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觐见
    赵芮确实是一个时辰也不愿意等了。

    自从前岁殿试中点了顾延章做状元,当今天子对这一个亲自拔擢的年轻人便一直是饱有期待的。

    而对方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把其人在赣州治政的功绩拿回来,没几个州官能与之相提并论,这其中自然也有各项巧合,可其人之才,之心性,却是更要紧的。

    修福寿渠、抚流民自然是史书留名的大功,可在赵芮看来,他更期待的却是白蜡虫。

    无他,朝中实在是太穷了。

    按着许继宗回来禀报的白蜡虫蓄养情况,如果一切顺利,十年之内,只要能将白蜡官营,朝中赋税增加一成,全然不成问题。而赣州的官员与江南西路转运使、皇城司的探报送回来的折子,也印证了这一点。

    可毕竟是一个新东西,若是有机会,赵芮还是想听听顾延章的说法,归根到底,他才是首倡之人,也是第一个提出蓄养并制蜡的。

    坐在崇政殿的御座之上,赵芮翻着各路人马送回来的关于白蜡虫的折子,竟是难得地生出了几分迫切。

    其实他早就想宣见顾延章了,只是碍于御史中丞汪明,也碍于参知政事范尧臣,才不好擅动。

    上一回,就是因为提前诏见了将要升任,但还未升任延州兵马都监的张定崖,被汪明带着三四个御史,上书骂了足足半旬,说他凡事“随心所欲”,“不依祖宗规法”,“非明君所为”。

    他不过是想早些知道,那张定崖是如何生擒了北蛮细封氏中的大将而已。

    按着原本政事堂排出的顺序,最多也就让那张定崖提前了七八日越次入殿觐见,没等到他把觐见的资格给拿了,竟被范尧臣拿着名单子,在崇政殿中念叨了近半个时辰,到得人走得远了,他还觉得自己脸上被喷的口水也没干透。

    偏生他们又占着道理,自家除了老老实实承认行为不够谨慎,竟也没有旁的办法。

    有了前车之鉴,赵芮再也不愿轻举妄动,哪怕心中已经像猫抓一般了,依旧咬着牙等到了今日。

    顾延章的觐见排在午时一刻,可他要问的话实在是很多,十分担心时间不够,到得正午,就要被内侍们提醒到了用膳时间——若是误了饮食,给后宫之中那一位张太后知道了,不单那些个内侍,便是自己,晚间也莫要想有好果子吃。

    想着这些,他索性把顾延章面圣的时间给提前了。

    越次入对,如果提前了几日,有没有足够的理由,自然会被御史台同政事堂揪着不放,可若是提前一两个时辰,他们再窜,也没办法找由头来挑毛病。

    再怎么说也是天子,若是连提前几个时辰面见臣子的权利都没有,还要被人跳出来指着叽叽歪歪,就不要怪他赵芮手狠了!

    当今天子还在心中苦中作乐地脑中构画着自己发狠的场景,早有仪门官走了进来,禀道:“陛下,卯时觐见的官员到了。”

    卯时觐见的官员原本安排了好几个,原本应当是黔州知州排在首位,可赵芮却是迫不及待地道:“宣顾延章!”

    崇政殿外,六名官员依次排着,顾延章主动站到了最后。

    然而殿中却是传出话来。

    “陛下有旨,宣顾延章进殿。”

    在众人或是嫉妒,或是看起来平静的目光中,顾延章深深吸了口气,迈步跟着前头引路的宦官踏了进殿。

    顾延章的礼仪惯来出众,从前刚入良山书院的时候,良山、清鸣两院的先生就常常因为这一桩,总是忘记他的商户出身,而后来去了延州,陈灏也因其礼仪上的风度,一度以为他是世家子弟。

    而这一回,不同于集英殿上把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关心对方的文章上,也不同于唱名时那众多士子并立,更不同于之后几次隔得远远的见面,而是近距离的,一对一的,让赵芮更明显地感受到了自己眼光的出色。

    撇开先入为主的印象,赵芮自认为,便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面前这一个,也当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人才。

    无论是行容、气质、礼仪,都是近乎无可挑剔。

    赵芮暗自点了点头,开口道:“顾卿在赣州诸项所为,朕已尽知,非卿之力,江南西路难有今日安宁。”

    “非臣之力,乃是赣州上下齐心协力,更是各州、朝中通力襄助,陛下日日忧心才能得有安定之日。”顾延章顿一顿,又道,“若无陛下垂恩,一力简拔臣于草莽,哪有臣今日微末之功。”

    顾延章向来有一个特点,便是说话至诚,纵然是常见的御前感谢之语,由他口中说出来,就格外的诚恳,让人愿意相信。

    这一回也不例外。

    这般面面俱到的话术,其实很多人都说过,并没有什么出奇,可听得顾延章这般说,赵芮就觉得心中格外的舒坦。

    状元是他钦点的,初任派去赣州虽然是范尧臣提议,也是他亲自定下来的,而后来朝中对赣州的各项粮、银支援,也是他三不五时便问话的,天子也是人,赵芮自觉付出了心血,此刻见对方当真一一感怀在心,他又怎么会不舒坦。

    面上带着笑,赵芮又称道了几句顾延章在赣州的功绩,方才问道:“顾卿前次上呈朝中的白蜡,如今在赣州两县已然试着推行,依你之见,若是一应正常,想要产出五十万担白蜡,需要多长时间?”

    “白蜡推行不难。”顾延章毫不犹豫地答道,“此虫易生易养,也不难得蜡,不但赣州能蓄养,其余州县一般能蓄养,若是想要以此为赋税之源,只要一应顺利,只要七八年后,便能有此成效。”

    “只有一桩,臣也曾在上折中论及,一旦白蜡蓄养成了产业,四处州县,必当蓄养成风,农桑果木,当要收其影响,可国中白蜡所需毕竟有限,等到产出胜过所需,蜡农伤财不说,农田难免也将抛荒,其中问题,尚待斟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