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斗殴
    那人只好去找户曹司。

    负责这一块的长官已是去了会昌县查今岁的田亩,等了两天,人回来了,终于把字给签了,李押司又不在衙中。

    一个账册批条,出了有十天,才真正拿到。

    等到得手上,自然又发现其中某某地方不甚清楚,一问,那吏员道:“那不在这一本账目之中,在某某账册上,好似乃是单列的……”

    要去借阅某某账册,好呢,不好意思,还得麻烦再出一张批条。

    幕僚们被打发得晕头转向,然则想要挑毛病,却又找不出问题来。

    都是照章办事嘛。

    若是照章办事,还要挨罚挨处,哪怕您是太后的伯父,不好意思,咱们大晋也是**度的!

    等到张待醒过神来,这才发现,明明已经过了两个多月,自己那数十个门客手下,居然还在衙门里头打着转,旁的事情没有做好,倒是把一应流程全给跑熟了!

    他这一厢正要好生抓紧一番,那一厢,已是有人来报,京城来了宣诏使臣,要去探视城外营地,并白蜡虫、福寿渠情况。

    福寿渠只是顺带,赵芮最关切的,还是白蜡虫,其次则是流民营。

    朝中如今穷,穷得六路发运司、三司使日日都将国库把得比老叟老妇的钱袋还要紧,他恨不得今日养了白蜡虫,明日那边就能出个几十万石的白蜡,再过两天,白蜡全变成了银钱,马上就能顶着用。

    而流民营也是头等大事。

    赣州城外营地的流民数量,到得后来,顾延章几乎是三日一报,朝中眼睁睁看着人数破了十万、十二万,最后巅峰时几乎到了十四万。

    京城虽然也抚着四十余万的流民,可毕竟两处能动用的资源同人力都不一样,京都府衙能轻易办到的,赣州这一个普通的上州,已是要倾尽全力,才能勉强应对。

    况且这一处只有一个才得官一年多的通判,与一个从前没有治过州县的皇亲,无论赵芮对顾延章有多少器重与欣赏,当日在殿中,又听许明、黄老二、许继宗等人说了多少话,他那一颗心始终还是有些半吊着。

    这里除却抚州等地的流民,可还有吉州人,那一处的民风向来彪悍,闹事也不只是一回两回了,如果赣州这里哪一处打点得不够到位,又激出事情来,就麻烦了。

    比起皇城司送回来的线报,顾延章、张待自己呈上去的折子,赵芮还是更想让自己身边的黄门去确认一遭。

    许继宗许都知凭着自家从前来过一回的优势,再一次抢到了这个露脸的机会。

    这一回他是同一位叫做田绍祖的国子监博士一起过来的。

    同数月前第一次到赣州时相比,许继宗已经十分熟稔,他跟着看过已经建了大半的福寿渠,再去记了一回白蜡虫的情况,最后才去的城外营地。

    等到将各项事务一一询问清楚,探视明白,回到州衙之后,他从身旁的小黄门手中托着的朱漆盘里取出了一卷圣旨。

    “顾延章听旨。”

    大堂之中,随着许继宗抑扬顿挫的声音,张待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转过头去,看着站在一旁的田绍祖,露出了近些日子以来难得的一个舒心笑容。

    而正听旨的顾延章,心中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终于来了。

    岁考之后,按着惯例,自己早该入京陛见,可也许是考虑到赣州的流民,想着仓促之间不宜换人,是以迟迟没有旨意下来。

    这一回许继宗应该是奉了圣意来此,他看过流民营,看过福寿渠,看过白蜡虫,这才放心颁了旨意。

    顾延章依礼接了旨,将圣旨递给吏员单独放置之后,便上前同田绍祖再次见了一回礼。

    看着这一位朝中安排的新上任赣州通判,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虽然在赣州才任了一年多的官,可他付出的精力实在是难以言述,说是呕心沥血也不为过,其中种种,难以忘怀。

    按着圣旨之中的意思,还特意派了新任来接手赣州通判的位子的行事,不用想,自己下一个差事,定然是不会再回来了。

    头一回任官,赣州辖下的县镇、村户,他几乎每一处都走过了,而城外的流民营,城内的福寿渠,更是每一处都透着他的心血。

    虽然知道这想法不合适,可他还是有一种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一夕之间,就被人抱走的感觉。

    ……

    在顾延章忙着同田绍祖交接的时候,张待带着许继宗每日在赣州城中巡视。

    他接手了福寿渠,也接受了白蜡虫,后者眼下还未生蜡,看不出功绩,只有福寿渠还能好好摆上一回,是以常常拉着人过来。

    许继宗也很给面子。

    在太后的伯父面前,他区区一个宦官,怎么能不卑躬屈膝,谄媚相待。

    这一日东边沟渠已经完全修建完毕,正在灌水试渠,张待特意把许继宗带了过来,想让他看一看这沟渠的效用。

    然而才走到壮丁们休息的营地边上,就听得里头一阵喧哗吵闹声。

    张待脸色登时就黑了下来,他对着前头带路的吏员道:“怎的回事?好端端的,为何如此吵闹?”

    那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躬身道:“从前并不会如此,想来是有什么缘故罢,小人这便去看一回。”

    说着匆匆上前,想把这一处的闹声给按下来。

    然则已是来不及了。

    有壮丁一面叫着,一面朝外头奔来,喊道:“快来人啊,里头打起来啦!”

    不用他喊,外头的人也看出打起来了。

    打架的还不止一个,而是许多个。

    吐唾沫的吐唾沫,拳打脚踢的拳打脚踢,打得全无章法,乍一看过去,竟是混战一般。

    张待简直是丢了大脸。

    随行的除了许继宗,还有江南西路的转运使,并附近州中过来的官员,都是被他请来看今日福字渠通渠的。

    如今通渠没看成,只让他们看到自己管治不力。

    幸而很快巡逻的兵丁就来了,将众人拉开之后,带头的人过来禀话。

    他的面色十分奇怪,吞吞吐吐地道:“都是一场误会,如今已是说开了……”

    张待怎么能接受这个解释,怒道:“将人带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鼻青脸肿的两拨人很快就被带了过来。

    各人自述来历,一帮是赣州城来送饮食的百姓,一帮是修沟渠的吉州人。

    张待简直莫名其妙。

    这样居然也能打起来?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捂着肿起来的右半边脸,上前回道:“实是误会,小民一时听岔了,以为是他们抢了我们的通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