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顺利
    是以一到赣州,张待便开始马不停蹄地与孟凌交接,想要早些将州中政务接到手中,力求也能作出一番大事来。

    然而眼下账目、政事是交接完了,却好似没有交接过一般。

    这原任知州,在赣州仿佛就是一件摆设,什么事都不做,什么活都不干。

    自家把人叫来问话,他还屁颠屁颠地答什么“舍人尽可放心,这赣州城中,并无什么事情,每日都清闲得很,早间点了卯,就能直接回后衙了,周围倒是有几处好山好水,城东的镜水湖,夏日里头在湖上泛舟而游,又有莲叶荷花,美不胜收,南边有东平山,山上永昌寺外的梅花今时还开着,正可带着小公子去赏玩一番,那一处的素斋也做得极好,西边有……”

    数了一堆子吃喝玩乐的东西出来,还要加一句,“咱们宗室,出来当官的,又不是去做那苦力,赣州有顾通判在,尽可安心,必不会出什么乱子!”

    张待当即连一张好脸都懒得再摆出来,直接就点汤送客了。

    后来是召了衙门里头的积年的吏员来问,又把宗卷拿出来一一看了,叫手下外出打探了一番,才多少对赣州的事情有了个了解。

    张待心中早有了谱,也早做好了准备,知道以孟凌的能力,十有**并不会做什么事情,可谁成想,对方竟是庸碌成了这幅德行。

    而今赣州城中大小事务,早是尽在通判手中,满城百姓,皆是只认通判,而不知有知州。

    张待不是孟凌,自然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是以一旦弄得清楚了,连一日都不愿意等,即刻便吩咐人去将顾延章请过来,两人先行私下商议一番。

    他知道年轻人难免气盛,对方又才立了许多大功,从来在城里头说一不二,自己若是在衙门里头说要重新分工,将知州该有的权力给接回来,多半会闹得两边不愉快,索性先在家里谈一谈,劝一劝。

    反正自己占着理,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在上风,此时不过是给后辈一点面子而已。

    张待存了这样的心思,早做好了需要软硬兼施,才能慢慢收服对方的准备,谁晓得此时一开口,便听得一句——

    “早该如此了,按着朝中体例,州里许多事情本不是延章份内,越俎代庖,不过是因着孟知州身体不好,暂代其理事而已,既是舍人来了,我也能松一口气,早早交了出去,也能专心干好辖内事体。”

    听得这话,张待已是冲到嗓子眼的劝服话术,登时全数被逼回了腹中,一时之间,竟是卡巴了一下,才想出该回些什么。

    他干巴巴地赞了两句“深明大义”,“识大体”,“明事理”,才找回了脑子,试探性地提了把那暗渠同白蜡虫两桩事情接回来,并分割了几块州中的事务。

    顾延章竟是半点也不拒绝,反而爽快地答应了。

    张待看着对方气定神闲,仿佛真心没有一丝芥蒂的脸,只觉得自己如同在做梦。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究竟懂不懂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自家挑走的,可是接下来两年最容易出效果的白蜡与暗渠!

    这小子,是初任得官,不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还是当真这般淡泊名利,抑或是只是此时用来敷衍自己,等到一转身,回到衙门里头,便要琢磨什么法子来应对?

    张待满腹狐疑,倒是叫他后面好长一段功夫,都心不在焉的。

    顾延章同张待粗略谈了一个多时辰,等到重新分工的事情大概都理清了,才从从容容地告辞。

    他回到后衙,已是过了亥时。

    季清菱正同几个丫头在挑布料。

    顾延章一进门,瞧着一幅一幅的料子或搭在地上的箱子上,或摊在一旁的椅子上,不由得问道:“怎么才做春衫?还来不来得及的?”

    一面说,一面捡了捡桌上的料子,放在季清菱身上比划了一下。

    季清菱挑了半日的颜色,只觉得眼睛都要花了,忙抓着他道:“五哥,快帮着选一选,我要做几条百褶裙。”

    顾延章哪里选得出来,他只觉得幅幅都好,种种颜色套在自家这一个身上,都是极好看的,各有各的好看,其实不是衣衫衬人,而是人衬衣衫。

    他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又煞有其事地拿着布料做了许久的对比,才抬起头,望着对面的人道:“还是都做吧,你穿起来件件都好看。”

    季清菱把他手里头的布料扯了回来,小小的“哼”了一声,嗔道:“败家子!好容易得了点钱,迟早被你这般在我身上胡乱花完去!”

    顾延章听得忍不住笑,索性把椅子扯得近了,挨着季清菱,搂着她的腰,柔声道:“最多过上三四个月,我就要回京述职了,到时候十有**能升上一级半级的,等俸禄多了,我都不花,全花在你身上,左右我又用不了什么,咱们这回便把这颜色都做上一遍,好不好?”

    他的眼神又真又诚,热烈极了,看得季清菱有些坐不住,只把头转到一边去,小声道:“做那样多,又穿不了,明年长得高了,就不能穿了。”

    她说完这一句,才渐渐醒了过来,掉转过头,啐了他一口,道:“哪里就穷到要你全省出来了,你就唬我吧!”

    她说着说着,自己就禁不住笑了起来。

    顾延章看着她笑,把左边手臂张了张,做了个示意。

    季清菱抬头看了一眼,见几个丫头早退了出去,便抿着嘴,乖乖地窝进了他怀里。

    顾延章抱着她,把方才去张待府上的事情粗略交代了一遍。

    季清菱皱着眉毛想了一会,问道:“五哥,旁的倒无所谓,只你这般乍然放手,白蜡虫虽说有朝中来的农官盯着,究竟也要人去管,暗渠那一块更不用说,如果出了事,岂不是可惜?”

    顾延章笑道:“也不要紧,今岁白蜡虫养得少,正好看他练手,如果出了毛病,再接过来,不算难。”

    “至于城中暗渠,如今大体上已是成了样子,有孙霖盯着,下头又都是熟手,只要他不随意乱改规矩,应当不会出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