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献图
    许明、黄老二并无诏令,如今还候在宫外,赵芮听说赣州来了人,连忙命一小黄门去宣其入宫。

    许继宗跪在地上,将自己在赣州的见闻一一说来。

    他不需要华言矫饰,只要将营地之中的各项设置详细解说一遍,便足以让天子知道自己这一趟差跑得是多么用心。

    经历了刚刚那一阵窒息般的安静,听得许继宗这一番述说,殿中的重臣们也终于开始有了反应。

    黄昭亮待得许继宗的话暂停于一个段落,皱着眉头打断道:“依你所言,赣州以一州之力,安抚流民四万余人,距今已是数月有余,赣州常平仓中,竟有如此之多粮米?”

    他口气中带着几分狐疑。

    不是怀疑这宦官胡诌,毕竟这些个举措,便是想胡诌,寻常人也编造不出来。

    只是他实在是有些不敢置信,赣州的州官居然能有这般的治政之才。

    黄昭亮才回朝没多久,诸事繁杂,还未来得及把州县官员的履历全数细细研究一遍,然而他却知道,赣州那一个清静之地,向来不是什么好去处。

    犹记得赣州的知州,好似是行三的济王大舅子,一个姓孟的庸人。

    至于通判的姓名,黄昭亮没有关心。

    赣州这些个地方,平日里头连折子都少上,州官岁考,一页纸都写不满,如今大晋内忧外患,首相常年告病,他作为次相,多的是大事要事,哪里会抽空去关注这些。

    不过以常理推之,去到那一处,也不会是什么有才之人。

    安抚数万流民,乍一听起来有些骇人,其实当真遇到了能臣,也不是什么大事。

    黄昭亮自己从前也曾抚过三十万灾民,自信是有发言权的。

    如果这宦官所述属实,赣州确实做得好,营地之中,衣食住行,几乎样样都为流民考虑到了,哪怕是便溺这样的细节之处,也做得十分周全,由这来说,他是极认可的。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粮米之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赣州一个普通的上州,按其常平仓的建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安抚数目如此庞大的流民数月之久,哪怕灾民是次渐变多,一旦人数攀升到了以万计,无论是秩序的管控,还是营地的运转,都是一桩极为困难的事情,其中钱粮的消耗,更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正因为黄昭亮自己曾经做过,是以他才知道到底有多难。

    许继宗还未回话,站在一旁的范尧臣便帮着答道:“赣州曾经上折,请缓缴去岁粮税,以备抚慰过路流民,以免灾情蔓延,流民途径转往建州、漳州之时,无粮可济。”

    赣州素有江南西路粮仓之称,一岁之粮,硬着头皮撑一撑,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撑到现在。

    黄昭亮心中算了算,便把这一桩事撇开来,却是皱着眉头,又问道:“数万灾民,赣州如何管控?”

    眼见黄昭亮一个接一个问题地抛出来,赵芮也没有阻拦。

    这些也是他想要知晓的。

    许继宗却是渐渐应对得有些吃力起来。

    他在赣州待了三天,是三天,不是三个月,虽然号称从头到尾都跟着走了一遍,也对营地的运作、州中的情况有了基本的了解,可一旦对上黄昭亮这个级别的人物,却不禁有些露怯。

    对方问得细、问到了点子上,许继宗许多时候,要想上很久,才能慢慢答上来,还不能答全。

    他一时有些着急。

    自己是来求功的,不是来丢脸的。

    幸而过了这许久,许明并黄老二已是到得殿外,一经通传之后,两人并排着走进殿来。

    第一回面见天子,无论是许明,还是黄老二,两人都有些胆怯,行过礼之后,各自自行介绍一番之后,均是拘谨地立在阶下,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赵芮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见人来了,也不再等,立时问道:“哪一个是协管赣州城外营地之人?”

    许明躬身道:“正是小人。”

    “哪一个是协管赣州城内一应安防事宜?”

    黄老二哑着嗓子道:“正是小人。”

    他二人都无官身,一个是白身,一个是吏职,此刻被当今天子,两府十余个重臣围着,又是在这肃穆的宫殿之中,不约而同的,脚都有些发起软来。

    赵芮便和声道:“赣州四万余名流民,壮丁六千余人,听得人言,壮丁修渠,其余人等各有杂事,州中井然有序,你等且一一说来,其中是如何行事。”

    许明只深深吸了口气,道:“小人奉州中通判之命,携了一图入京,其中乃是赣州城中营地布置,流民生活,此时正在殿外,请取之一观。”

    黄老二也忙道:“小人也奉顾通判之命,携了二图入京,一为州中暗渠之图,名唤‘福寿渠’,一为州中街道之图,现下也正在殿外,请圣上取之一观。”

    赵芮转头看了一眼郑莱,对方立刻带着两个小黄门走了出去,不多时,便抱着三分大大的画卷回到殿中。

    很快,一个屏风被挪了过来,立在大殿中前方,距离赵芮不到十多步远的地方。

    一幅大大的画卷在屏风上展开,两名小黄门各自扶着一边,以免这一张图掉下来。

    许明躬一躬身,指着那画卷道:“这边是赣州城外的营地之图。”

    赵芮开始还是站起身,后来索性走了下来,凑近那一张画卷,细细看了起来。

    许明一项一项地给当今天子解释,他初时还有些惶恐,然而有这一张图的提点,又全是自己平日里头在做的事情,不需太久,便开始有条有理起来。

    流民的住宿如何安置,夜间如何保暖,得了伤病如何医治,营地之中多少人分派一口水井,饮水、饮食与便溺之所如何隔开,防火如何设置,兵丁、保长如何确保营中安稳,妇孺、老幼寻常的安排,壮丁每日的工时设置,出入登记的制度,林林种种,已经是细致到了琐碎的程度。

    赵芮一面听,一面只觉得头也不抽了,牙龈也不疼了,便是眼睛里头的火,也仿佛一瞬间就消了下去,便似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般,眨眼之间,全身的不舒服,都被驱得散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