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公
    稍稍修两分钟文,亲们暂时先别订

    +++

    车厢里沉默极了,没有一个人说话。

    等到见得后头的赣州城门关上了,季清菱才慢慢地将车帘放下,倚回了座位的靠背上。

    她此刻心中难过得很,不晓得是什么感觉,更是一句话都不想说,只闭上眼睛,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秋月坐在对面的小几子上,旁边挨着的则是秋爽。

    这个从来面上带笑,心憨又心大的小丫头,此刻连手帕都忘了用,正拿手背擦着眼泪,而秋月更是把头转到一边,只恨不得找个地方好好哭上一通。

    过了好一会儿,秋月才缓过神来,趁着眼下这一段路还算平坦,给季清菱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小声道:“姑娘润润嗓子……”

    季清菱接了过去,把茶盏捧在手中,并没有喝,只坐着发呆,脑子里头空荡荡的。

    她还没能从方才的情绪中脱出身来。

    小半个时辰之后,马车停了下来,不多时,从外边传进来一阵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是赣州城的州县大小官吏在半路给顾延章送行。

    那些应酬声,全不同于方才在州城之中百姓们的字字带血,撕心裂肺,是得体的,规矩的,并无出错的。

    听得那些个官场上惯用的话术,季清菱终于渐渐回过神来,心中却只觉得更是难过了。

    官吏们送了十里。

    这已经是极亲近的亲朋好友才会送的距离了,从礼数上,当真是半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可季清菱总认为,这压根比不上方才在州城之中,百姓们的一声哭。

    一整天的行路,从上到下,顾府中人都是郁郁的,连话都少说,歇脚的时候,也没人有心情好好吃饭。

    晚间到了驿站,众人各自歇息,盥洗过后,季清菱偎在顾延章的怀里,抱着他的手胳膊,觉得对方的身体少见的有些硬邦邦的。

    她也不说话,只拿右手去寻了被子里顾延章的手,与之十指相扣,轻轻拉了拉,又挨得近了,仰起头,亲了亲他的脸。

    顾延章的身子终于慢慢柔软下来,长长地舒了口气,也不说话,只把季清菱抱在怀里。

    两人静静地依偎着,直至半夜才次第睡去。

    次日一早,季清菱一醒来,就见得顾延章睁着眼睛,一副早醒了的模样。

    她有些心疼,也不晓得是在心疼对方睡不着,还是在心疼对方的难过,抑或是两者都有。

    “五哥。”她轻声唤道,“我已是问过了,田通判官声并不差,是个板正君子,应会做个好官。”

    顾延章把头点了点,只道:“我晓得的,只是依旧有些放不下。”

    这日依旧是早起赶路。

    因为出行时万千百姓相送之事,众人心中都有些提不起劲来,只一心行路,连话也少说。

    直至过了潭州、鼎州,快到襄州的时候,一群人才慢慢恢复到了往日里头正常的状态。

    季清菱心思细腻,很快便察觉出下头人的态度有了细微的变化。

    顾府的规矩从来都很严,这是她刚开始的时候就立下的,哪怕原本只有秋月一人,也一般的是有功则赏,有过则罚,赏得重,罚的时候也全按着规矩来。

    因为这,仆从们行事一惯都非常认真。

    可如今的丫头小厮们,却似乎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莫名地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精气神在,甚至在规矩没有作出要求的地方,他们也极自觉地自我约束,自己给自己立下了规矩。

    某日,她同秋月略略提了一句,却见对方脸上竟是红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有些腼腆地道:“咱们府上出去的,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了脸,总不能让人说,通判府的丫头小厮不晓事罢?”

    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众人对顾延章的称呼,也由“少爷”,转成了“官人”,跟着便是在私下里头,也不再称呼季清菱“姑娘”,而是叫起“夫人”来。

    季清菱看得暗暗纳罕,却也没有深究。

    她虽然,毕竟经历不多,自是不知道,世上有一种叫做“荣誉感”的东西,会让人自发地去维护。

    都说仓廪足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

    顾家的仆从们,衣食无忧,几乎个个识文断字,自然而然的就会在意起更高层级的东西来。

    顾延章在赣州的作为,季清菱平日里的行事,都让仆从们发自内心地希望自己能“更好”。而城门外头,赣州百姓这一场送别,则是加快了这个过程而已。

    一行人日行夜歇,大半月后,终于到了蔡州。

    顾延章乃是受诏入京,为公差,连带着家人仆从,全都能入住官府驿站。

    蔡州是上州,建了一处不小的官驿,这日抵达城外的时候天色虽然不早不晚,可因为半路有两辆马车的车轴都坏了,停下来修理了一番,耽搁了一阵功夫,此刻再要赶往下一个歇脚的地方,却也来不及了,顾延章便决定在此处暂歇一夜。

    松香拿了驿券,跟着驿卒前去登记,不多时,便有几人上前来帮着提行李并安排马匹。

    顾延章是八品朝官,虽然算不上高品,却已是数得上名字了,驿丞不敢怠慢,连忙给他安排了一间上房,又把下头的仆役们也一一安顿了,这才带头把众人往上边引。

    一面恭恭敬敬地道:“官人,下官这便去给安排晚食,待您收拾好了,直接下来即可。”

    所谓官府驿站,只要拿了驿券,便能吃喝行住,按着顾延章的官品,只能分得羊肉并酒食一两斤,松香便跟着那驿丞下了楼,另添银钱,请驿站里头将其余人的饮食一并准备了。

    等到行李收拾好,季清菱换了一身衣衫,便同顾延章一起下楼准备吃晚食。

    两人将将走到楼下,忽听得门口处一阵喧闹声。

    “滚你娘的!老子同他一样的官品,凭什么他就能有上房,我就要去挤下房?!你是哪里生出来的杂种!莫要狗眼看人低,老子才从阵前下来,正一肚子火要去找地方泄,惹恼了,拿刀砍了你!”

