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吉州、抚州民乱,顾延章眼见就要跟着陈灏去平乱,身上千头万绪都需要打点,相比起来,柳沐禾这点事情,当真是不算什么了。

    季清菱并不想让他分心,只道:“是柳姐姐那边,不要紧,师娘正在理着呢。”又道,“五哥当真要去平乱?什么时候出发?我这就吩咐她们收拾行李。”

    一面说,一面要去喊秋月。

    听得“柳姐姐”三个字,又听得柳林氏正在打点,顾延章便不再去管,口中道:“先不着急,一会再说。”又上前两步,扶着季清菱的腰,把她带到了一旁的软塌上,

    两人挨着坐了下来。

    季清菱见顾延章神色,几乎立时就猜到他要说什么,只温声道:“五哥,此趟你回去江南西路,乃是平民乱,差事要紧,自然不能带我,我在京城里头,师娘离得又近,又在天子脚下,只要谨守门户,不会有什么麻烦,况且手头攥着银钱,下头十好几个人管着事情,哪里过不得舒服日子,半点不用担心的。”

    又抿了抿嘴,微微皱着眉头道:“只是那陈灏好生可恶,你又没有在广信军中任职,更不像他一般识得军中将士,连吉州、抚州都没有去过,不过扶了灾民,灾民又不是今次叛乱的军士,不管怎么轮,都轮不到你嘛!”

    顾延章不想让季清菱不高兴,便把事情往好的地方说,只柔声道:“他估计也有好心,广信军中兵士甚是杂乱,吉州人最为抱团,虽是彪悍,却也讲义气,我好歹抚了小半年灾民,其中多少有叛乱兵士的亲故旧人,且不论这些,从前我也帮着搭过手,能把后方转运好生打理了,想着这些,才荐的我罢——也算是个立功的机会了。”

    季清菱哪里听不出来其中之意,也不想拂了他的用心,便轻轻“嗯”了一声,道:“这一路且要顺顺利利,旗开得胜,最好陈灏当真得力,不要打起来,就能把人给劝降了……”

    又问道:“五哥,若是此次不裁军……”她一面说,也晓得自己这话天真,便闭了嘴,不再往下,只复又问道,“若是此次乃是杨平章主持裁军,怕便不会有这一场祸事罢?”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平章在军中威望,非旁人所能及……只怕这一回要被人借来生事,等大军开拔,朝中想来有得闹了。”

    季清菱自是知道范、杨两党的矛盾,更知道这一回陈灏荐了顾延章一同去吉州,少不得叫两党中人议论纷纷,只他如今人微言轻,没有拒绝的资格,就算明知受了任命,多半要被人误会身上的会不会印着杨姓,可天子御口钦点,也没得选。

    她这样想着,面上免不得露出了几丝心疼的味道来。

    顾延章便把她抱过来,轻声道:“不要紧,我也是想去,从前虽然在转运司中做事,到底同如今不同,这回名正言顺管事,虽是容易叫人误会,可也能得好处——总不能只想吃肉,不愿干活罢?便当做有舍有得好了,总归是得多过舍。”

    季清菱乖乖点了点头,道:“听说是转运副使,应当不用上阵的罢?我回来时想了想,往年平民乱,三月五月也有,两年三年也有,只不晓得这一回情形怎样,能早些安定下来最好,若是不能,你叫人回来通个信,家里头要早些将冬日的衣物送过去。” 一流小站首发

    又道:“可惜我兵法是不成啦,只会纸上谈兵,帮不得忙……”

    十分懊恼的样子。

    顾延章听得她这知情知意,又带着几分天真的话语,心里头越发地舍不得,只轻轻捏着季清菱的手,道:“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多半便不用上阵,你莫要担心,陈灏已是向天子请旨,调保安军去平乱,吉州人虽然闹腾得厉害,却也出不了大乱子,我自是安全得很。”

    又道:“就要盛夏了,你在京城里头挨不得热,冰却是不能多吃,我自会叫下头人盯着,只你自己也要老实点,莫要成日闷在家中看书,总要多多出去走一走,逛一逛才好,找师娘她们说说话也好,或是带着人出去看看景也好,等我回来,若是听说你日日躲在家里头,是要骂人的。”

    季清菱乖乖地点了点头,又忍不住叹道:“我在家里头舒舒服服的,五哥在外头却是这般辛苦……”

    顾延章却是柔声道:“我在外头辛苦,正是为了你在家里头舒舒服服的,若我辛苦了,你还要辛苦,那又还有什么意思。”

    又轻声问道:“上回我让你收起来的契书同图纸,还在不在?”

    季清菱应了一声,便要站起来去拿。

    顾延章把她拉住了,只护在怀里不肯放,又道:“这回我去得久,还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若是家里头有什么大事,银钱不凑手了,或是想要买什么大东西,便拿那契书去大丰行,那图纸里头的红色的字便是号令,能将我爹从前存在那一处的金子取出十中之一来。”

    复又交代了某某色去某某行,某某东西能换某某物,某某处能取某某,等等。

    季清菱知道这是在以防万一,也不去说那等推来辞去的话,只一一记下了,心中早暗暗下了决心,要是当真有了什么不好,便要将这些产业全数捐献出去,当做求个功德。

    她心里这样想,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笑道:“五哥将家中底子都给我管了,若是我把不稳,全数花光了,将来可不许骂人。”

    顾延章只看着季清菱,微笑道:“钱财都是身外物,等用光了,我自会想办法填回去。”

    又道:“人都是你的了,哪里还有功夫计较这些。”

    季清菱被他冷不丁这一句话,齁得嗓子都要痒了,只抿了抿嘴,轻轻地“嗯”了一声,才道:“五哥甚时要走,我这便叫她们帮着收拾行李。”

    她再不好意思这般坐着,果然把秋月叫了进来,吩咐寻衣服,又把秋露叫了进来,要她收拾药材药丸。

    顾延章便复又坐回了书桌前,看他的宗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