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快钱
    且不说京城之中,新上任状元郎安置流民、兴修福寿渠并蓄养白蜡的一干举措,引发了朝中多少议论,赣州城内,顾延章却是并无半点所觉。

    城外的流民数量越来越多,按着昨日清点的数字,已经破了六万,幸而雨水一过,抚州多地便开始连绵不绝地下起雨来,虽然雨势不大,可却不曾断过,看这架势,今岁应当是不会再旱了。

    有了雨,蝗虫也软了势头,被水一泡,不至于死绝,但也被灭了大半。

    流民营中各色事项都已经上了轨道,众人各司其职,只要不出意外,便不会有什么差池;暗渠有孙霖带着一干人等盯着,在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理办法之后,也只是根据人力,按进度推进而已;而州中的寻常政务,经过了这一年多的熟悉,顾延章每日只用不多的一点时间,便能全数处理好。

    得官的第二年,他终于可以享受到一点属于官员的福利,过上几天清闲的日子。

    二月中的一个傍晚,在确认过城外营地并暗渠进度一切如常之后,顾延章按时下了衙。

    季清菱正在点着去岁府中的账目,见他回来了,抬起头,笑着喊了一声“五哥”,又把手里的账册翻到计了总和数字的那一页纸,递了过去,道:“去年卖白蜡赚的。”

    顾延章伸手接过,见季清菱那雀跃的小表情,忍不住复又抬起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笑道:“得了多少,竟是这般高兴?”

    “也没多少。”季清菱翘着嘴角道,“毕竟是头一年。”

    她口中说着没多少,面上那等着对面人来夸的期待的表情,却是怎么遮掩都遮掩不住。

    没多少,是要看同什么比较。

    若是跟顾家从前在延州的产业相比,自然是不值一提,可若是同两人此刻的身家来比,却实实在在是一笔极庞大的数目。

    作为这个朝代头一个尝试蓄养白蜡虫的人,当初李劲按照顾延章的吩咐,包下了两个山头,大半年后,共得白蜡两千余斤。

    与此时坊间售卖的蜜蜡比起来,白蜡更耐烧,发出的光更亮,烛焰更稳定,便连燃烧时的味道也浅得几乎闻不到。

    季清菱知道只要再过上一二年,赣州的白蜡多了,这东西就卖不上大价钱了,可在此时,这东西还是奇货可居的,不愿随便就这般按着普通的蜡烛价格卖了。

    毕竟捞快钱的机会就这一回。

    她想了想,把李妻找了过来,想叫对方将那白蜡收拾一番,与药材、香料一同浇造了,拿出去用能安眠、能宁神等等用途叫卖。

    李劲夫妻二人还没摸索出个所以然来,许明近水楼台,第一时间便知道了这事,他找上门来,拍着胸脯打包票把白蜡全数接手了,转去京城、金陵、杭州等京畿要州,将这东西一番收拾之后,浇造成各种不同的形状。

    许明做了许多年的大掌柜,最是知道怎样容易来钱,一出手,便不是季清菱这等要脸面的做法,直接添了特殊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作用的香料、药材进去,把白色的蜡烛吹嘘成能助兴的妙物——其时商铺售卖蜜蜡也自吹自擂有这番功效,却不如白蜡,颜色独特,一看就叫人觉得是更厉害的东西。

    他广有手腕,又有熟人,不过二三个月,添了药材香料,总共浇造出的近三千斤白蜡,便悄悄摆进了各大州的富商、大户、世家贵族房中,价格连连攀升,一蜡难求。

    普通的蜡烛一根三百文上下,可这有着特殊作用的白蜡,二两银子一根,不带还价的,许明还觉得卖得低了。

    许明这般行事,不敢给季清菱知晓,却更不敢瞒着顾延章。

    顾延章商贾出身,自然知道这等房中物在坊间有多好卖,从来都是闷声发大财的物什。

    大晋为官者不能行商,可有官人的亲朋好友,却是多有从商的,他最多自己不去从中渔利,去对许明指手画脚,倒当真管得有点宽了。

    然而做这东西的买卖,虽然得钱,名声却并不好听,为了避免将来被人得知了,跟自己扯上关系,顾延章便叫许明按二八来分账,自家只得小头,算是得个白蜡的成本钱。

    等到银钱全数回笼,去了本,两边一分润,季清菱的账上便多了一笔大财。

    她不晓得许明是用什么名头去卖的,还以为对方乃是按着自己的法子,正喜滋滋的。

    顾延章看在眼中,实在不舍得去打击她,更不愿意隐瞒,想了想,还是慢慢把事情说了。

    季清菱“啊”了一声,一时又有些脸红,犹豫了许久,还是不由自主地问道:“房中之物,当真就这样多人愿意花大价钱买吗?”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以前我家做买卖,卖这物什的铺子,向来是最来钱的那一块。”

    季清菱便叹了一口气的,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东西,只是名声不好听,大家都不太敢沾手这买卖……”

    说到这里,她偷偷瞄了一眼顾延章,小声问道:“五哥,那房中之物,究竟是个什么作用?药能助兴是靠效力,可都说器具能助兴,是怎么个助兴法?”

    顾延章见季清菱一脸的好奇,突然起了心思,凑过头,小声问道:“既是没见过,哪日带来给你瞧一瞧?或是叫人取一支那特制的蜡烛,咱们两也试一回?”

    季清菱吓得连连摇头。

    顾延章看着面前小家伙那张红得直到耳根子的脸,实是忍不住想要逗,便道:“我也没用过,你不敢试,不若我来试一试?”

    季清菱吓得连声音都变调了,连忙拦道:“不用!不用试了!!”

    顾延章又道:“只是助兴而已。”

    季清菱更是急得不行,拖着椅子过来,急急拉着顾延章的手,道:“咱们……咱们不用助兴了……再助一回,我早上哪里还起得来!”

    顾延章却是挨了过去,轻轻亲了亲她的耳垂,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多久都没让你起不来了,你还这样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