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预防
    如今朝中两万两千余名文官,在朝廷制度不改的情况下,会有将近两万人一辈子都是选人,只有寥寥两三千能做京官。

    想要从选人转为从八品的京官,如果不是立下大功,磨勘一年跳两年,磨够五任,就要得到五名州、路一级的高官联名举荐,朝见天子,应对得宜之后,才能升转。

    而京官升至正八品之后,才能成朝官。

    这正八品的朝官与从八品京官,看上去只有一级的差别,可实际上,难度并不亚于士子得进士——甚至还要困难——前者只要读书作文,揣摩考官心意,只要脑子够聪明,哪怕不能得个一甲二甲,第五等的进士,却也勉强能够得上。

    可后者却是要与成千上万名经过精挑细选的“有官人”竞争,这其中不仅有与自己同科的,还有比自己早做官的。

    所谓朝官,也可理解为朝见之官,总数不过千余名而已。

    想要做朝官,首先要从亿兆百姓之中杀出,成为那两万人中的一员,再踩下旁人,做只有两三千名的京官,最后还要脱颖而出,做只有千人的朝官,其中艰难,可想而知。

    时人称做官有两回鲤鱼跳龙门,一回便是考中进士,另一回,则是京官升做朝官。

    多少人白发苍苍,只能在选海中做一个幕僚官,又有多少人,好容易熬资历成了京官,却又望着朝官兴叹。

    可顾延章却不一样。

    他状元及第,才得出身,便是从八品的京官,而任官仅仅一年,已是靠着白蜡之功,越过了官员们最为头疼的那一级,成了朝官。

    然而他除了白蜡之功,还有赣州城的暗渠,与城外的流民营。

    这两桩大功,已是足以送好几个选人转为京官,或是好几个京官转做朝官。

    可顾延章才将满二十而已。

    他的功劳已经太大,可他的年龄却是太轻。

    季清菱从不怀疑五哥的能力,正是源于对对方的才干的信任,她才会更担心。

    按着目前的态势,无论把五哥放到什么地方,他都能做出让人无法忽视的功绩,再做个几任官,功劳积累,哪怕是在三十岁之前为相为宰,入院入堂,也不是不可能的。

    一个三十岁的宰辅。

    想想都觉得可怕。

    此时这迹象还不明显,五哥只是一个才干卓绝,远超旁人的新官。可如果不自己主动压着,过上两三年,再立上几项大功,聪明人都会看明白。

    做天子的,每日都琢磨异论相搅,权衡朝堂,自然会看得更清楚。

    当今圣上身体一贯不好,也不算年轻了,旁的人不知道,季清菱自后世而来,却是晓得对方最多这一二年间便会病体加重,没有几年好活了。

    一个多病的天子,固然会早早为自己儿子打算辅佐的人选,可定然却并不会希望这个辅佐的人选,成为架空皇权的存在。

    如今两府之中,诸位宰辅,最年轻的也是五十上下,等到新皇登基,最多也就能辅佐十来年,便要致仕了,哪怕再权倾朝野,也躲不过岁月。

    这样的年龄,刚刚好,既能帮着小皇帝熟悉政事,等到他能独当一面之后,又不会成为掣肘。

    可等到新皇登基,五哥才多少岁?

    二十三?二十二?

    等到先皇亲政,五哥才多少岁?

    三十多?还是四十?

    大晋的皇帝一惯寿命不长,能活个四五十岁,已经是谢天谢地。

    这几乎是一辈子都被五哥压着管的势态。

    天子会如何想,将来要垂帘的张太后又会怎么想?

    如果把季清菱放在他们的位子上,肯定会把五哥架起来,不给他任何立功的机会,等到过上二三十年,新皇年岁渐长,再放出去作为辅佐。

    可季清菱并不是在他们的位子上。

    立场不同,态度便会不同。

    谁又愿意被天家搓圆搓扁?

    比起给天子按在昭文馆、集贤院里头修上一二十年的书,自然是外放做官更来得更自在,更有意思。

    听了季清菱这一句问话,顾延章初时只当对方杞人忧天。

    这才哪到哪呢?

    他笑了笑,低下头亲了亲小家伙的脸,道:“现下说这个,是不是还为时太早了?”

    顾延章不当回事,季清菱并不觉得奇怪。

    一个才赴任一年有余的新官,居然要考虑好好收着功绩,还不是为了害怕留下首尾受人攻讦,是因为预防天家压制,任谁听来,都会觉得这着实很有些太夸张了。

    她斟酌着,把内心的想法细细说了。

    顾延章听着听着,面色便渐渐凝重起来。

    “如果天子正当壮年,身强体壮,自然不虞这些考量。”季清菱小声道,“可看他的行事,性子又多疑,又爱搅来搅去,没事还要折腾出点事来——如今这杨平章同范大参两党之争,不就是他弄出来的?”

    她当着五哥,哪怕是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也不怕说出来,想了一会,又补了一句道:“我才不想五哥日日窝在那书阁之中修史编书,虽说也是极清要的差事,日后也一般能青史留名,可人各有志,哪怕这于旁人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对你而言,却实在是委屈极了。”

    她认认真真地帮着顾延章盘算,两条柳眉蹙得紧紧的,嘴巴也抿着,眼睛里尽是担忧,看得顾延章仿若整颗心都泡在了蜜水里,又仿佛整颗心都泡在了苦水里。

    旁的小妇人,最多也就操心操心家中事务,侍奉一下公婆,自家这一个跟着自己,不仅要操心家中庶务,还要帮着考量将来仕途。

    虽说清菱本身就是聪明的,看事情、待问题,一惯都要比普通人长远,也乐于做这些,并不觉得委屈,可他还是有些心疼。

    也没旁的可以做,只能竭尽全力,把她捧在手心疼而已。

    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做的。

    顾延章抱着季清菱,挨着她亲亲脸,又亲亲耳朵,柔声道:“我知道了,我自会斟酌着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