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对比
    原来自许继宗到了赣州,不多久就颁了天子旨意,宣召顾延章入京。

    旨意一宣,顾、田二人,便开始按部就班地办理一应交接事项。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许继宗一身的宦官打扮,被张待带着在赣州城中晃来晃去,田绍祖又是这样一副生面孔,还有七八个幕僚仆从跟着,日日打州衙进进出出,又怎么可能瞒得住平日里头两家屠户佬骂街都能引来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的赣州百姓。

    很快,“顾通判就要赴京诣阙”的消息便传得开了。

    赣州虽然有些偏,不像京城一样,市井之间,人人都敢把天子的床头事嚼在嘴边做下酒菜,谁都有个在御药院当差,知道昨夜天子吃了什么药、熏了什么香才能龙精虎猛的远房表亲,可这一处却有一桩好——来往的商人很多,见多识广的人也不少。

    没费多少功夫,州城上下就个个都知道了“状元述职”是个什么意思,也知道了顾通判这一趟回京城,十有**是不会再回来了。

    而如今州衙里头那一个新来的,便是他的继任。

    凡事都要对比。

    赣州前一任通判乃是尸位素餐的唐奉贤,他泰半州务都交给下头胥吏打点,自己只想着捞钱,任官三年,留下来的东西当中,最显眼的便是城西的那一处赣楼。

    赣楼建在赣江边上,总共三层,远可眺望蜿蜒江水,近可俯瞰城中风光,断断续续建了两年才建完,不仅州城里头,便连附近乡县,都有人被征发徭役,过来服过役。

    这一处的作用只是供人赏玩而已,建好至今已经两年多了,除却那些个腐儒文士爱上去念几句半通不通的酸诗,外地人偶尔去游玩一番之外,赣州人并没有觉出什么好来。

    想要看赣江,赣楼旁边再走几步路,就有个唤作杨仙岭的小土坡,视野是一般的好,还不用花银钱——据说光是造这一个楼,两年间就花了近六万贯,怕不是用铜钱给堆出来的!

    而顾延章上任之后,不仅州学办得欣欣向荣,便是各县之中,乡学也开始卖力抓了起来,如今往各乡各县一走,竟也能在偏远乡学里头听到稀稀落落的声。

    除此之外,安济坊、施药局、安乐庐、漏泽园等等,更是一一重新整顿起来。

    大晋本就有“安济法”,要求凡户数达到千户以上的城寨,均瑶设立安济坊,以收治供境内有病卧无依之人。

    而施药局则是由官府出资,城内部分大医馆轮流出人坐堂问诊,配药只收药材的成本价,还会每月三次,向贫民开放义诊,并免费提供药物。

    这些都是朝中要求州府衙门必须做的事情,可因为其空耗钱财,对政绩又无太大添益,是以真正去落地的州衙并不是很多。

    同样的银钱,用来做其余之事,也许在岁考时便能在自家履历上增添一笔,而用来照了规矩办事,不仅落不到好,说不定哪一处做得不到位了,还要被州中百姓数落——还不如干脆别去管了。

    然而在顾延章不仅一一照办了,还办得十分到位。

    季清菱从前便写过好几份关于州县治理之法的文章,其中观点清晰,同顾延章脑中所想不谋而合,两人这数年里头常常讨论,早已有了一个现成的框架可以套用,他也曾经去信询问过大柳先生的意见,到得赣州,先行试点之后,如今已是推行开来。

    顾延章家中世代行商,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了解可谓极为透彻,他改了施药局的规矩,选定了部分常用药材,百姓来看病,一般的只用付近半的价钱,其余缺口由州中补上,并按坐馆大夫医治病人的数量,进行相关考核之后,由州中付给酬劳。

    有利可图之后,州中的医馆对施药局立刻由不得不应付的态度,转变为了争着来参与。

    除却施药局,其余许多事项,他也都有一套整顿改进的方法,这些方法也许刚开始是受了季清菱的启发,可后头完善,全是靠这些年里头自己慢慢补充,与上任之后结合实际,与官员、胥吏、百姓们一点点相处之后的认知。

    众多事情管起来不容易,耗费的钱财并不少,不仅要财力,还要人力。

    然而却是成效卓著。

    去岁冬日赣州这般冷,可辖内并无一人受冻受饥?而亡,更多的穷苦人家,得了病之后,终于也看得起大夫了。

    鳏、寡、孤、独有所依,有所靠并不只是一句话,除了完善的章法,还要人去卖力做事。

    他日日在外头跑,并不是白费的,就任以来,大的方面如同增田亩、抚民生、添财计,小的方面便似修桥建路、慰问百姓,几乎处处都有成果,更别说还有最大的一项德政——福寿渠在这里摆着了。

    都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知州、通判权力甚大,州官的能力好坏,与用心多寡,当真是影响甚著。

    有了这一番对比,又怎么让赣州百姓不对这一位通判感恩戴德。

    而站在张待面前这一个捂着右脸的老头,便是靠着施药局才捡回了一条命,他并无儿女,妻子也早没了,如今住在州中设立的安乐庐中,原本每日出去做点散工,如今领了差,帮着来福寿渠的工地上送饭。

    与其余赣州百姓不同,别人也许只是感慨一下,好官总是留都留不住,那等恶官却是赶都赶不走。

    可对于这老头而言,如果换了一个新通判,却是不晓得能不能继续有安乐庐住,得施药局用,本就惶惶不可终日了好一阵子,偏偏今日才到得壮丁们休息的营地旁,就听得里头极热烈地讨论。

    先是有人起头道:“我已是打听清楚了,那顾通判过几日要去京城述职,听说他这一回见了天子,就不会再回赣州当官了,还不晓得回去哪里,不若咱们也学旁人写个什么万民书,请朝中给他去吉州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