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请报
    赵芮话一出口,又是一副明显动了真火的样子,殿中终于稍微安静了一些。

    他刚刚松了口气,便要令朝臣无事退朝。

    然而天子的话,未必能人人都解读其中真意,抑或是知道了,却又不愿意听而从之。

    郑时修只听得自己身旁一人大声道:“臣有本奏!”

    “参知政事范尧臣,知情不报,隐瞒圣听,致使抚州、吉州数州灾民遍野,无处可去,堵塞于道,惶惶无依……”

    便如同方才郑霖弹劾杨奎一般,此时,监察御史弹劾起了范尧臣。

    赵芮只恨不得把这群人的舌头都给拔了。

    长着脑子,净不干正事!长着舌头,全不说人话!

    平日里头两派党争,平日里头御史、台谏官弹劾宰执那也就罢了,也不看这是什么时候!

    如今两府中的重臣,孙相公年老力衰,杨奎也告病不朝,黄昭亮初回朝中,正是青黄不接,他当真无意要办范尧臣,更是暂且无心去追究杨奎从前在延州的事情。

    把范尧臣贬黜出京了,南边的蝗旱之灾便会好起来吗?灾民便有人抚济了吗?

    并不会!

    不仅不会,范尧臣再如何,也是个能臣,其人治政之才无可指摘,当真把他遣走了,再去哪里挑一个人来顶替这个参知政事的位置?

    范尧臣在任之时,好歹还会想法子去安抚灾民,毕竟自家惹出的烂摊子,无论如何,他都会想方设法去收拾起来。

    可要是换了一个人上台,想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责任往前头推。

    有了现成的人选背黑锅,有了现成的人选做衬托,前任越烂,越显出自己的好,灾民死活,哪里还有人管?

    赵芮在位数十年,这些个重臣的心思,可谓是看得清清楚楚。

    个个攻讦政敌不遗余力,当真出了事,口头说为了苍生百姓,可只要能把对方扳倒下台,什么社稷,什么百姓,全是置于一旁的。

    随着阶下言官一个接着一个地站出班来,就在赵芮快要受不了的时候,立在前列的范尧臣终于实在是再无法保持缄默,他忍不住发声道:“建州、漳州、宁波等处情况,犹未可知,不可轻言决断。”

    范尧臣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便似捅了蚂蜂窝一般。

    “敢问范参政,抚州、吉州两地,除却留于州中之民,尚有数万灾民,北边蝗旱更重,并无抚恤之能,一路往南,除却建州、漳州、宁波等地,还有哪一个州城能一力安置下这许多人?!”

    “范参政其时身居相位,说建州等处情况犹未可知,岂不是尸位素餐?!”

    “若说抚、吉二州谎报灾情,政事堂不核而信,也是范参政玩忽职守!”

    “敢问范参政,既是不可决断,那数万流民究竟何在!?想到万千黎民衣衫褴褛、啃草挖木,易子相食,你岂能安坐于朝?!”

    范尧臣听得牙齿都要恨得痒痒了。

    他也想知道!

    他比谁都想知道!

    可他范尧臣又不是千里眼、顺风耳,千里之外的情况,一般要从外任州官的奏章中才能得知!

    天子好歹还有皇城司,还有走马承受可以通风报信,如今连天子都不知道情况如何,他一个朝臣,又该如何得知?

    这一场五日常朝之上,范尧臣被骂得狗血淋头,杨奎也被泼了一身污水,闹得最后,几乎是赵芮强行喝止了,才勉强把局面压制下来。

    明明是礼节性的朝会,足足闹到了子时一刻才结束。

    赵芮拂袖回了崇政殿,灌了饱饱大半壶水,才把心中的怒气压下。

    “朱保石呢!去宣他进来!”

    趁着两府官员还未跟着进殿,他喝道。

    朱保石很快滚了进来。

    “建州、漳州等处还未有信回来吗?!这几处离得远就算了,抚、吉二州离得近,为何也还未有消息传回来?!”

    不需要殿上反反复复提醒,他也知道灾民数万,饿殍遍野。

    吉州惯来民风凶悍,他一直便担心若是有一个不好,那一处要闹出民乱来。

    如今大晋已是禁不住半点折腾了。

    方才在殿中他压着朝臣,可心中又怎么可能没有恼火。

    究竟是谁在骗人?究竟那等流民跑到哪里去了?!

    那可是数万人,来京城,都能把金水池给填平了,哪怕是全死了,也该有尸首留下来!

    按如今知道的,建州、漳州、宁波、绍兴等处一共加起来,顶着嗓子眼算,最多也就一万出头的人,其他灾民跑到哪里去了?

    赵芮牙龈仿佛已是肿了起来,眼睛里头冒着热火气,心跳得砰砰的,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

    朱保石跪在地上,实在是不敢说话,然而他壮了半日胆子,还是只得道:“几处地方走的都是急脚替,想来多则两三日,便能有消息回来了。”

    他见赵芮面色难看,急忙道:“陛下,如今建州等处暂未有信回来,不若翻一翻从前诸州进呈的折子,抚州、吉州西边挨得近的有潭州、洪州、鼎州,还有赣州,虽然远一些,可却是在南边,乃是去建州的必经之地,流民打这几处过,人这般多,无论是要钱,还是要粮,无论怎的,也会在折子里头提上一二句罢?说不得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赵芮闭着眼睛回了回神,转头对身后的人道:“郑莱。”

    郑莱应声上前。

    “去问一问政事堂,抚州、吉州左近的州县,近一二月间有无什么要事奏上。”

    各州进呈的折子,都是由政事堂先行审办之后,再转入崇政殿。

    最近灾情、乱事太多,难免重要的事情先办,不重要的事情后办,又因朝中吵成一团,赵芮根本无心去理会那等无事州县的奏章,经得郑莱这般提醒,他才慢慢想起来,好似当真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赣州、鼎州等处的折子了。

    郑莱领命而去。

    朱保石跪在地上,半晌不敢动。

    赵芮却是早已忘了面前还跪了一个人,心中还想着朝中这两党该如何权衡,外头仪门官已是走了进来。

    “陛下,诸位官人已是到了殿外,可否宣见?”

    朝会之后,两府重臣崇政殿议事,乃是惯例。

    赵芮几乎马上就道:“宣。”

    他话刚落音,另一个仪门官却也匆匆走了进来,跪在地上,道:“陛下,去往赣州的许都知回来了,说是有流民之情,待要请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