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接引
    与寻常竹苇所制、戴顶上包软头的禅杖不同,这一支乃是木制,杖身漆着红漆,顶端嵌着包金的铜头,远远看去,便叫人知道这乃是高僧才能有的,极显身份。

    两年前,自家“算”出了安国公府老夫人的长子将在三个月内得子同意承爵之后,仅仅过了月余,朝中旨意便下发了,老夫人心中感激万分,令人特制了送了过来,是可以充给自己行路过桥之用。

    杖身沉重,十分坚硬,比起铁棍也不差什么了。

    看到那禅杖,智信咬了咬牙,硬撑着站起身来。

    殿中只剩两个十来岁的沙弥,俱都气力有限,做不得用。

    他吩咐殿中二人道:“去将冯行者叫进来。”

    沙弥连忙跑了出去。

    不过眨眼功夫,守在门口那一个相貌不起眼的行者便走了进来,并把殿门给关了。

    智信深深吸了口气,对那行者把今日发生的事情并自己的分析了一遍,又把手里那一根禅杖递了出去,指着自己的左腿,道,“冯兄这便请罢!我晓得你是练过的,还请手里掌着点力,打折便好。”

    骨头折了,便是子也不好强行要求自己去广南了罢?

    就听了能去广南宣扬佛法后,自家一时激动,在去阁楼寻藏经好带在身上的时候,不心从楼梯上失足掉了下来,摔断了腿。

    僧录司最多派人来给自己验验伤,乍然一看,折了跟断了并没有什么差别,只要往上一报,自家就能得脱身了。

    这般一来,自家也没有抗旨,虽然传出去会有几分不好听,可靠着自己往日的名声,只要装相几回,应当也能掰回来。

    届时命也保住了,纵然伤筋动骨一百,可只是折了腿,养上两三个月,也就没事了,比起去广南,孰好孰坏,一目了然,简直太划算了!

    听得“打折便好”四个字,那冯行者一脸佩服地望着智信,道:“上师好生果断,好生勇气!人自会回去同主家禀报这一桩事情,也好请他知晓您这一番苦心!”

    智信只好苦着心苦笑。

    那冯行者又感慨道:“当年有关公刮骨疗伤不动声色,今日有上师自折腿骨,一般的厉害!”

    他了一通,手上却掂量着那一根禅杖,半日没有动作。

    智信心中一时急一时怕,实是矛盾非常。

    他急是急在想要叫那冯行者快些打,赶紧把这事了了,让人去通报僧录司,叫他们另选僧人前往,怕是怕在此时见着那一根禅杖,便觉得杖顶那包着金的铜头闪亮亮的,晃得他眼疼心慌,只恨不得慢点打,叫自己晚点吃这一下挨不住的痛。

    冯行者了几句废话,才朝手心吐了口唾沫,搓了搓手,这便抓着那一根禅杖,高高举起。

    智信大和尚连眼睛都不敢睁,连忙把头偏到一边。

    只听“呼”一下的器物破空之声,紧接着便是右腿处一下剧痛,智信大和尚“啊”的一声闷叫,立时嚎哭出来。

    刹那之间,他鼻涕眼泪一齐都流了出来,人中处都是黏黏答答的,脸痛得都扭曲了,看起来狰狞可怕。

    硬生生憋过那一口气之后,智信终于缓了过来,只觉得脑壳便似旋地转一般。

    他硬顶着用袖子把脸一抹,抖着嘴唇,也不敢伸手去摸,只颤着声音问道:“可是折了?”

    冯行者把禅杖放在身旁,蹲得下去把智信的僧裤扒了下来,还未来得及细看,已是听得外边一阵人声。

    ——是有人在与守在门口的两个沙弥话。

    此处声音甚静,只听得有人道:“智信大和尚可在?我是广信军中的,受了陈节度之命,来接上师。”

    智信脸色立变,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冯行者心中一个激灵,吓得把脚边禅杖捡起便是一扔,远远丢到了一边,那禅杖才脱手,殿门就被强推开了,四五个军士走了进来。

    大殿之内,智信僧裤半褪在腿处,满脸鼻涕泪水,惊惧之色尚未消下,而冯行者则是站在一旁,一脸的紧张。

    门关着,里头只有两人,智信还是这般衣衫不整,见得此景,实在由不得人不多想。

    好容易才从旁人手上抢得这个差事的卫七,已是大步踏进门,口中冲着冯行者喝道:“贼子何人?安敢如此?!”

    一面,一面把手中的军棍指着冯行者,上前便要拿下。

    冯行者吓了一跳,忙道:“军爷,人未曾做得什么!”

    他慌中生智,指着旁边远处的禅杖,叫道:“是大师!是大师不心被这禅杖给绊倒了,膝盖堪堪磕在上头,……僧乃是帮上师看伤!”

    智信只得勉强应道:“确实如此,贫僧得了僧录司报信,一时心急,走得快了些,未曾看得见路,便被那禅杖绊倒了。”

    卫七同旁边的同伴们对视了一眼,心中虽然依旧将信将疑,可大和尚都发话了,他们自然也不再多言,只不由自主地一齐望向了几尺外那一根躺着的禅杖,又不约而同地上前几步,去看那智信腿间的伤。

    智信大和尚有心要快些把僧裤提起来,可他膝盖上已经被方才那一下打得肿了,动一动便是钻心的痛。

    正着急间,卫七已是走得近了。

    他年龄虽然不大,可跟在王弥远身边的时日却不短,上阵多次,也受过不少伤,一见得智信那白花花的大腿同半肿的膝盖,下手摸捏了两下,便松了口气,道:“大师莫急,不要紧,将养几便没事了,没伤着骨头!”

    智信正被他那两下捏得要疼哭出来,听得这一句“没伤着骨头”,简直昏死过去的心都有了。

    卫七已是笑道:“幸好我们来得及时,咱们几个气力大,叫人寻个抬架,把大师抬回去罢!正巧圣上点了几个御医随行,也好帮着大师看看伤!”

    又感慨道:“还是顾勾院想得周到,担心明日出发得早,智信大师行囊多、带不及,叫我们来接引,才正好赶上了。”

    智信听得欲哭无泪。

    冯行者想要话,却被分派去寻抬架,剩下智信一人卧在地上。

    来的兵士都是有力气的,很快,智信便被放在了抬架上。

    卫七机敏,左右一看,见脚边躺着一根无辜的禅杖,弯腰便捡了起来,放在了智信身旁,道:“正好,这禅杖好给大师扶一扶,免得这两日站不稳。”

    一个时辰之后,心如死灰的智信,手中拄着那一根禅杖,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城外兵营的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