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日出
    等到太阳一跃出了云层,山顶仿佛一瞬间便亮堂起来。

    顾延章把季清菱揽抱在怀里,两人相依相偎,执手十指相扣,往外眺望着。

    他站的地方视野开阔。

    此处天高景旷,于山崖之巅,阳光映着雾霭深林,岩石峭壁,仰望是云霞明灭,云团聚散,俯瞰有茂林古树,青藤野花。

    而更近的地方,甚至不用咫尺之距,就在怀中,心爱的人正专注地看着山中美景。

    三四月的清晨,阳光熹微,温暖而柔和地洒在怀中人的面庞上。

    眉是柳眉,睫毛翘得那样好看,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当真是昨夜天空中最亮的两颗星辰,都比不上的璀璨,而那秀挺的鼻子,丰润的嘴唇,都看得他从身到心都要醉了。

    顾延章从来觉得自己家中这一位极美,这在旁人看来只是清秀好看,全靠着十二分灵气把等次提高的长相,在他眼中,简直是无一处不得宜,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看上半日也还不够的。

    眼睛再亮一点,就要咄咄逼人了,眉色再浅一点,就是平平无奇,鼻子再挺一点,好像也过了三分,而嘴唇……生就这样的嘴唇,又在这样的时刻,若是不亲一口,实在是暴殄天物罢?

    这样想着,他情不自禁地就倾下身子,偏过头,就到季清菱的唇边,轻轻印上了一个吻。

    吻毕之后,他挨着那白里透着淡淡粉色的脸颊,同往常一般亲昵地擦吻了一回,才将人搂得更紧了些,满足地叹道:“清菱,我真欢喜。”

    季清菱被他抱得暖洋洋的,仰着头给他蜻蜓点水地吻了一回,虽是凌晨便起了来,却半点也不觉得疲惫,只小声回道:“我也极欢喜。”

    她从前体弱,连门都没出过几回,转到此身之后,虽然才来那时吃过一段苦,可却是得了健康的身体,如今虽不能说踏遍天南地北,与前世相比,却也算见识过四地不同风光,经历过世间各色美好与精彩。

    到得蓟县之后,她与顾延章朝夕相伴,对方当真撑起了一家之主的担子,对她百般呵护,极尽体贴。

    再到后来二人成了亲,不管那人多忙,又有多少事情,却从来都把自己捧在手心,放在心窝里。

    尘世之中,有这样一个人互相扶持着走下去,自己当是极幸运的罢?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季清菱竟是忆起了前世。

    从前的父母,从前的兄长们。

    我如今过得很好,你们知不知晓呢……

    你们又好不好?

    她心中一酸,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让自己努力把那复杂的情绪给压下了。

    过了片刻,季清菱轻轻脱开了后头的怀抱,向前走了一段路,双手合十,对着初升的太阳,拜了三拜。

    一谢天地。

    二谢前世的父母兄长。

    三谢此身原身,再谢此身父母。

    待得拜完,她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那一股情绪中脱出身来。

    转过身,顾延章正温柔地看着她。

    季清菱忽然就仿若被拨动了心中某一根弦一般,莫名的,微微一震。

    应是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惜取眼前人。

    她往回走了几步,越走脚步越是轻快,到了最后,行到跟前,被顾延章抱了一个满怀。

    她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对着这从最开始就陪着自己的人,郑重其事地承诺道:“五哥,我会一直对你好。”

    有一刹那,顾延章仿佛生出了幻觉一般,好似全身酥酥麻麻的,竟不知身在何处。

    他把人抱着,心软得比昨日那白兔子的毛还要服帖,低下头,贴吻着怀中人的额头,低声道:“我也只一直对你好。”

    两人在这晨光之中,互相挨着看了好半日的景。

    虽然日头渐高,可究竟只是三四月,此处面风,难免还是冷得厉害。

    一旁的小炭炉上煨着一小锅姜糖水,另有食盒里装着空碗盏。

    顾延章取了一个厚瓷杯,由锅中舀了小半杯热姜水出来,给季清菱捧着暖手,自己则是另盛了一碗,放得半烫不烫的,有一口没一口地同季清菱分喝了。

    两人在此处赏景喝姜茶,一应俗事皆是抛在脑后,只当天地间只有彼此,耳边是呼啸的风,远处是涌动的雾霭与流云,天空是淡蓝的颜色,林间有鸟鸣,还有似有似无的鸡叫,实在是让人从身到心,都放松下来。

    季清菱捧着瓷杯,听着鸟叫虫鸣,忽发奇想,感慨道:“可惜没有带琴上来,不然此处架一处琴台,五哥也来奏一曲百鸟朝林,不晓得会不会当真有鸟儿扑过来。”

    顾延章微微一笑,看着她,柔声回道:“旁的鸟儿我不知道,只眼前这一只,是再跑不脱了。”

    两人自谈情说爱,拿些毫无意义的话,说得彼此都有滋有味,而转过一大块山石,不远不近一处凹进去避风的地方,却另有两人分开三四尺,各坐在一块岩石上头。

    秋爽有些如坐针毡。

    她只觉得自己已经等了有一个时辰了,却迟迟没有见得动静,忍不住站起身来,伸着脖子往山下看一回。

    松节实是有些无可奈何,只道:“秋月姐同松香去吩咐早食了,去了才不到一刻钟,没那样快回来。”

    秋爽“噢”了一声,讪讪道:“去了这样久,怕是不止一刻钟罢?”

    松节没有回话。

    秋爽只得又坐回了石头上。

    她心中默默数着数,却是没数到五十,又再坐不住了,复又起来往山上了几步,钻出一个头,去看一看山顶。

    松节见她这屁股下头长了尖一般的样子,只得叹一口气,道:“你又去看什么?”

    秋爽理直气壮,回道:“我得瞧瞧姑娘同少爷那一处有没有什么事,若是有事,怕不要找我们上去伺候。”又皱着眉头道,“顶上那样冷,风又大,咱们躲在这里偷懒,放着他们在上头,会不会不太好?要不要我上去问一声?”

    说着当真就要往山上走的样子。

    松节连忙把她给拽了回来,道:“少爷吩咐咱们在下头等着,咱们听命就是了,你这一回自作主张跑上去,若是扰了两位主家,是去找秋月姐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