    进门没几步远的地方,一个军校打扮的人一把扯过前头的驿卒,正恶狠狠地瞪着对方,骂道。

    而就在他不远处,仅有十来步的距离,一个也是军校打扮的人,正冷笑着双手环抱在胸前,火上浇油地嗤笑道:“没本事得赏银,倒是有本事在这里耍威风,阵上多杀点蛮子,你此刻不就比我品级高了?也不用住什么下房,我这便依着规矩,把房舍让给你……偏是有些人,没本事就算了,还要在这里瞎吵吵……”

    两个军校,身边各自跟着四五个小校,前头拽着驿卒的那一个,身材中等,却是满脸的剽悍之色。

    后头这一个倒是看着挺高大的,长得也是人模人样,可说出来的话,叫人一听就忍不住皱眉。

    果然,那高大军校话还未落音,对面的四五个小校便立时变了脸色,也不用人分派,立时气势汹汹地奔了过来。

    这一边的兵士也不是吃素的,立刻挺着胸膛顶到前头去,叫嚣道:“来找打是不是?这是没吃够亏,又来倒贴脸了?!”

    两边一面对骂着,手上也不停,果然开始撸起袖子干起架来。

    此处驿站距离官道甚近,除了往来的官员,不少行脚商并过路客都在此歇息,眼下正是晚饭的时辰,正堂里坐了七八分满,见得这场面,已是有人开始快快扒了几口饭,又急急塞菜,打算赶紧走开。

    两拨赤佬要打架,看起来都不是好惹的,杀气腾腾,若是不小心被伤到了,无论是缺条胳膊,还是少条腿,都怕是哭到天上去,也不会有人理会的。

    早有驿卒见势不妙,去找了驿丞。

    驿丞来的时候,两边已是抽了旁边的凳子,就要打起来。他连忙冲上前去阻拦道:“诸位军校切莫冲动,这是驿站,打不得啊!”

    被一个兵士一脚踹翻在地。

    堂中坐着的客人们连饭都不敢吃了,一推碗筷,个个都恨不得长了四条腿,飞一般地往东奔西躲。

    两边兵士各抢了条凳,又抢过桌上剩下的碗碟,正要互相扔掷。

    顾延章站在楼上,见这场面是收拾不过来了,只转头对季清菱道:“你先回房,一会这一处好了,我再让人喊你出来。”

    季清菱点了点头,也不多言,忙退了回去。

    见她走得远了,顾延章才回过头,正要开口喝止,却听门外一人怒道:“谁在闹事?胆子肥了?!”

    两边正打得火起,个个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涨红,恨不得要把对面的人给吃了,此刻怕是天上劈下一道雷来,众人也不会让,又哪里会去理会说话的人,只当耳边风,任其去了。

    那人却是大步流星地跨了进来,冲到两拨人当中,一手一个,将两名带头的军校一手一个,强行拉得开了,这才转头对那中等身材的军校骂道:“你是蠢的吗?!平白被人吞了功就算了,又记吃不记打,你是有姓周的祖宗还是有姓陈的爷爷,若是你爹姓杨,我也就不管了!既是个劳苦命,就不要去同别人躺着也能吃白饭的比,被关起来也好,杀了也好,我是不管的!”

    那军校被骂得几次想要反驳,却是都住了嘴,只得红着眼睛喊一声,道:“军将!”

    又道:“他抢您的上房!”

    后头的小校们也个个眼泪含含的,全不复方才的凶悍,一副等着他做主的模样。

    那人没有理他,又转头冲着另一边的人道:“李军将眼见就要转京官的人,同我这些个不成器的手下置什么气,这是在仗势压人,还是想要人少欺负我们人多?”

    他这话是有缘故的,大晋驿站住宿有规定,“有后至高官,或口众者,让与佳处。”

    这话的意思是,只要是入住驿馆的官员,官位低的要让给官位高的,人少的要让给人多的。

    这才来的人是军将,那李军将也是军将,只是前者军将已是做了好几年了,后者却是今岁才把那身官服套在身上的,若是论起来,正该后者让前者。

    而从数量来看,前者加起来统共是七个人,后者加起来总共物个人,无论如何,也该是前者让后者。

    而现在后者抢了上房,怎么说,都说不过去道理。

    李军将见得这人出现的时候,面色已经难看了几分,此时被他这一番话数落,更是面色铁青,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过身,带着几个小校头也不回地走了。

    厅中满地狼藉。

    见那李军将走得远了,那后来的军将才转过头,对着中等身材的军校劈头盖脸一通骂,道:“你胆子够肥的!在驿站也敢闹事,这是不想活了吗?!被人一本奏章参上去,你这辈子就当个兵头罢!”

    那军校顿时把头偏到一边,倔着脸道:“参不参的,我这辈子也就是个兵头的命了!我祖上不姓周也不行陈,更别提什么姓杨的叔叔伯伯了!横竖不管立什么功,都是得不到好处的,没官升也就罢了,如今连赏银都没得拿,爱参不参,随便他们参去,有本事蛮子来了,让京城里头那些只会写折子的蠢货自己去打!”

    那军将一脚就把面前的军校踢得倒跪在了地上,骂道:“你翅膀当真是长硬了,这说的是什么话!”

    那军校梗着脖子道:“我倒是罢了,索性也就杀了那七八个,可军将您呢?立了多少功?我们没得功领,没得赏银,若是个个也没得好处,到底也说得过去,毕竟朝中统共也没给多少功劳,可您这边若是没得赏、没得升,偏那姓李的得升了,下头个个都有赏银,就是说破天去,我也不服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