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差事
    顾延章的声音犹有一丝发紧。

    他轻轻抚着季清菱的背,又道:“若说有什么关系,也只是他们家那一块玉佩沾点边——那是你爹爹救了李家人的性命才得来的,咱们当真要谢,便是心中多多念一回先人就好,莫要胡思乱想。”

    季清菱并不是那等死钻牛角尖的人,且不说季、李两家从未有定下过婚约,便是曾经定下过,无论有没有顾延章,她都会想办法悔婚。

    按照她记忆之中那一个争产案的经过,不仅此身父亲救下的哪一个“李程韦”不是什么好人,便是自己原本应该要去定亲的“李嘉严”,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哪有明知道是火坑,还往坑里跳的?

    再说玉佩本是还恩之物,季父收了玉佩,不管李家怎么想,季清菱已是认定这是恩情还清了,后来纵然季家还帮了对方不少忙,那也就算做白送给他们的罢,以后莫要再来往便好。

    她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他们家本来就同我没有什么关系……是柳姐姐。”

    季清菱只觉得嘴唇有些干,下意识地舔了舔,道:“听说那原本同杜姐夫谈婚论嫁的李家姑娘,前一阵子刚同前夫和离了,李家便找了回来……”

    顾延章听得哪一句“本来就同我没有什么关系”,登时如同三伏天吃了一盏清凉饮子,周身都舒坦了,再听得后头说话,便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笑道:“杜兄如今已是有了妻子,找回来也没有用罢?”

    季清菱面色复杂。

    顾延章见她这个反应,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表情,道:“李家虽是商户,好似也娶了两个县马进门,不会这样不要脸,把女儿送去做妾罢?”

    季清菱一愣,道:“五哥怎么晓得他们家娶了两个县马?”

    顾延章一时有些尴尬,他自然不会说出来,这两年里头自己虽然远在赣州,却没少让人盯着京城这一户人家,便把话题岔开,问道:“难道当真要送进杜家做妾?我看杜兄不像是会同意的人。”

    季清菱叹道:“不是做妾,他们家原本不是还有一个哥哥?李家的意思是,让那一个再嫁的李姑娘嫁给杜姐夫的哥哥……”

    顾延章听得莫名其妙,道:“杜兄那个哥哥早已经没了,这要怎么嫁?”

    “兼祧……”季清菱叹一口气,道,“李家说,让杜姐夫兼祧两房,李姑娘生下来的小孩,便记在杜家叔父头上……”

    顾延章几乎是立刻摇头道:“杜兄不会同意的。”

    兼祧这种事情,一听就不是省心的,只要开了头,往后家宅便不会再有安宁之日。李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商户,虽然确实颇有资财,可杜檀之早不是多年前那一个需要靠着岳家来解决温饱问题的寒士了。

    京都府的推官,无论去到哪里,都是拿得出手的,他前途可期,只要脑子还是清醒的,便不会自毁长城。

    在顾延章看来,纵然杜檀之同柳沐禾之间才成亲一年,未必有自己同季清菱之间非彼此不可的感情,可哪怕是看在大柳先生的面子上,对方都不可能答应。

    季清菱道:“眼下还不知道杜姐夫晓不晓得,听说近些日子京都府内忙着救济流民,他忙得不可开交,今日陪着柳姐姐去进香,又回来柳家,都是好容易抽出来的时间,李家是走了杜家老祖母那边的路子,才说到柳姐姐面前来。”

    她抬头看了顾延章一眼,道:“杜家老祖母很是希望两个儿子都能有香火祭祀……”

    杜家叔父是早夭,并没有成亲,也没有后代,按着民间的说法,没有四时祭祀的话,到了地下,是要变成孤魂野鬼的。

    对于杜老太太来说,由长孙兼祧两房,以后次子香火有了人继承,年年有人烧纸钱,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不得不说,李家非常聪明。

    如果说如今的杜家谁说话最顶用,不是杜檀之,而是杜家老太太。

    她把杜檀之兄弟二人供养长大,辈分最大,情份最深,只要她发话了,哪怕杜檀之没有那个想法,却也不得不慎重考虑。

    而杜老太太也没有辜负李家的期待,她认定这件事情关键不在孙子身上,只要孙媳妇同意了,一切都好说,便把力气先往柳沐禾身上使了。

    柳沐禾才出小月子不多久,压根没想到会惹来这样一出,偏偏这话又不好同祖父母商量,毕竟因为她的婚事,家中着实操了不少的心,又因为答应了杜老太太,不好先去问杜檀之,只好把事情憋在心里,越想越是像吃了苍蝇一般地恶心。

    好容易今次遇上了季清菱,便只能同她倾诉一回了。

    季清菱听完,也觉得此事十分棘手,得到了柳沐禾的同意之后,便拿来同顾延章商量。

    她道:“虽然是些讨人厌的事情,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问五哥最好…“

    一旦知道了事情跟自己家中这一位没有关系,顾延章便半点也不慌了,他道:“让你柳姐姐直接同杜兄说了罢,这事瞒也瞒不住,只要同老人家把厉害关系讲清楚了,她自然就会知道好与不好……”

    又道:“我晓得你二人不同寻常交情,只是无论怎样,究竟他们才是夫妻,旁人再怎么着急,也帮不上忙,你能做的,也就是多陪陪她出去散散心,开导开导,解决问题还是得他们自己来。”

    两人在此处说着话,垂拱殿中,范尧臣却是一样地站在天子赵芮的面前说话。

    今夜乃是他轮值,赵芮心中挂着事情,便把人给召了过来问事。

    询问过交趾的情况,襄州地动之后,农桑如今怎样了,又问过四川的民变,江南西路的灾情,等到终于问完延州的军情,与回到各地的援兵,听得样样都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赵芮终于松了口气。

    国是说完,他面色稍缓,顺口问道:“听说顾延章已是应诏回京了,范卿,如今朝中有什么合适他的差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