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前夕
    这章是感情戏,而且非常非常腻歪,某些亲会觉得很辣眼睛,请大家谨慎订阅。

    ***

    季清菱不由得好笑,道:“哪里有人无事来欺负我?”

    又在心中嘀咕:除却你,哪有人有这本事、有这闲工夫来欺负我。

    然而这般想着,又想着五哥此去平叛,也不晓得一路是否顺逐,更不晓得甚时才能回来,心中却不由得有些涩然起来,只抿了抿嘴,道:“我晓得时时去寻柳姐姐话,也会去陪师娘,五哥莫要担心我,只你去了广南,我也甚是不放心。”

    不知不觉之间,两人便挨得近了,又轻声轻语地了几句话。

    季清菱见时辰太晚,连忙道:“快些睡了,明日还要赶路。”

    着便要撤开身去。

    顾延章已是伸出手,把她的腰给搂住了,紧接着,将人整个都环抱了过来。

    “明日便要去广南了,好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得面,你就这般将我打发了?”他的声音里头带着几分莫名的意味,“前几日也没叫我讨得好,眼见就要走了,还这般狠心?”

    听得顾延章这般话,季清菱忍不住有些心软,可转念一想,复又坚定起来,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将两人撑开一段空隙,摇头道:“五哥,马上就要亮了,明早你还要赶路,若是睡不好,怎的顶得住……”

    顾延章却是再不理会,只把她抱得紧了,翻身抵在下头,咬着牙道:“你也晓得若是睡不好,明日我要顶不住?都这般了,你叫我怎的睡得好?”

    一面,一面拿下头去轻轻地挨着怀中的人。

    季清菱倒抽了一股凉气。

    哪怕隔着一层布料,对方依旧又热又烫,如此这般,确实是不好睡。

    她咬了咬唇,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顾延章已是等不及了,只把季清菱腰间的束带轻轻一拉,手就这般顺着松开的布料伸了进去,紧接着,里头的衫也被解了开来。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之间,季清菱还未反应过来,对方早低头噙住了她的嘴唇,手上动作却是不停,一路往下,把她剥了个干净。

    她很快就颤栗起来。

    顾延章一面亲着她不放,吻得极尽温柔,其余地方却是没闲着,一只手托着她的臀,一只手却是轻车熟路地寻到了它不该去的地方,轻轻地作弄着。

    季清菱像被火燎到了一半,一下子就叫出声来,可那声音却俱被顾延章给吻了回去。

    她已经满了十七,还有一年便要十八,两人这一年多的肌肤相亲,虽然未曾当真圆房,可两人之间的亲昵之举,比起寻常的夫妻,也只差圆房那一步而已,此时只被轻轻撩拨了两下,全身都起了反应。

    她眼睛泛着水,双颊晕红,从脖子到胸脯都泛着粉色,全身都打着颤,两条腿情不自禁并得紧紧的。

    季清菱年纪轻,身体也好,又兼练了几年的鞭子,平常放松了还罢,此时一紧张起来,将顾延章的手并得动都不好动弹。

    他松开了季清菱的唇,右手在里边轻轻地画了两圈,又柔声道:“清菱,你把腿松一松……”

    季清菱还在那一阵颤抖中回不过神来,偏过头去咬着自己的手指,眼泪已是流了下来。

    顾延章便低下头去吻她的眼泪,复又轻轻吻她的嘴角,一面手中动作却是或浅或深,并不停歇,口中又不住地哄着。

    季清菱被他手口并用,骗得三迷五道的,什么就听什么,她全身都泛着热气,从脚尖到大腿,都绷得紧紧的,等到迷迷瞪瞪回过神来,两人已是真正的亲密相接。

    这早不是第一回,她虽然依旧有些羞涩,却并不像从前那般害怕了,只是这一次时间格外的久,也格外的亲密,有几下,当那炽热的东西抵着她磨蹭时,季清菱几乎都觉得自己快要守不住了。

    五哥的身体特别热,带得她全身都烫烫的,而随着他手指与那一处的动作,叫她身体里又酸又软又麻,一阵一阵的浪潮打过来,最后拿一下,好似有烟花在她脑中炸开来,便要毁灭地一般。

    季清菱紧紧攥住下头垫着的床褥,再也忍不住,被逼得哭出声来,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极细的呜咽。

    听得她那一声叫,便似被猫爪子抓了心一般,顾延章觉得自己这回当真是要扛不住了。

    怀里是自己的心上人,她的身体那样软,那样香,从里到外,**蚀骨,对自己全然敞开,全然信任,而那含着眼泪的双眸,咬着手指的嘴巴,无一不像是在对他——只要你想……只要你要……

    他自然想,想得都快疯了。

    顾延章面上、身上全是薄汗,眼睛通红,牙齿也咬得紧紧的,两人相接的地方已是贴合得亲密无间,他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闯进去。

    虽然不晓得这一回究竟需要多长时间,可无论如何,最好也至少要半年之后才能回来,相隔这样远,相隔这样久,清菱又才十七,若是当真不心有了身孕,她一个人在家,那画面他连想都不敢想。

    他几乎是恶狠狠地低下头,在季清菱的胸脯上嘬咬了一口,吮出了一块玫红,而左手则是引着怀中人的手动作。

    两人全身上下,都贴得死紧,季清菱打着颤,只觉得胸前被咬得又疼又麻,饶是这样,都抵不过身体里头的感觉,叫她想躲又躲不开,仿佛被托在了半空中,也不晓得这滋味究竟是好受还是难受。

    她已是死去活来了好几回,最后那一次,明明已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还被哄着侧过了身。

    “最后一回。”

    她听到他承诺道。

    确实是最后一回。

    她一心想叫他早点睡,可几次开口,声音都被勾得碎了,只能攥紧拳头,勉强把声音压回去。

    迷迷糊糊之间,季清菱只感觉到有人轻轻地吻了吻自己的嘴唇,一路往下,从胸脯吻到腰肢。

    两人最后是贴在一处睡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