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复见
    季清菱当真是有些怕。

    两人虽然还未同房,可榻上亲密的程度,同普通的夫妻,也只差临门一脚而已,这一年多以来,她实在是太懂对方有多不要脸了。

    未同床的时候,她总觉得五哥自小习武是一桩好事,身体康健英武,几乎从不生病,无论脑子还是身体,都反应灵便。可同了床,她却只恨五哥武功底子实在是太扎实了,好似无论折腾多久,都不会累一般。

    平常都这样了,若是再来些什么助兴的东西,她找谁哭去?

    顾延章见她当真是有些害怕的模样,也不再去吓唬,只笑着抱着小家伙,轻声道:“改日带些回来给你瞧一瞧,我哪舍得在你身上用,自己疼都来不及。”

    季清菱听得他这样说,只仰起头,抿着嘴,也不知道说什么,直看着他笑。

    两人依偎了一回,季清菱便把今岁打算蓄养白蜡的山头数量同顾延章说了一遍,又道:“虽说有官人不能与民争利,可白蜡虫毕竟是新鲜东西,咱们若是出头做个表率,自然也更有说服力,上回五哥不是上折同天子说过?这也算是过了明路,应当没有关系罢?”

    顾延章点点头,道:“想要推行,不仅咱们要蓄养,还要同张舍人说一回,让他也带着养,陛下已是下了旨意,旁的便无所谓了。”

    白蜡虫蓄养一事,并不是简单的推行二字便能解决,虫种在蓄养过程中出现的各色问题,都需要有人去摸索总结。

    顾延章作为一州通判,要做带头作用,张待作为一州知州,也逃不过。

    当然,这种赚钱的买卖,也不会有人想逃。

    说到这个,顾延章低下头,笑道:“等到李劲的白蜡虫蓄养得成了气候,这一府之中,我便成了吃软饭的,每日只等着我家清菱挣了钱来养我。”

    季清菱忍着笑抿嘴道:“看你到时候还欺负我,我只把你扫地出门,让松香他们都不给你饭吃!”

    两人的话都又蠢又傻,说完之后,过了许久,才各自品出来,不由自主地都笑了起来。

    顾延章便道:“听说永昌寺的罗汉斋做得清爽,又还剩一小片晚梅没有残,趁着过几日休沐,咱们一起去赏梅罢?”

    季清菱听得有罗汉斋,也起了心,问道:“是东平山那个永昌寺吗?”

    顾延章见她掉了一根头发在肩膀上,先将那头发拿掉了,才回道:“是那个,听说他们那有个老和尚,做得一手好素斋,寺庙外头也有不少山茶山杏,还有一大片梅林,冬日里头我就想着要去,只那时实在是太忙,如今腾出手来,趁着还在赣州,多少也跟你四处逛逛,不然日日都在公厅干活,我这日子还有什么想头。”

    季清菱一想着罗汉斋,二想着晚梅,三想着两人一齐出去逛,实在也是极喜欢,便点头应道:“那我叫松香他们先递帖子上山定几桌席,到时候咱们自己吃一桌,给孙家、王家各送一桌?”

    正说着上山赏梅的事情,季清菱突然想起前一阵子听到的消息,便问道:“五哥,上回松节同我说,州中新上任的知州,乃是张待张舍人,是不是当日在延州的那一个?”

    她虽是问话,心中却是早知道这事有了**分,只是再同家中这位确认一回而已。

    果然,顾延章道:“是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今次上任,是带着家人过来的,上回你救下的那个小孩,好似也跟着来了。”

    季清菱“哦”了一声,想到当日张璧那副熊上天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

    “那他们有没有认出你来?”既是提起了这事,季清菱便顺嘴问道。

    她当日救人只是顺手而为,求一个心安而已,后来将人送得回去,便当此一桩因缘了了,没想从中得什么回报,谁知道两家却是这般有缘,兜兜转转,竟在赣州又遇上了,还做了搭手。

    顾延章摇了摇头,笑道:“当日我送那小家伙回家,却是没见到张舍人,只同他那大儿子,唤作张瑚的坐了坐,那人还说要帮我寻个出身,被我推了,又说叫我将来想通了去找他,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季清菱虽然只见过张瑚一两回,但是对对方印象颇深,听得顾延章这般说,登时把那人的表情跟语气都在脑中勾画了出来。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突然有人敲了敲门,恭声道:“少爷,知州府上来了人,说有要事,想要请您过去一趟。”

    简直是说曹操,曹操到。

    顾延章只得匆匆出了一趟门。

    一般情况下,外放知州、通判都是居住在后衙。

    可张待并不是寻常的官员。

    他前脚刚刚赴任,后脚便在赣州州衙不远的街道里头置下了一处三进的院落,一番打点之后,很快就低调地搬了进去。

    从州衙到张待的府邸,骑马约莫也就是不到一刻钟的路程,顾延章很快到了地方。

    松节才上前叩了两下门,大门便开了,确认了来人身份之后,一个门房进去通禀,另一个则是上前帮着牵马。

    没等多久,一个身着藏蓝色锦袍的青年便从院子里头了出来。

    对方二十上下,相貌不算特别出众,可行动之间,自有一股富贵公子的气派,他在门房的带领下走得近了,上前先行行了个礼,才笑道:“是顾通判罢,久仰大名,今日才得相见!”

    一面说着,一面抬起头,道:“我叫张瑚……”

    他一句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脸上的笑容一僵,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站直了身子。

    顾延章却是半点没有瞧见对方表情变化一般,客客气气地回了一礼,才道:“张公子,好久不见。”

    他举手投足之间,仪礼得当,便是监礼司的人过来,也挑不出半点毛病,面上更是挂着谦逊的微笑,让谁看来,都觉得如沐春风。

    可见了这笑容,张瑚却半点都不觉得心情舒畅。

    来赣州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已经足够他对传说中的那一位“状元通判”生出十分的好奇心。

    关于这一位通判官的传说实在是太多,并不需要刻意打听,只要叫人在街头的茶铺子里坐上一天,便能灌上满满两耳朵的事迹回来。

    从巧判奇案到兴建沟渠,从体察民情到安置流民,这一个叫做顾延章的州官,简直就要被赣州城里的百姓夸到天上去。

    张瑚出来之前,心中还带着三分的好奇,可等到见了人,这三分的好奇,便化作了三分的不舒服。

    居然是他。

    在延州城救了自家弟弟的女子的夫婿,自称顾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