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房舍
    顾延章的应诏回京,并没有在朝堂间引起多大的波澜。

    虽然这一年多以来,他在赣州城中的种种功绩,已是足够证明其人不仅有才学,一样能实干,可一来官职不高,二来也无权柄,对于朝堂而言,只是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太子中允而已,并不能对局势起到半点作用,自然也就无人关心了。

    再回京城,原本在金梁桥街的住所已经被主人家重新租了出去,以顾延章的品级,还不到朝中赐宅的位置,而楼务司安排的房舍,地方着实狭小,已经不够这一府上下居住,是以一行人便先行住进了客栈之中。

    次日一早,顾延章自去中书门下缴文书,听候有司安排天子按次召见,而季清菱则是跟着中人去看房舍。

    季清菱因为从前家中熏陶,本身就对首饰玩意、古董器物价值并不甚放在心上,哪怕只是一根普通的木头、一方便宜的章石,也能或雕或磨,对上数日,颇为自得其乐。

    而顾延章出身豪富,少时对各色奢靡之物早见惯了,后来又经历延州被屠,逃难蓟县,可谓一时天上,一时地下,更知富贵如浮云,也不执着。

    两个主家不爱靡费,季清菱又有些眼光,不用跟顾延章商量,自己便能拿定主意或置田、或置产,所得出息不说太多,供一府上下嚼用尽够了。

    而除此之外,大晋养士甚重,对官员十分优待,哪怕是初任得官的顾延章,因一入仕便是京官,其本官是将作监丞,差遣是通判赣州,前者虚职,后者实差,每月俸银、绢、罗、锦,职田折银、另外加上职钱、添支等等,积攒下来,也是不小的一份收入。

    等他官品够了,便是身边的元随,也会有朝廷俸养的餐钱赠下来,更毋论按照月份下发的茶、酒、薪、炭、盐,按季节下发的冰、炭,常常有的米、面、羊、马,甚至连养的马匹驿料,也会有朝廷考虑到。

    每回得到朝中所发之物,季清菱便忍不住感慨,怨不得哪怕到了她那一时,官员们也总是念叨,说比起前朝,自己做的哪是官,明明就是当牛当马,还不给草吃。

    当然,无论是田产收息,还是顾延章的俸禄,在顾府的收入之中,这都是小头。

    府中近些年最大的一笔收入,就是去岁那两千余斤的白蜡虫。

    有了那一份银钱,只要不乱花,便是坐吃山空,顾、季二人这一辈子也衣食无忧了。 一流小站首发

    考虑到手中有现钱,产业有收息,还有赣州李劲夫妇看着的白蜡虫——那一处至少在三五年内,依旧能源源不断地带来庞大收入,过上几年,就算所得大幅减少,也照样能稳定得钱,季清菱便想要在京城置买房舍。

    眼下还不明显,京城的屋舍价格即便是高昂,靠着白蜡虫的收入,府中努力挤一挤,还是能勉强拿下的。

    季清菱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看过前朝野史,其中记载“京师之中,百官都无屋住,虽宰执亦赁屋。”——说话的人不过距今三四十年而已。

    先将房子买了,哪怕将来一二十年中一直在外做官,还能赁出去,多多少少也是一份补贴,京城之中有产业,将来回京,也不至于“望屋兴叹”。

    眼下的问题是,到底应当买在哪里。

    五哥家中在延州城的老屋之中,虽然依旧有着数额巨大的金银,并不少它州田契地契,可如今二人暂时还不好随意动用,只能由它先埋藏着了。

    单靠着两人现在的余钱,浚仪桥坊、曹门大街、马行街这些地方自然是暂时买不起,可蔡河、金梁桥街附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中人跟季清菱一同坐在马车里头,手中拿了七八张白描图,向她一一介绍起眼下正在售卖的房舍来。

    季清菱把图纸翻了翻,果然世上没有便宜可捡,只要是看得稍微好些的,价格都极高。

    她一处一处地细细琢磨,忽的翻到其中一张,上头的房舍占地甚大,足有三进,又有个不小的园子,又见下头写的地方,却是在封邱门附近。

    那中人见她拿着这一张不放,便笑道:“夫人瞧中了这一处?除了偏,倒是样样都好,地方也敞阔,屋子盖得也结实,原是金陵城中的一门大户置下,如今家中老爷子没了,几个兄弟在分家,因一个都不服气把这一处屋子分出去给其余人,便要往外卖了。”

    又把里头情况简单说了一回,才道:“如今那一处只有几个门子守着,若是夫人想看,此时可径直过去。”

    季清菱听她这般说,又看了一回图,方才道:“看着倒是不错,只着实有些远了,若是每日来回内城,怕是要耗费不少功夫。”

    那中人笑道:“若是不远,也不是这个价了。夫人您且想一想,这样方正的格局,这样的大小,若不是在封邱门,是在内城里头,那价翻上十倍,也未必能寻得到一处。”

    又吹嘘了半日,说那房舍朝向如何好,格局如何方正,里头的园子还种了多年的老树,无论养什么花草,都长势好,是个极旺人的地方。

    “说起这一家,当日在京城的时候,着实是声势不错,做什么都好,后来回了金陵,也没有出什么错,就慢慢没落下去了,如今竟是到了兄弟争产的地步,可见这一处房舍风水极好,旺住家。”

    她眯着眼睛笑呵呵地夸起了风水。

    既是做中人,自然知道有些话可以瞒着,有些话不能瞒着,可不能瞒着,要怎么解释,便是一门学问了。

    她主动把这一户人家的情况交代了,不仅要捡好听的说,还要把不好的地方帮着美言打扮一番,最要紧是让买家先入为主,免得将来向外打听,被人捅破了,认定此处风水不好。

    季清菱听着面前的中人在随口胡吹,也不打断她,只低头又看了一回图。

    格局的确很方正,大小也特别合适。

    就是位置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