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怀相
    季清菱见他脸色不好,还以为是跟自己一般,是在担心着柳沐禾,便道:“总归这几日就能过去探一探,有师娘照看着,柳姐姐应当是顺顺利利的才对,不会有什么事。”

    又笑道:“柳姐姐的小宝宝,该要叫我做什么?是不是叫姨姨?好似才没多久,我就长了老大的辈分,老了好多!”

    她已经满了十七,正是少女极为美好的一段年龄,性格里依旧带着几分俏皮,笑起来从嘴角笑到了眼角,眉毛弯弯,眼睛一眨一眨,仿若瞳孔里头装了灿亮星子,两颊的肌肤白中透着淡淡的粉色,让人看着心中发甜。

    顾延章不由自主地就跟着笑了起来,伸出手去,给她捋了捋鬓间的头发,一时觉得那一小撮鬓发是落在前头好看,一时又觉得放在后头也好看,把那一缕青丝前头后头地摆弄了半日,也不觉得厌烦,眼睛转也不转,只直直看着对面人的脸。

    季清菱被他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也觉得有些郝然,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头,小声问道:“是不是头发怎么了?”

    顾延章看着她这半懵的模样,除了笑,什么都不会了,只把手轻轻握住了面前人去摸头发的那一只右手,自己则是倾身挨了过去,贴着她的左脸,亲了一下,方才退回了原位,笑道:“你才多大,小小一个,还自称老,你这是嫌弃我老罢?”

    季清菱先特把脸偏了偏,给他亲得更方便,面上却是也跟着笑,等到顾延章站直了身体,她也挺直背,踮了点脚尖,犹嫌不够,还往上跳了两下,皱着鼻子道:“老倒是不老,就是太高了,我都够不着!”

    顾延章便拖过一张椅子,端端正正坐下了,仰头看着站得直直的季清菱,道:“还高不高的?”

    两个加起来还不到四十岁的人,在这里你拉一拉我的手,我摸一摸你的头,老不老,高不高地讨论了半日。

    正说着话,忽听外头有人敲门,却是秋月通了名。

    她推门走得进来,道:“外头大柳先生家里来了人,说是明日休沐,若是咱们府里头方便,便可明日过去。”

    季清菱点一点头,“嗯”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

    当夜自是在客栈里头歇了,一夜无话,次日一大早,季清菱唤了前日的中人来,同顾延章一齐去把封邱门的那一处房舍看了看,说定了价格,当时便把定金付了,约好时间去衙门过契纸。

    等那中人手里头拿了银票子,回到家中,犹有些不敢置信,同她家中那一位道:“封邱门那一处,居然叫我卖了出去!”

    她丈夫也有些吃惊,道:“卖了多少?”

    中人道:“卡着价钱卖的,想来姜家也不会再计较了。”

    又道:“一对年轻夫妇,昨日那夫人——瞧着只十来岁的模样——同我左近走了一圈,就看了一日,不到十处地方,今日拉着她那夫君来看,扫了一眼,问了几句,一说定了价钱,立时就把定金给掏了,简直爽利得不行,我都没反应过来。”

    她丈夫便道:“家里头长辈也不看着些,给了银钱给两个小的在乱花乱买,那样大一笔银子,买不得浚仪桥街,也能在角门子那一带有个三房两舍了。”

    他想了想,道:“下午你再去问清楚了,年纪轻轻便在京中置产,说不得家里头有什么背景,若是被老人知晓了,再来反悔,我们那边已经发了话去,人就来了,这边又不买,才是两边都不好做,届时口碑都要倒了。”

    那中人愣了一下,也反应过来,忙道:“我一会便去。”

    果然她当即收拾东西,去了那一处客栈。

    然则此时顾、季二人早不在里头,却是叫她扑了个空。

    这日正是休沐,因得了大柳先生回话,一订下了房舍,两人便直接转去了柳家。

    到得门口,连帖子都不用递,门客看了上前的松香一张大了两年的熟脸,已是笑道:“可是到了,府里头正等着呢!”说着忙把两扇门大开了,又叫旁边的人飞也似的进内院回禀。

    进了屋,夫妻二人先去拜见了柳老夫人,顾延章便自去书房,剩下季清菱留在屋中。

    两年未见,老夫人相貌倒是没有太大的改变,见了季清菱,头一句便是问道:“是不是赣州吃食不好,高倒是高了点,怎么养了两年,也没见怎么胖起来?”

    季清菱听得直发汗,想到头一夜五哥还说自己这两年终于有了些肉,一时竟怀疑这到底是真长了肉,还是对方忽悠自己的。

    她不自觉地摸了摸脸,方才有些心虚地道:“也不是不好,吃得也好,睡得也好,许是还在长个头罢。”

    这话说完,她又比了比身高,登时觉得自家脸皮有些厚,竟连“长个头”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柳老夫人却是不觉得,只点了点头,道:“个头要长,肉却是也要长,我方才听他们说,你们如今还住在客栈里头?”

    季清菱忙道:“已是赁了地方,收拾好便要搬过去。”

    两人一来一往说了一会话,季清菱半日不见柳沐禾,忍不住问道:“柳姐姐今日在不在家的,是不是在里头歇息?她近些日子好不好,我能不能去瞧瞧?”

    她一连发了好几个问,话刚落音,便见柳老夫人的面色微微一凝,过了好一会,才叹道:“正要同你说,一会人回来了,你看了也莫要惊奇,她那一胎,长到了六个月,偏是怀相不好,已经没了,今日是去上封寺进香,最多午间就能回来,你们两个惯来好,我也不用多交代了,等你忙完了这一阵,若是得空,多多陪她出去走一走,散一散,莫要天天在家里头。”

    季清菱听得大惊,再坐不住,忙问道:“怎么会突然没了?上回来信的时候,还说已是四个多月了,也没说有什么不好。”

    柳老夫人刚要说话,却听外头一阵脚步声,一个小丫头进得来,禀道:“七姑娘同姑爷回来了。”

    季清菱便顾不得再问,连忙先站起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