口,把善银给送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