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苦差
    顾延章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嘴角,只把衣服搭在身上,也不穿了,上前两步捏了捏季清菱的脸颊肉,笑道:“谁教你使这等小坏招?”

    季清菱眨了眨眼睛,道:“自是同五哥学的……”

    又道:“智信大和尚自家说的,智缘上师去交趾传道——‘此乃义举,正合佛理,我佛子弟,人人心向往之’,既是他这般心向往之,那我帮他一把,他合该感谢我,五哥怎的说是坏招?你可见过我这般好的人?”

    再叹道:“也是遇得我们,智信和尚才能求仁得仁,遇得其他人,想要去,说不得还要经过僧录司的重重筛选,未必能呐!都是为国为朝,我也不计较那样多了,只盼他好生在交趾立功,将来回得来,也好得一件紫色袈裟,方才不负他这一路辛苦,也不负我这一番苦心。”

    她开始还正着脸色,到得后来,说着说着,自己都不禁笑了起来。

    顾延章忍不住笑着伸手去捏季清菱的腰,道:“还把锅甩我头上了?胆子倒是越发肥了!”

    却是又道:“也不失为妙法……也罢,既是他想要去,我一会便同陈节度说一声,正好一会入宫议事,这便请陛下着中书下令罢。”

    果然换了公服,往崇政殿去了。

    藩人多信佛,无论哪一处,只要有藩人、土人闹起事来,一旦国朝要去平叛,请掌管寺院僧尼的僧录司帮着挑选得道高僧一同前往,几乎已经成了不可或缺的辅佐,虽然比不上兵丁、粮秣、辎重重要,可也是能出得了大力的。

    这般一来,如何挑选,挑选谁,便成了一桩极要紧的讲究。

    虽然藩人、土人多信佛,可当地的藩僧也不是没有,翻翻宗卷档案,甚至不少战火就是那些个妖僧拱火拱出来的。

    藩僧们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游走于各大寨子、藩部、族部之间,靠着各处之间的摩擦、战事提高自己的威望,增加自己的信徒。

    这般的僧人,自然不可能一点能耐都没有。

    纵然大晋的僧人同样有着佛陀护身,一般二般的地方,都不会为难,可想要在藩部立足,若是不能精通佛法、力压藩僧,又怎么能劝说各家部落、寨子首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怎么能每到一处,便受到信众的夹道欢迎,又怎么能搜集到足够的情报?

    这个人选十分难。

    大晋的僧人很多,可真正称得上得道高僧的却十分寥寥,大多都已经在僧录司里头做上了僧官,自然没几个愿意去藩部传道的。

    僧人也是人,不会个个都爱选苦差事,比起在京城里头受万人供奉,谁又想要去藩部那等鸟不拉屎的地方吃苦呢?

    一个不好,遇上不讲道理的部族首领,或是藩部中的蛮狠之徒,被斩杀了,都来不及同佛祖求情的。

    像智缘大师那般的毕竟可遇不可求,他一心传道,图的是青史垂名,已经不单单为了那一身紫衣。

    然而像他这样看中那虚无缥缈的东西的毕竟是少数,多数还是希望能传经传道,获得更多信徒,更大的名声。

    传道藩部的本就难找,想要挑肯去广源州的,就更难了。

    同吉州、抚州不同,广源州地处广南西路,古来便称蛮夷之地。

    前边两个地方虽然算不上顶顶繁盛,好歹也是在内地,广源州却是又荒又远,还有瘴疠,一惯都是发配重刑犯的所在。

    寻常州县,五六个选人抢着一个位子,可只要沾上广南二字,无论是广南东路,还是广南西路,都是无人愿去的。哪怕是有着大晋排名前几港口的广州城,富庶无匹,商船万千,肥得流油,被点到去的官人,除非本身就是南人,心中都要打个咯噔。

    有钱也要有命花。

    中原人到了南边,本就容易水土不服,况且广南山岭众多,蛇虫遍地,瘴疠尤其厉害,有些辖地甚至未开化。

    许多做官的被派了去,都不过一二十年便早死了,被贬去的官员,被流放的罪犯,更是常常经年之内便十不存二三。

    广源州在邕州西南方向,是郁江的发源地,当地有崇山峻岭,又地势险峻,向来都是土人、侬人在居住,属于大晋同交趾之间的三不管之地。

    先皇时广源州的侬人侬智高自举大旗号称“大历国”,又自称“仁慧皇帝”,多次击退交趾入侵,后来因为再三向大晋求官求依附不成,又得罪了交趾,索性起兵反了。

    当时大晋西边、北边都有敌寇来犯,又遇上川蜀兵变、流民造反,朝中正是焦头烂额,暂且没空去管,等到腾出手来,那一处已是坐得大了。

    后来交趾犯边,广源州夹在其中兴风作浪,跟着一起去袭击邕州。大晋迫不得已,才抽调军队聚而击之,起先因为北人不惯南地,被打得一败涂地,直到杨奎领了兵,带着过半都是南人的广信军过去,才将侬人驱散。

    而当年杨奎之所以能把交趾击溃,智缘大和尚功不可没,他不仅想办法说服了不少犹犹豫豫的土人首领,让他们尽量坐山观虎斗,少出兵或不出兵,还踏遍了大半个交趾,正是靠着他回来之后回忆补充的交趾舆图,大晋才能打得那般顺利。

    所谓成也智缘、败也智缘,正是因为智缘大和尚当初太过成功了,如今交趾的民众依旧视他如神明,可皇族、将帅之间,却已经恨他入骨,有了这一位前车之鉴,他们对大晋过去的僧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瘴疠、疫情、蛇虫、鼠蚁,又正正撞上雨季,还要去做一桩比从前难度更大的事情。

    如果说智缘原本是去搬石头,现在做同样的事情,就等于要搬山,有了智缘珠玉在前,想要超过他,实在是太难了。

    这是一桩苦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