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划算
    朝中的弹劾不休,杨奎如今病得又重,其人党羽简直成了疯狗一般,日日盯着自己攀咬,没事还能捏造出点事来,这一回又当真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没有第一时间忆起赣州的折子——其实也不怪他的事,光看那一份两份的折子,谁又想得到,所谓的安抚流民,数目会有这样大呢?!

    越是想,范尧臣的头上越是汗涔涔的。

    黄昭亮复了相,好似认定他上几回不得回京,全是自家在后头捣的鬼,最近一直时不时给自己挖坑埋钉子,而杨党更是向来盯着自己,唯恐天下不乱,若是这一回的错,被他们揪着不放,恐怕当真要被逼得自请外出了……

    范尧臣脑子里头各色念头转来转去,连忙想着应对之道。

    而就他身旁不远的地方,许明的所奏告一段落,那一幅流民之图被取下去,换上了赣州城内暗渠图并赣州街道图,黄老二上前行一个礼,向天子解说起这一处水利来。

    请钦天监的老臣作图,由流民兴修,州民自愿筹银筹粮而建,青砖做拱为底,全长二十余里,小雨排水,大雨容蓄,这些个介绍才说出来,便引得赵芮再走近了一步,细细看起那图纸。

    黄老二的口才并不算好,只是堪堪能把事情说清楚而已,可修渠这般事情,并不需要他过多的解释,殿中的都是两府重臣,没有一个不了解水利之事,他只献上了图纸,众人听得几句,便已是心中有了数。

    赵芮立在屏风之前,看了又看,心情一扫两个月以来的焦躁与抑郁,简直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全身没有一个毛孔不舒坦。

    他脸上带着笑,一旦心放了下来,便开始有功夫惦记起其他的事情来——

    这两个赣州来的人,果然还是白身,好不晓事,这种时候,说完事,也该说说流民、百姓的反应罢?

    “福寿沟”需要讲解的部分并不多,很快,黄老二便躬一躬身,示意自己说完了。

    赵芮等了半日没等到想要听的话,他看一眼黄老二,情知这个人不机敏,便把目光投向了许明。

    许明何等的机变,几乎是转瞬之间,就领会到了天子的意思,他上前一步,躬身行礼道:“此番小人奉赣州知州、通判之命来京觐见,也是代抚州、吉州流民入京,答谢天恩!全靠天子圣明,免于赣州去岁赋税钱粮,才能叫两州之民有粮可食,有屋可住,州官领了天子之命,安抚流民,兴修沟渠,才叫州城外城百姓安居乐业,抚州、吉州流民,赣州百姓有二物呈与陛下,为陛下贺天宁之寿!”

    赵芮听到前面一半,已是喜笑颜开,听得后头,更是喜出望外,只问道:“百姓进呈之物何在?”

    许明忙道:“就在殿外!”

    “还不快取来!”赵芮催着一旁的小黄门道。

    许继宗已是抢先几步出去,不多时,便亲自捧着两样东西进来。

    一样是一只小小的木桶,还有一样,则是一卷文章。

    他将那木桶托在手上,呈在赵芮面前,道:“好叫陛下知晓,这是赣州城外营地之中小儿、妇人并老人共同箍造的木桶,其内盛有营中自种的花生并其余稻黍等物,寓意来年五谷丰登,并祝陛下顺心如意,我大晋国泰民安!”

    赵芮满脸都是笑,嘴巴都快合不拢了。

    许继宗忙又举起另一卷文章,道:“此乃赣州城内百姓呈上的万民书,请天子亲为城中沟渠赐名,以得龙气,保赣州再不受水患所扰!”

    赵芮亲自取了那一卷文章,展开一看,果然是一封祝寿书并请愿书,前者乃是赣州城中州学学子所写,提前贺天子寿,谢天子恩,文章文采不错,看得他连连点头。而后者却是当地老人所书,写得诚恳朴实,后头缀着密密麻麻,或丑或工整的签名,还有许多按上的手印,请天子为城中正在修建的沟渠赐名。

    他想了想,笑着转头对殿中众臣问道:“赣州城内百姓请朕为那暗渠取名,众卿可有什么好名字?”

    崇政殿议事,两府重臣并至,按理是不可能浪费时间在这等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头的,可如今天子正在兴头上,能爬到这个位子的,哪一个会是傻子,去拂了他的意呢?

    黄昭亮带头上前,道:“此乃赣州百姓欲沾真龙福分,还请陛下亲自赐名!”

    一时人人跟着道:“请陛下亲自赐名!”

    赵芮想了想,道:“方才听得说城内沟渠,分为西沟与东沟,西沟形似‘福’字,东沟形似‘寿’字,城中百姓已是惯叫其做‘福寿沟’,朕也不违了百姓的意,便跟着赐名‘福寿渠’二字罢!”

    天子赐名,别说叫“福寿”了,就是叫“福薄”,也不会有人去反驳,自然是人人称赞,个个口称得宜。

    赵芮一刻都不愿意等,当即便令黄门磨墨备纸,提笔沾墨,挥笔提了名,着人立时送去赣州不提。

    许继宗看着天子这一番迫不及待的举止,心中简直是再服气不过了。

    这顾通判,当真是拍的一手好马屁啊!

    这一个“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的木桶呈上来,一个天子赐名求下去,三五年间,是半点都不用再担心朝中不会拨银了。先不说为了流民,为了百姓,这些到底离得远,到了明年,流民一走,十有**,赣州城内的沟渠便不会再有人理会,可一旦天子赐了名,便是政事堂也会掂量几分,为了陛下的脸面,多少也得给点银子。

    这算是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吗?

    许继宗心中算了算,忍不住偷偷瞟一眼此时还满脸是笑的天子。

    这个马屁,不,这笔买卖也太划算了!

    一个装了些粗粮的桶、一张纸,拢共才值几个钱?偏叫陛下高兴成这幅德行!

    知道吉州、抚州的灾民有了下落,又得了妥善安置,赵芮已是不似从前的着急,他心中乐了半日,实在是无心处理政事,一心想着把许继宗并这两个自赣州而来的差人抓着细问。

    黄昭亮看在眼中,算一算今日并无什么要事,便知机地带着众臣请退。

    好容易等到诸人出了殿,赵芮正要对许继宗问话,却听得仪门官一声通禀,原是去政事堂取折子的郑莱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