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善财
    建议明早看,今天另外的更新比较晚,这章事情还没解决

    季清菱既不爱吃酒,也不爱听戏,又兼才同顾延章回京,来往的人家更是极少,是以压根没有听说这回事,如今见了柳沐禾,只粗略听了个大概,便忍不住心中暗叫不好。

    谣言自然是可恨又可怕,针对头婚未有子嗣,二婚又才没了一个孩子的柳沐禾,在外散播她以后再不能生育,可以说是把人往绝路上逼了。

    从古自今,对寻常人来说,血脉子嗣便是头等大事,看得开的人自然是有,可看不开的,却更占了大多数。

    流言能杀人。如今外头会怎么传,虽然没有亲耳听到,季清菱却是已经能猜到一二。

    然而这却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一点,是柳沐禾。

    她已近乎六神无主了。

    柳沐禾本来就性情柔顺,她不仅在父母膝下是幺女,在整个柳府的排行里头,也是最小的那一个。柳家家风清白,从柳伯山开始,几个儿子、孙子都不纳妾,家中从上到下都和和气气的。

    柳沐禾的父母相敬如宾,难得拌两句嘴,都要背着几个小孩,她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人又生得好,又懂事,无论家人、外人见了,都只有夸的。

    她长到十六岁,才貌双全,出身良好,早早也把婚事说定了,未婚夫是世交之后,对方不是长子,不用支应门户,性情也好,家风也好,书读得也好,嫁过去连庶务都不用管,只把自己小日子过好便足够了。

    可以说,嫁人之前的柳沐禾,几乎没有什么忧愁,自家渍的桂花糖够不够甜、腌青梅酸不酸已经是头等要紧的事情。

    然而嫁给王琐之后,这一段意料之外的失败亲事,以及生活当中,对方那冷漠、嫌恶的态度,都给了她极大的打击。

    柳沐禾性格单纯,几乎没有经过事,同王琐和离,纵然得了家人百般抚慰,受到的伤害却没有办法立时痊愈,只是暂时压住了而已。

    她复又嫁给了杜檀之,对方人品靠得主,也稳重,谁晓得好容易得来的孩子又意外没了,从前那等本就是勉强压下去的念头,复又忍不住翻了起来——

    为何家里头旁人都顺顺当当的,出事的只有自己,莫不是问题当真在自家身上?

    杜檀之公务繁忙,为人沉稳可靠,却并非温柔多情,自然做不到事事体贴,而柳沐禾的父母外任做官,柳林氏也不可能日日在她身边照管,她一个人坐小月子,本就容易胡思乱想,还要听得杜老太太在耳边念叨,终于后来渐渐好了,谁晓得去大佛寺求个签,就闻得那等不吉利的说法。

    智信大和尚的名声很大,从前帮着人相面,十个里头有十个都是极准的,柳沐禾自小家教不近佛道,但听得对方那般言之凿凿,难免将信将疑,更是心中难过,回到家中,还没缓过神来,便被外头的风言风语砸得不知所措。

    此刻她坐在季清菱房中,面色惨白,双手攥着帕子,哭也哭不出来,只把事情杂乱无章地说了一遍。

    季清菱听得头疼,勉强将经过拼凑出来,略略安慰了两句,便让秋月去抱了盆热水过来,让柳沐禾拧了帕子擦一擦脸。

    她陪着坐了片刻,等瞧着对方清醒些了,才问道:“柳姐姐,你当日同那智信说话,里头还有谁在?”

    柳沐禾想了半日,终于答道:“好似后头还有两个小沙弥。”又道,“我也带着两个丫头。”

    季清菱那日也在,自然知道那两个丫头是打小跟着柳沐禾长大的家生子,并不可能乱传话。

    如此这般,话只能智信和尚那一头传出去的了。

    事已至此,瞒着再无作用,迟迟早早,柳林氏那一边也会知道,季清菱便吩咐下头人套车,又同柳沐禾道:“姐姐先回去寻师娘,把事情同她说了,这话既是能传到你耳中,自然也能传到她耳中,还有杜官人、杜家老太太,个个都会知晓,你不同师娘说,若是他们找上门了,又叫师娘如何应对?”

    柳沐禾默不作声,然则听得季清菱说柳林氏,终于忍不住泪水涟涟。

    发生这等事情,她自是难过的,却更觉得对不住家里人,叫家中同自己一并丢脸,又觉得对不住杜檀之,对方高高兴兴娶妻,却接二连三地出幺蛾子。

    季清菱眼下没空开导她,半拉半劝地把柳沐禾送回了柳府。

    柳林氏正在前头见客人,后头却有几个老成的婆子在,都是看着柳沐禾长大的,季清菱同柳家熟悉,自然也知道,她把柳沐禾交给那几个婆子,叮嘱她们定要小心伺候,又将秋月留了下来,命小丫头一边照顾柳沐禾,一边等柳林氏回来解释事情经过。

    季清菱径直出了柳府。

    松香已是候在门口,见家中马车驶了出来,方才上前说了自己打听到的话。

    智信大和尚如今已是不在大佛寺,却是在大相国寺。

    季清菱立时叫人转去大相国寺。

    到了地方,她先是命人去寻知客。

    知客听了季清菱的来意,面上有些为难,只道:“不是小僧不帮忙,只是智松大和尚乃是挂单在此,不归寺中所管,早说了不见外客,如今好似正在禅房禅修。”

    季清菱知道顾延章如今在学士院中修赦令,乃是户部勾院、左正言,不算什么高官,也并无实权,名帖不管用,而她手里虽然有柳伯山的帖子,可如今却不能用,索性懒得借名。

    她原卖了白蜡,又经营着产业,虽买了房舍,手头却依旧有不少银钱,宽裕得很,便道:“我前一阵听闻大相国寺要扩修禅院,想来若是众生有向善之心,必是不会拒绝罢?”

    又道:“我同我家夫君,愿意舍财一千贯,为大相国寺修禅院出一份力。”

    那知客面色一变,喉咙里头咕噜了半日,竟是没能答话。

    季清菱又道:“听说大相国寺中,大雄宝殿内日夜点善灯,并不熄灭,我同我家夫君,愿舍善财一千贯,做香油之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