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离别
    这章我稍微修一下,大家暂时别订3

    此时才过立夏,天气并不算特别热,即便是在正午的太阳底下晒上盏茶功夫,也只会让人感觉头顶有些微发灼而已。

    然而站在北门城墙头上的许继宗,却是觉得身上的衣衫实在太紧,勒着他的脖子,叫他连气都不好喘,还憋得后背上、额上都热起了一层的汗。

    虽说早已颁了旨意,可他却并不急着回京,毕竟身上还负着差事,除却要看要去赣县、会昌两地的白蜡虫,还要等着赣州城外流民安置得差不多了,才好去向圣上复命。

    今日本是打算要去城外的营地里头走一圈,看看换了新通判上任之后,能否维持流民营的正常运转,然而才走到半路,便见前头被围堵得死死的,自家的仪仗队,半点都走不动了。

    后宫里头这样多的黄门,许继宗能从中脱颖而出,在赵芮面前露出个头来,不单是会察言观色的缘故,也同他行事惯来小心谨慎脱不开关系。

    这一回,待得问清楚这乃是赣州百姓自发去送别顾延章之后,许继宗马上把要去驱散路人,好分开一条道,给自己出城的兵丁拦住了,掉头打马转去西门,由城外转到北门,亮明身份,上了城墙头上。

    居高临下,不论出了什么事,他都能第一时间看清楚,同时,便是出了什么事,也伤不到他。

    然而,才上城墙头,他就觉出不对来。

    人太多了!

    会不会生乱?

    低头往下看,只又望了一眼,那攒动的人头,密密层层,立时就让他的头皮重新发起麻来,身上也跟着泛起了一粒粒的鸡皮疙瘩。

    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

    论起人多,世间又有哪里比得过京城的上元之夜,其时比肩继踵、人山人海,人群里有人吐口口水在旁人头上,保管无论是谁,都找不到那缺德鬼是哪一个——别说找,想要转个头都难。

    论起气势,也绝无能同禁军大阅相提并论的场合。

    上万兵士列队集于校场,身着盔甲,手执兵刃,悍猛逼人,其势如山岳压城,齐声山呼时,直骇得人两股战战,几欲尿流。

    比起他从前见识过的热闹场景、恢弘场面,下头这一条蟠桃路,最多也就只能容纳一两万人,来的还都是些平民,穿着打扮五花八门,衣冠不整的也不在少数,有人甚至连头发都还乱糟糟的,连幞头都来不及戴,趿着鞋就跑出来了。

    简直是乱七八糟,不成体统。

    然而许继宗看着下头的场景,却是心中堵得慌。

    这样多的人,按着常理,应该会极为吵闹,然而下头虽有声音,却都是低低的,极为压抑,只偶尔传来几声小儿的哭叫。

    大好的晴天,日头正亮灿灿地当着空,阳光遍洒街道,可莫名的,街上只好似笼罩着一重化不开的愁云,将那晴朗的天,亮堂的光,全数给拦在了外头。

    他说不上来自己是个什么感觉。

    情绪是能传染的,见到上元佳节上众人喜气洋洋,眉开眼笑,个个欢欢喜喜的模样,他也跟着乐呵;见到禁军大阅时兵将们杀气腾腾,威武霸气,人人同袍而战的场面,他也跟着激动。

    而眼下,见到这漫街的百姓,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士农雇商,人人脸上带着焦虑、带着难过、带着失望,甚至有些老人早满脸是泪,站在前头,正一下又一下地抹着脸上的泪水,许继宗只觉得自己也跟着难受极了,好似要一起掉下两滴泪来。

    早晓得就不要来此处了!

    他心中恨恨地想。

    旁边的一个从人喃喃道:“这样多人,顾通判怕是走不掉了……”

    许继宗面色一凛,连忙召来一个兵士,吩咐道:“报我的名字,骑了快马,去张舍人府上,快将此地情形同他说一声,请他做好安排,莫要闹出乱子来!”

    今日乃是休沐,按着惯例,州衙之中只会有寥寥数人轮班,并不像平常那样,人人都各在其位上,等着调派。

    许继宗还记得前几日送行宴后,张待很快就发了痰咳之症,休假在家都有两天了。好似舍人府中那一个小祖宗,也跟着患了病,只有张瑚在家中照料。

    本来这回顾延章回京,张待应当要来相送,不是十里,也该送个五六里,才是同衙搭手之谊,然而因着病,他好似只是一大早派人给顾家送了些仪礼过去,并没有亲自来送行。

    张待身份高,一个通判,不送也不打紧,哪怕失了礼,只要理由稍微说得过去,也没人会去同他计较。

    可若是州城之中百姓为了留人,闹出事来,他作为一州之长,却是无论如何也脱不开这个责任。

    许继宗是宦官,不能也不必讨好朝臣,就算出了事,也与他无关,最多写份折子,将事情来龙去脉报给天子而已。

    可张待却不是普通的臣子,而是太后的伯父。

    他可以不理会田继祖的死活,却不能不管张待的好歹,若是当真起了踩踏,出了人命,他明明就在场,却没有派人去知会一声,将来被宫中那一位知道了,自己焉有命在!

