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狡辩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情没解决qaq,大家暂时别订了,明天晚上看吧,我明天都在家码字,把这一段写完……

    +++

    那知客已是不敢再拿话敷衍,连忙念了声佛号,告了个罪,匆匆往后头去了。

    小一刻钟之后,他才回得来,礼道:“想来夫人有要事,小僧怎敢相拦,这边请罢。”

    一面说,一面在前头带路。

    等季清菱到得地方,智信大和尚早在里头等候,见得她来,也不奇怪,只念一声佛,道:“不想又得见了女施主,不知有何指教?”

    季清菱行了一礼,道:“正是有事来寻智信上师。”

    她并不绕来绕去,只把柳沐禾的事情说了,又道:“那日殿中只有区区数人,却是不晓得那等谣言是何人传出?”

    智信大和尚面露惊讶之色,道:“小僧倒是从不曾有此耳闻!”

    又道:“出家人慈悲为怀,又怎可能造此口业!”

    一面转过头,问后头两个小沙弥,道:“可是你二人出去胡言乱语?”

    小沙弥各自喊冤,又赌咒发誓不提。

    智信大和尚便道:“女施主为友人着急,此乃真情善心,小僧自是体谅,只出家人,必是不会做此恶事,当日殿中尚有两个女小施主,乃是那一位施主随身之人,不妨问问她们。”

    又道:“大佛寺中人多手杂,前殿后殿都是通的,若是有一二人路过,在门口听得,倒也是有可能……”

    季清菱本就没指望对方能承认,更不是来把事情闹大的,便道:“既如此,不知大师方不方便帮着澄清一二?”

    智信大和尚面色不变,却是叹了口气,道:“若是小僧能帮着那一位女施主消减谣言,自是愿意,只这澄清,又该如何?”

    季清菱便道:“我早听说大师每每自开法坛,宣讲佛法,若是**完毕,有妇人上前请大师相面,又问及子嗣之事,您只需举此为例,再行否认,自陈不曾说过此语,全是外人谬传,传言者将阿鼻地狱,便全妥了。”

    智信大和尚的面色微微沉了下去,迟了一息,才道:“女施主……不是小僧不愿帮忙,只是……出家人不打诳语,这般说话,佛祖岂能饶我?”

    他长长叹了口气,道:“不知女施主可有其他方法?只不要叫小僧妄语乱言,不违法令,不负佛祖,其余尽皆可行。”

    季清菱听得智信口中所言,气极反笑,问道:“上师此言又是何意?”

    智信大和尚双手合十,口中再念一声佛号,道:“当日我与那一位施主所言,不知被何人听了,传到外头,虽有添油加醋,可有些话,确是小僧说的,如何又能矢口否认?出家人不打诳语,若是小僧自陈不曾说过此语,又与骗人有何区别?”

    再道:“还请顾夫人不要为难小僧了,旁人来问,小僧自可闭口不言,可这否认之话,又说阿鼻地狱,与造口业又有何异?出家人慈悲为怀,又怎能有如此戾气!”

    季清菱越听越觉得不对,皱着眉头问道:“上师此言何意?莫不是说如果有人来问此事,您便闭口不言?”

    智信大和尚道:“也只能如此了。”

    季清菱只觉得自己听到了天下最滑稽的笑话。

    旁人来问柳沐禾的事情,智信大和尚沉默不语,这与他亲口承认自己说过柳沐禾不能生育,并无半点不同,简直是旁人要烧人致死,他去帮着点火。

    “上师此举,便似递刀杀人。”季清菱一字一顿地道。

    智信大和尚口念佛号,道:“女施主此时心急难以自抑,说话行事难免拿捏不当,小僧自不计较。”

    季清菱把心中怒火压下,道:“我曾听闻大相国寺有一位智缘大师,去往交趾宣授佛法,感化藩人,为我朝平乱出得大力,后得朝中赐紫袈裟,有人问他,因得其相助,我朝方能绘制交趾地图,灭交趾兵十万,夺其城池,灭其恶兵,交趾人也是人,他此举是否有违佛法,智缘大师只说交趾作恶多端,若不斩杀此恶,才是助纣为虐,有违佛法,当时当刻,杀魔便是成佛。”

    她抬着头,直视智信大和尚,道:“请教上师,以为如何?”

    智信大和尚道:“师兄此乃义举,正合佛理,我佛子弟,人人心向往之。”

    季清菱便道:“谣传她人不能生育子嗣,此举此心甚是险恶,与魑魅魍魉何异?上师说一句传言者将下阿鼻地狱,诳语在哪里?又违佛理在哪里?既是上师以为大师杀恶人乃是成佛,此时缘何又自相矛盾?”

    智信大和尚只低头合十,道:“师兄乃是为大义,不可相提并论,女施主且莫要再说,小僧心中有佛,不会轻易受人影响。”

    如果说季清菱先前还只是怀疑,此刻见了这智缘大和尚一番顾左右而言他的应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此番针对柳沐禾的谣言,他便不是首恶,也必有参与。

    这种时候,多说无益,无论怎么问,也不可能问出其中内情来,她便不再在此浪费时间,只行一礼,径直告辞了。

    从大相国寺出门,季清菱先回了柳府。

    还未进门,只转入了柳家外头的大巷子,便见秋月站在路口。

    秋月见家中马车来了,连忙上前拦住,这便爬上了车厢,同季清菱道:“夫人,朝中发了旨意,令官人前去吉州、抚州二州平乱,须臾便要出发,柳老夫人已是得知了柳家姑娘的事情,她叫您且莫要着急,她自会想办法处理,请您先行回府,莫要耽搁了正事。”

    季清菱全然想不到吉、抚二州会出这等乱事,登时惊愕非常。

    柳沐禾的事情自然重要,可也急不来这一时半刻,倒是五哥的差事实是火急火燎,季清菱只得先把秋露留下,叫她去柳家寻柳林氏,把今日在大相国寺与那智信大和尚的一番对话一一转述了,好叫对方知晓其中缘故,这才回了府。

    顾延章已是回了家,正在翻阅广信军中的宗卷并几个领头反叛之人的行状,他见季清菱回来了,只把手中宗卷放在一旁,站起身来,问道:“出得什么事?怎的这般匆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