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等候
    这一厢夫妻二人说了一会话,季清菱想着明日顾延章要入宫觐见,因怕熬得晚了,他精力不济,便连忙催人早早洗漱睡了。

    次日一早,顾延章寅时初便起身,吃了点非汤非水、容易饱腹的早食,换了公服,穿戴完毕,这便带着松节去了中书门下。

    他因上一回问明了陛见时日,每日便只到此处点个到而已,今次倒是第一回进公厅侧的厢房等候。

    一推门,里头已经几乎坐满了等候觐见的官员,只剩下零星两三个角落的位子。

    明明已经早到了接近一刻钟,可如今看来,还是不够积极。

    一面自嘲着,顾延章抬腿进了门。

    虽说天下治乱系宰相,可毕竟掌社稷还是天子,依大晋法度,无论是京官转朝官,还是外任亲民官转职,差遣变更,几乎都要由天子亲自面见,得其首肯,再由中书下文之后,才能真正算是程序走完。

    天子日理万机,无数要务等着他过目处理,用来接见臣属的时间自然也有限,少不得由中书先行按照各人官职、资历、事务紧急情况排序,再让人等候觐见,免得耗费时间。

    对于普通臣子来说,除了极少部分能进入权力中枢的重臣,其余人一辈子见到天子的机会,也不过寥寥数次而已,自然珍惜无比,早早便到此等候。

    此时正值夏日,天气已是逐渐炎热起来,厢房的木窗大开着,却也没能成功地把风往屋内引。

    顾延章一进门,里头或喝茶、或说话的官员们只抬起眼皮瞄了他一眼,见其身上穿着低品绿袍,又见是个年轻的生面孔,便不再放在心上,复又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去了。

    中书的胥吏各有差事,个个都忙得幞头都要烧起来,自然不可能会有人进来照应,顾延章环视了一圈,寻个位子坐了下来。

    他还未坐稳,便听得不远处有人低声道:“如今不仅我们那一处,听说保安军中并各地厢军也在裁军,你听未听到京城里头有什么动静?”

    “未曾听说禁军也要裁,倒是你们广信军中没什么动静罢?”

    “哪能没动静,只能勉力压着罢了,本来打蛮子那一次就闹得厉害,如今更是个个都要跳起来了,只能先强令遣回原籍了。”

    顾延章往左边看了看,只隔了一方桌子,两个官员身着五、六品官才能穿的绯色官袍,正凑头说着话。

    他自幼习武,耳聪目明,又兼曾在保安军中任职,许多事情也多有了解,虽然对方声音不大,竟叫他半拼半凑,听了个七八成。

    裁军是去岁朝中便定下来的事情,一则因为延州战事已毕,原本征发的许多士卒都不需再用,二则朝中军费太多,国库又入不敷出,只能裁军省费。

    原本此事应当杨奎主持,可他一回朝便开始告病,拖来拖去,枢密院中只能另安排人去施行,算算时日,应当已经开始执行一两个月了。

    裁军是阵痛,可长痛不如短痛,事情总归要做,纵然军中有些怨言,也是没办法的。

    顾延章无意听人私语,便把头转了回来。

    他才得官一年有余,资历不深,又是正常的述职,是以等候了许多日,才排到。而按上回问到的排序,今日他陛见的次序应当是在午时一刻左右,算一算时辰,还早得很。

    趁着难得的空档,顾延章心中盘算了一回自己此回可能会得的差遣。

    厢房里还算安静,只有寥寥数人想来是旧识,互相低声说着话,其余人都是拘谨地坐在位子上。

    难得面圣,如果表现得好,说不定能让天子将自己的名字记住了,而若是御前应对失当,哪怕多年辛劳,被天子认定了一个“庸碌”,那真是再多的心血也要付诸东流水。

    众人正各有思量,却忽听外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人身上穿着胥吏的服色,进得门来。

    “卯时觐见的官人们何在?”那胥吏公事公办地问道。

    几个排在第一批次的官员便站了起来,正要跟着出门,却见那胥吏后头竟还跟着一人。

    “哪一个是顾延章?”那人尖着嗓子叫道。

    顾延章微微一怔,站起身来,道:“在此。”

    那人头戴软脚幞头,身着绯罗袍,正是宦官打扮,见了顾延章站在角落,立刻道:“圣上有旨,太子中允、直馆使顾延章卯时一并觐见。”

    厢房中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凝,数十道目光一齐落在了顾延章身上,其中有好奇,有诧异,也有羡慕。

    顾延章上前接旨,跟着卯时觐见的人一并走了出去。

    他才出得门,厢房里剩下的人立时便面面相觑起来。

    “那是谁?看着好生年轻。”

    “姓顾的,是哪两个字?”

    “他今日本是排在什么时候?怎的圣上忽然越次宣见。”

    “不算越次了,只是提了提时辰而已……”

    很快便有人去寻了今日的面见单子来。

    等到上面的名字摆在众人面前,数人不由得“哦”了一声。

    一人便问道:“这是哪一个?”

    有人回道:“你是在哪一处驻军罢?这是上科的状元郎,上一任乃是赣州通判,去岁抚流民、修福寿渠那一个。”

    又道:“这是亲民官,同你们不相干,不知道也是常事。”

    出乎意料的,那人却道:“怕不是判赣州何六娘杀夫案那一个?”

    又道:“来京面圣,住了也有小一个月了,听得修义坊中说书提过这人。”

    屋中沉默了片刻,有人终于忍不住叹道:“眼下离午时一刻也不过也不过两个时辰而已……”

    他没有,也不敢把话说全,可厢房里头,却是几乎人人都把那后头半句话的意思给领会到了。

    ——明明只剩下两个时辰而已,天子便是这般一刻也不愿意等了么?

    说话的人更是心中有些发酸。

    他原本也是午时一刻那一批,硬生生被抢到了前头,竟有些忐忑。

    自家也是州官述职,只是过去三年里头,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大功绩,就怕天子听那顾延章说得好,两相一对比,自己要落了下乘。

    一面咬着牙,那官员心中竟有些埋怨起来。

    今岁祭祖也烧足了两大筐纸钱,可地下那些个先人,在这等当使力给自己攒运道的时候,怎的一个都不卖力!

    哪怕叫自己提前一个觐见也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