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孕事
    此时的封邱门附近,因为刚好卡在内城与外城之间,又不靠着宣德门、东华门、西大街等地,距离内城着实是远,是以卖不上大价钱。

    然而现下位置不好,并不代表以后位置也不好。

    她细回想了一下曾经看过的各类记载,好像其中提过一句,便是在庆元八年,也是僖宗亡故的同年,京城突发大火,封邱门附近商铺、民居付之一炬,其地正好当时有一个州北瓦子,是处“繁茂尤盛”,与潘楼街也“不遑多让”,因这一场火,宗室大户“损失惨重”。

    僖宗便是当今天子膝下唯一的子嗣了,这一位继位之后,在位约莫三十年。

    按着日子算,天子剩下的时日不会太多了,往后推,最多一二十年,房屋商铺的价钱总归是会慢慢涨上去的。

    想到这里,季清菱已是十分动心了。

    她面上不露声色,同那中人沿路看了几处房屋,当场便敲定了一处离内城近,方便顾延章上朝的地方赁下来,又给了定钱,两边签了契纸,讲定暂租三个月,按月付房钱。

    找好了暂住的地方,季清菱便留了松节上街去寻人来打扫房舍,又命人回客栈,慢慢把大件行李先行运过来,自己则是跟着中人去了封邱门。

    图纸上那房子说是在封邱门左近,其实是在封邱门与新封邱门之间,距离新封邱门更近,已是快靠近外城城门了。

    那中人见季清菱吩咐丫头数从封邱门过来要多少时辰,晓得瞒不过,索性闭了嘴。

    等到得地方,果然格局不错,门户开得大,里头三进的厢房,当中一处极大的天井,里头栽种些花草,因没人打理,生得野上了天,藤蔓攀得满地都是。再往后头,则是一个大园子,果然有老树,想来原本种了些名贵的花木,因为没有专门的门园子在此,已是死绝了,只有两墙月月红,红红白白黄黄粉粉,满地落英,正开得灿烂。

    又去看了屋子,建得倒是不错,只多年没人住,里头尘土积得足有三层厚了。

    季清菱便问那中人道:“原来的主人为何不赁出去?”

    中人笑道:“他家姓姜,在金陵城中是出了名的世家,老主人二十年前还是翰林学士,后来因事犯了忌讳,得罪了那一位。”

    她一面说,一面远远指了指黄色那一丛月月红,随手在桌子上写了一个“慈”字,才道:“他家搬回金陵之后,老翰林断断续续病了好些年,时好时坏的,好的时候甚事没有,坏的时候卧床不起,最后年前突然一场病,就没了,本还指望着能起复,打算回来住,听说是要进京教授皇子,谁晓得竟没有那个命。”

    中人把事情交代了,还不忘打补丁,道:“得罪那一位,是后来在外任官的时候,在京城这宅子里住的一二十年,可是事事顺利,并无半点毛病!”

    季清菱听了,也不是很在意,重新看了看地方,又问了价钱,因她自己不会说价,象征性地压了压价钱,便拿了图纸,说回去同家中夫君商议。

    除却这一处,她还拿了另几处的房舍的图纸,言语间是买不买无所谓的模样,那中人揣度她的心思,只以为这生意成不了了,连一直端着的笑都有些疲软下来了。

    这一处地方因为地方大,价钱还不算便宜,关键是偏,着实不太好卖,金陵那边给中人的银钱很是不少,她同当家的带了一二十拨人过来,倒是有看中的,一问价,都觉得鸡肋,最后一个都没有成。

    眼下这个,看着又是成不了的样子了。

    季清菱自然不晓得对方脑中的念头,她拿了几份图纸,回到客栈,对比了半日,等到晚间顾延章回来,才将几张早挑出来觉得不错的拿给他看。

    她又特别点了点封丘门那一处,先把从中人口中说的话简单复述了一遍,道:“看着地方倒是挺舒服的,我想着如今虽然封丘门着实是偏,可按着迁入京城的人丁,数目是一年比一年多,以后说不定外城会扩到哪一处——便是咱们住的这西大街,三十年前,不也一样偏僻得很吗?”

    又问道:“五哥今日去中书门下候旨,里头怎么说?我看明日休沐,若是有功夫,咱们一起去看一回,早些把房屋买了,也得了一事。”

    顾延章白日里头只递了文书,按着如今朝中的排到他觐见,至少也要五六日,是以并不着急,只每日去点个卯便行了。

    他虽然得诏升了官,没有陛见过,将手续全数完成,便不用上朝,是以倒是一时有些闲工夫,听得季清菱这般说,便笑道:“都听你的,若是那屋舍不错,咱们快些定下来,这一二天,便能抽出点功夫来去先生家拜访一回——我已是让人去送了信,正等着那一处回复,你不是总念叨着那一个柳姐姐?未必我下一任在京城,趁着如今离得近,便多多坐一坐,聊一聊,免得当真外放了,就少有机会。”

    季清菱便回道:“上回接到信,说是柳姐姐已是有了身孕,算算时日,估计再过一二月就该有小宝宝出生了,她那夫家听说是父亲早亡,母亲早已改嫁,并没有什么长辈在,如今正住回了先生家里头,我想着等咱们这边落定下来,先生那边甚时方便了,便要去看看。”

    她说到柳沐禾有孕,表情甚是可爱,皱着鼻子皱着眉,好似多苦恼的事情一般。

    顾延章忍不住柔声问道:“这是怎么了,有了小宝宝,难道不是好事?”

    季清菱也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觉,先是点了点头,再摇了摇头,道:“好是好事,只我看柳姐姐的信……”

    她说到此处,便住了嘴,并不打算把自己同密友间的私话拿来同顾延章说。

    顾延章满腔心思全放在家中这一个身上,根本不在意什么“柳姐姐”“柳妹妹”信中写了什么,却是想着,孕育子嗣,全是鬼门关前走一遭,若是清菱有了身孕,此时怀胎八月,又该是什么情况,想着想着,竟是头脸出了一层汗,有些不敢再多思量下去。

    十八,会不会还是太早?

    这一个念头才浮起来,他就不禁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嘴巴都发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