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提议
    “世上又不是生了子嗣,便不会和离的……”杜檀之冷声道,“左右嫁妆和离了也能带走,那等人品的,进得家中,只会祸乱家门,再多钱又顶什么用!”

    杜老太太听得杜檀之说了一通,早心惊胆战,唯恐一个不小心,当真便要害得孙子的官也做不成了,然则想着子嗣,再想着儿子,又想着那京城的房舍田产并许的银钱,到底还是心有不甘,一时左右为难,急得眼眶都红了,只道:“旁人都是娶媳妇,怎的我家这变成娶祖宗了?!娶回来难道还要供起来不成?眼下生不出,竟还要过上十年八年?我的命怎的就这般苦!”

    本想说不若这媳妇就不要了,倒不如当日另娶一个寻常能生的,然则一想着柳家那漫天的人脉,却又有些舍不得……

    还在说着,却听得外头一阵敲门声,一个小丫头凑头进来,道:“老太太,官人,岳家那一边的老安人同夫人一并回来了,约莫再小一刻钟便能到得府里头。”

    杜老太太本是一肚子火气要去找柳沐禾算账,听得杜檀之说了半日,火熄了大半不说,心也跟着凉了半截,正蔫蔫的,浑不知如何是好。

    她原本就对柳林氏有几分敬畏之心,每每见得对方,就全身都不自在,此刻听得人来了,想到当日娶亲前的承诺,又想到自己原先叫柳沐禾同意兼祧、通房等语,只觉得柳林氏这是来算账的,还未见得本尊,心口便是一疼,“哎呦”一声叫,捂着胸扶在桌上,道:“三郎……我胸闷!见不得人!快拿我的救心丸来!”

    杜檀之连忙叫人去请拿药,把杜老太太扶到床边,又去请大夫。

    杜老太太眯着半只眼睛叫唤道:“不要紧……不要紧,我只躺一躺就好!”

    又摸着胸“哎呦哎呦”地直叫唤。

    一时吃了药,她就道:“我睡一觉,你同岳家老安人说,我这老不中用的身体不自在,见不得客,正在歇着,失了礼数,叫她千万别计较!”

    长长一句话讲完,竟是气都没喘两下,又把眼睛一闭,做一副睡觉的样子。

    耽搁这一阵,柳林氏已经到了。

    杜檀之无可奈何,只得吩咐下头丫头好生伺候,自己匆匆去门口相迎,又把杜老太太的话转述了一遍。

    柳林氏听得心知肚明,也不去计较,两边一同回了正厅。

    待得下人上好茶,退了出去,柳林氏才指着柳沐禾道:“我家里头孙女没教养好,倒是带累了你。”

    杜檀之听这话不像,连坐都不敢,连忙站了起来,道:“是孙婿的不是,叫沐禾吃了苦头,却累得老安人劳神。”

    “是她行事不周全,人也犯了蠢。”当着杜檀之的面,柳林氏教训了几句孙女,方才对着孙女婿问道,“智信和尚的事情,你可是知道了?”

    杜檀之忙道:“那僧人妖言惑众,不可相信,想来其中另有图谋。”又道,“孙婿必不会被那等胡言所迷,成亲前我便说过不纳妾、不进通房,只有沐禾一人,如今成了亲,我夫妻二人情投意合,齐眉举案,只有好好过日子的,虽是总会遇上事情,不过真金不怕火烧,老安人且放心。”

    又上前几步,对着柳沐禾深深行了一礼,道:“夫人受委屈了。”

    柳林氏便转过头对着柳沐禾训道:“看看檀之,再看看你自家!羞也不羞!”

    柳沐禾连忙站起身来,给杜檀之回了一礼,道:“是我做得不好。”又道,“官人外头这般辛苦,回到家中,还要为这些事情伤脑,是妾身的不是。”

    她被柳林氏又教又训,已是通了大半,此刻又得杜檀之一番承诺,更是心头一块大石落下了地,脑子也渐渐转得开来,想到自家这一阵子的行事,越发羞愧,倒好似鬼打墙了一般。

    杜檀之则是道:“宵小之辈,怕是冲着我来的,又怎的是你的不是了。”

    柳林氏本是不放心才来,此时见孙女婿是个有主意的,便不再多坐,去隔着帘子看得一眼杜老太太,便回家帮着查一查那智信和尚后头究竟在搞什么鬼。

    且不说这一头柳林氏自回府查事,另一头杜老太太躺在床上养病,心中还记挂着智信大和尚的话,她总觉得得道高僧,定是不会信口开河,其中必有来历缘由,可孙子拿着各色话来堵,自家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办法来,只能唉声叹气,心中少不得怀念起那几个能说会道的姑子来。

    不两日,京里忽然又有了一道传闻,说是智信大和尚在大佛寺讲经,有人去问他相面之事,又问听说智信上师才帮人相了面,听说那人子息缘薄,子女均不能养住,这等命格,又要如何才能改。

    智信大和尚只念了一声佛,回道:一心向善,便是命中无子,也能有人送终。

    那人那话,虽是一句都没有提及柳沐禾,可几乎人人都知道她说的是柳沐禾,而智信大和尚的话,即便未曾正面提及,却已是等于完全坐实了曾经的谣言。

    柳家向来低调,杜檀之也只是一个京都府节察推官而已,众人本来也只偶尔传一句罢了,这件事情这般周折,短短三两日,一日比一日有枝节生出来,又沾上了智信大和尚,他本就是个一举一动都招人注意的,何况说的又是佛道面向这等坊市间津津乐道的话题,是以很快事情便传得开了。

    听到智信大和尚那等言行的时候,季清菱正在给顾延章收拾行李。

    她听得秋爽气呼呼地把外头传言说了一遍,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是图什么?

    平白无故,去得罪一个将来帝师的女儿?还用这等恶心下作的理由?

    实是讲不通道理。

    她想了想,觉得这事情实在来得蹊跷,可如今的情况,想要堵住智信的嘴,已经来不及了。

    正思索间,松节从外头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道:“夫人,官人刚刚从陈节度府中出来,说是两日后便要启程,不是去吉州。”

    季清菱一愣,再无暇去想别的,忙问道:“怎的回事?不去吉州去哪里?”

    松节道:“吉州、抚州粮少,前一阵子南边暴雨,急脚替的信没能送过来,据说乱民已是取道韶州,如今到了广源州,隐入山林了!”

    季清菱听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去吉州抚州平叛,与去广源州平叛,完全是两码事。

    这要怎么打?

    此时过去,打起来正正好是夏日,岭南正值雨季,又多厉瘴,便是十成的兵力,到得地方也只剩下三四成了,更何况还要防着兵士水土不服。

    简直是个要人命的地方!

    她连忙吩咐秋月等人重新去配防厉瘴的药丸,并各色防蚊虫蛇蚁的药包,又重新打理行李。

    收拾到一半,顾延章方才回得来,一进屋便同季清菱道:“清菱,我午间不在家中吃饭,一会便要进宫议事。”

    季清菱急急让秋露给顾延章翻公服出来,又问道:“五哥,你们去广源州,是不是会遇上土人?”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土人不算,离交趾也近,不晓得会不会遇得交趾兵,若是遇上了,少不得也要打。”

    季清菱想了想,问道:“我记得原来看邸报,说广源州的土人、交趾的蛮人都信佛……”

    顾延章正在穿衣服的动作忽然慢了两分。

    季清菱又道:“五哥,要不要提议陈节度,叫他请僧录司派两个僧官过去,同原来智缘大师一般?咱们便荐那智信大和尚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