    那兵士听得他说完,也晓得厉害,立时下了城墙,骑着马,朝舍人府飞奔而去。

    见人走得远了,许继宗才松了口气,回头一看蟠桃路上,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原本还算安分的人群,此时已经开始缓慢而焦急地动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往前挤,而远处有一行人,正分开道路,往城门处而来。

    虽然看不清脸,可许继宗却是猜想,这十有**就是顾延章带着家眷了。

    那一行人里头有人有马,还有车队,走得极慢,所过之处哭声渐起,不是震天的哭,而是低低哑哑的哭,许多人的哭声汇集在一处,传上了城墙,里头的压抑之意让许继宗恨不得把衣襟给撕开,好透上一口大气。

    莫名的,他心中沉甸甸的,转过头,对着一名守城的兵士问道:“这一位顾通判,在赣州就如此得人心么?”

    那兵士本也望着下头,眼眶都红了,听得他问,哽了哽才道:“多少人得过他的好处……自通判来了,便是我们守城的兵,月俸都涨了一半还多。”

    这等守城门的兵丁并不属于平戎、保安等军,而是州中自管,就地征发,每月的饷银也由州中自付。

    孟凌从前并不管事,都交给下头人去乱折腾,胥吏们、头领们从中渔利,并不在少数,兵丁们虽只能拿到一半,却也不敢随意说话。

    自顾延章来了,他整理州中事务时实在是看不惯,正好孟凌乐得做甩手掌柜,只把事情一扔,半点也不操心了。

    兵丁们名义上是归知州管,却人人知道,事情其实是通判在做,见得饷银一涨,数一数,正是原本少的数,哪里还不知道内情,自是个个将好处记在心里。

    听得那兵士这般说,许继宗心中也叹了一口气。

    顾延章整顿州衙的事迹,他上回过来的时候就听人提起过,回到京城,还当做趣事同天子学了一遍。

    然而直到此时他才真正察觉,这于他们而言,并不是多大的事情,对兵丁们来说,竟会有这般重要。

    什么叫做会做事,这便是了。

    州中并没有多出半文钱,可却让这些个兵丁人人俯首帖耳,感恩戴德。而胥吏们固然恼火,固然恨得牙痒痒,只是半点没奈何,还要巴着这一位“顾通判”不放,毕竟攀上了他大腿的,从此风生水起的,可是还有一个黄老二作为现成例子。

    那兵丁还在继续往下道:“谁没长眼睛?以往哪一年冬日里头不冻死二三百个,偏偏通判来了,再没听说冬天路边再有死人的。”

    “去看城西的安济坊、安乐庐,住着的那些个孤寡老人,少说也有上千,这一年里头有了施药局才能救得活命的,更是数都数不过来。”

    “通判活了这样多人的命,下头自不会是忘恩负义的……”

    “往年有灾民经过,总要闹出好事来,今岁这十来万人,竟是没听到什么犯事的信,全托顾通判的福,还把福寿渠给修了,前一阵下了那样一场雨,放在从前,水都要积得一尺深,如今半点事都没有……”

    “这渠修了这样久,大家只出了点银钱粮米,州中连服役的人都不用抽……”

    他说着说着,嗓子也有些发涩,卡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地道:“怎么就这样走了……旁的官,少说也要做三年,做得久的,四年也是有的……这样好的官,也不晓得被那一处走了狗屎运的地方给捡了去。”

    这兵丁年纪不大,性子也憨,又兼此时此状,人人都憋着一股劲,他索性也不避讳了,说起话来直愣愣的。

    许继宗原本也知道顾延章在此地做的各项事迹,可无论是见到文书上的奏报,还是听见旁人的介绍,都不如听到赣州百姓自己开口讲述来得让他动容。

    一时之间,他竟是有种感觉,仿若如果自己生在赣州,也不会想要叫这样一个官员走掉。

    从前听得人说,亲民官做得好了,离任的时候,自会有百姓送匾额、送万民伞,磕头送别,许继宗在宫中数十年,见惯马屁奉承,见惯虚情假意,只以为那些都是人编出来哄名声用的,直到如今才真正相信原来那些不全是假话,“父母官”三字,并不是骗人。

    他心中正在感慨,却是忽听得下头不知为何,安静得可怕,连忙探头看去——原是顾延章已经快到得城门之下。

    仿若被神仙施了法术一般,老人、妇孺、壮汉、孩童,都一言不发,拿极可怜的眼神望着城门处,有些实是忍不住,用手捂着嘴,无声地流着泪,连眼泪都来不及擦。

    城门下,顾延章也没有出声,更没有下马,只回转过身,对着来给他送别的万千百姓,躬了躬身。

    他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可人群里头已是再忍不住,爆发出一阵阵的哭声。

    正在此时,不知是谁忽然大声喊了一句,问道:“官人,您这便是再不要我们了吗?”

    声音里头带着哭腔,含含糊糊的,话音又悲又痛,听得人心口一抽一抽的,难受极了。

    街道之上,登时哭声一片,成人压抑的哭声,同小孩不懂事的哭叫混在一处,更显得杂乱无章。

    一人跟着喊道:“官人,如今福寿渠还未修完,辛辛苦苦做下的事情,竟是当真不再理会了吗?”

    “通判不在了,谁还会去管安乐庐,这是让我们这些没用的干净死了得了!”一个老头半截袖子、半个裤腿空荡荡的老头拄在拐杖上,泣不成声地哭道。

    “官人莫要走了!留在此处罢!”一人叫道。

    这一句话,立时引起了众人的认同,一齐应和道:“官人莫要走了!”

    叫声此起彼伏,比起来除了声势,更显哀伤。

    众人还在哭着,却听城门“嗡”地一声,慢慢打开,赣州城的官吏们带着衙役兵丁,从外头走了进来。

    原来他们本是在城外营地处等候着,准备相送,不想等了半日,也没有见得人车队出来,又因此处人群太多,担心生乱,城门已是关了,消息晚了许久才送出去,使得他们此刻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