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来历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来历

    张瑚有些不自在。

    他没有想到在这僻静的高山之巅,竟会再一次遇见顾延章,更没有料到,季清菱也在此,还恰恰撞见了自己一行人。

    上回于家中遇见顾五之后,父子两略略商量了一下,却并没能讨论出一个解决方法来。

    ——毕竟对方的妻子救了自家弟弟,这一点是避不可避的。

    然而到得此时,虽然其人在地位上与自己仍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可身份上,却早不是曾经那一个可以随意摆弄的白身了。

    如何补偿?

    原本设想好的出路自然是不能再用。

    顾五已是一州通判,如假包换的正八品京官,下一回诣阙之后,凭着赣州城的诸多功劳,再往上爬上一步,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个时候,单纯的还银还礼,莫说对方定不会收,这边就是送都不好意思送出去——简直像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

    而若说给对方的仕途助一道力——阁门舍人之职虽然清要,可却没有什么得力的职权,这一个知州之位,更是连屁股都没有坐热,说不得,还要拿对方原本的那些个功劳来填。

    偏生在这样的大前提下,他与父亲还要去同顾五分权。

    父子二人寻不到解决之道,只能暂且将此事搁置在一边,装着傻,当做什么没有发生,以后得了机会再说。

    张待多年东蹭西捞,宦海浮沉,挨过不晓得多少弹劾与攻讦,脸皮甚厚,叫他一面道谢,一面问顾五要权,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可张瑚年纪轻,还兼着自负自矜,脸皮相较起来,自然是薄上许多,做不到自己父亲那一步。

    原本没有两相面对面,他还能纵着手底下人去跟对方打擂台,如今当真与人撞上了,他多少便生出几分不悦来。

    赣州这般大,能去的地方也不少,没事带着家累来爬东平山,这顾五,莫不是吃饱了撑的!

    他此刻见了顾延章同季清菱夫妻二人,又见得自家弟弟缠着对方不放,更是恨不得把那小孩扔去同野鸡白兔关在一处,最好这辈子也莫要出门了。

    张瑚面上一时青一时白,饶是他自傲反应敏捷,却也想不到该如何回应。

    旁边的几个老和尚却半点没有这个顾虑,听得张瑚称呼那一个领头的青年为“顾通判”,互相对视一眼,立时一个箭步往前而去,当前一人单手在前,对着顾延章行了一礼,口中念一声佛号,道:“贫僧乃是此地主持,不知官人莅临,实是多有怠慢之处!”

    又一迭声催人去叫知客过来。

    永昌寺不过百人的规模,全凭着斋饭同东平山的风光来吸引香火,主持自然不是什么佛法高深的大和尚,此时称呼起顾延章来,全是一派俗家行事,压根没有方外之人的超脱。

    他山间不知日月,只懂这一边来的是赣州知州的一双儿子,那一边来得却是通判本人。

    一个是二代,一个是官人,身份高下立判。

    张待来得还不久,山上并不晓得原来此人后头还有一重太后伯父的身份,可顾延章在赣州已经一年有余了,其人行事,在百姓口中便似一个传奇般,主持自然也是听过的。

    他正因寺中放跑了知州儿子的宠物而惶惶,不知该如何是好,瞧见顾延章了,又因对方名声甚好,想着哪怕这一位官人能帮着美言几句,也是好事。

    那方丈同顾延章又奉承了几句,见对方当真是一副素服外出,不欲旁人知晓身份的行事,当即改了口,问道:“正有一桩事情想要求问施主。”

    一面说,一面指着秋爽、松节二人手上的动物,道:“不知施主此行是从哪一处见到的这一兔一鸡,可有见得另外一只白犬,并一只狮猫?”

    原来自延州事毕,张璧那小孩自是跟着父兄回京城。

    他这一回回家,是满心要死赖在京城,再不愿意往外走的,又因从小顶顶会趋利避害,更知道他娘说话做不得数,争不赢他哥,索性跑去宫中寻了张太后,哭着闹着要“日日进宫陪着,在外头天天想大姐姐,想得一口饭都吃不下,夜间觉都睡不着了。”

    各色甜言蜜语不要钱一般往外说。

    他小小年纪,长着一张粉嫩嘟嘟的脸,哄人的话张口便来,连脑子都不用过,逗得张太后又是疼,又是爱的。

    然则这小屁孩千算万算,独独没算到自己这一年多在外,没有做娘的宠着,又没有张太后护着,更没有一众纨绔小儿围着无法无天,每日在府中跟着先生读书写字,还自家要了个师傅跟着习武,虽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实在要比在京城时要长进太多。

    张太后被这小娃撒泼撒娇,本有心要把他留下,偏帮张待谋了赣州知州一职之后,张瑚进宫同她说了一回理,又把这幼弟的前后变化拿出来一一比较了,执意要把人带去父亲任上。

    恰巧那一阵子宫中事情多,有人闹水疱,把赵芮好几个嫔妃都染上了,她担心小儿扛不住,要给染了病,便只得任凭张瑚带着人走了。

    临行前为了做安抚,她特意赐了几只动物,并一些个玩意,都是番邦朝贡的好东西,只当安慰这小孩子,又好说歹说,承诺下回定是不会叫他“出去外州吃苦”,这才了了此事。

    张璧得了东西,哭哭啼啼半日,知道是说什么都没用了,只得哭丧着一张小脸,跟着父兄来了赣州。

    他虽是被迫,却也晓得讨价还价,拼死拼活把那几样小动物带上了,原是一只广南西路进上的彩鸡、西域呈上的白兔、狮猫并白犬,总共四样动物。

    到了赣州,张待头一回当这真正要做事的亲民官,旁的不忙,想要忙着分权,跟长子四处探查情况,自然没空管小儿子。

    张璧一个人跟着几个先生,闷得不行,有事没事就撩兔子、彩鸡等物玩,照着自己的一日三顿去喂养,只把这几只动物喂得比起原本得的时候还要胖了一倍有余。

    百度直接搜索: &ot;&38405;&35835;&24742;&ot;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