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反扑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啊?”

    郑时修手中持着笏板,站在队列的后端,一只将要踏出去的脚,悬空了半日,也没找到机会往外伸。

    就在他的右前方,才从延州回朝诣阙的通判郑霖,正站在大殿当中,声音响得几乎要冲上殿梁。

    “杨奎在延州数载,大奸似忠,祸国殃民,专权自任,一州上下,士夫沸腾,黎马骚动,敢怒而不敢言!” 一流小站首发

    “其人纵兵掳掠,倒行逆施,不仁不义,贪污受贿,以权谋私!其麾下保安、平戎二军,以杨奎马首是瞻,只知有杨奎,而不知有天子!其部陈灏、周青等人,与杨奎沆瀣一气,无异鹰犬!”

    对着天子,对着满朝文武,郑霖一手持着奏章,却是几乎不用看文字,便滔滔不绝地骂道。

    他列数了杨奎的二十余条罪状,弹劾其在延州插手茶、马、布市,擅动矿山,收受贿赂,把朝中军将当做私兵。

    “……其人好大喜功,贪功冒进,厢军援军死伤大半,民伕百姓怨声载道,而未能尽胜北蛮,而今我朝退而蛮兵主力尚存,尚未知其后何时范境,全系杨奎一人妄为而致!”

    郑霖一面骂着,头上的青筋绽起,眼睛通红,一副半疯狂的模样。

    他已经当庭怒斥了半日。

    郑时修听得没头没脑,不由得转过头,与一旁的御史台同僚对视一眼,两人都是莫名其妙的表情。

    ——“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延州的通判郑霖,是要想入御史台了吗?”

    御史台的执掌乃是“纠察官邪,肃正纲纪”。

    杨奎在延州数年,郑霖早不上折弹劾,晚不上折弹劾,偏在此时,待得北蛮战事一毕,杨奎告病不朝,突然借着回京之时,当殿发狂,数出了其人在延州的二十余条大罪,攀咬得比御史台还要凶横。

    郑时修实在是有些看不懂了。

    “杨奎其罪当诛!”

    郑霖的声音又尖又利地回荡在文德殿中。

    大晋每日的常朝,天子多不出朝,从前是范尧臣押班,范尧臣罢相后,因为孙首相年老体迈,自然没办法每日出朝,只能转由次相黄昭亮代为主持。

    所谓每日常朝,并每十五日、百官俱朝的大朝会,其实都是礼仪性质的仪式,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真正能决定什么重大举措,或是商量重要朝事的,一般都是在朝会之后,政事堂、枢密院的重臣们转去崇政殿,与天子单独商议。

    郑时修不过是一个御史台的小御史,别说朝会后进崇政殿,便是在朝会之时,也只能站在队列的最后,自然不可能参与朝后的商会。

    是以这五日一次的常朝,便成了郑时修一处极重要的发挥场合。

    他手中有一封厚厚的折子,本来是打算今日出班,当殿弹劾范尧臣的。

    虽然范大参已然罢相,可终究是不够,河|北、抚州、吉州等处灾情这般严重,襄州地动反复,川蜀民变又起,如今大名府的灾民好歹还能入京得赈,可抚州、吉州等处,人都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出了这般的荒谬之事,范尧臣作为时任宰相,他不出京,又如何能平民愤!

    然而郑时修所有的打算,都被郑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斩断了。

    今日的常朝,几乎已经成了这个回京诣阙的通判官一个人的戏台。

    先不说杨奎告病不朝,便是他在朝,自身被弹劾,也是不能自辩的。

    郑霖说得兴起,连声音都快哑了尾巴。

    等到他终于把手中那长长的折子半读半背骂完了,才停下来,还未归列,立于西班的一名台谏官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持笏出班,朗声道:“臣也有一言!”

    他开始顺着郑霖起的话头,跟着弹劾起杨奎来。

    随着台谏官与御史并其余官员一个个站出班,你一言,我一语地攻讦起才从延州班师回朝未有多久的同平章事,大殿中的氛围也渐渐地变得奇怪起来。

    郑时修才任官一年有余,见识少,一时竟有些觉得滑稽。

    五日之前,文德殿上的朝会,殿中还是压倒性的声音弹劾范尧臣,这才过了多久,便风向为之一转了?

    他听着听着,也渐渐回过味来。

    这难道便是笵党的反扑?

    不过无论是不是范党的反扑,这一个时机都选得实在太好了。

    郑霖列举的二十一条罪状,条条都似模似样,有理有据,有例有证,他牵起了头,立时便有范党众人并御史台中一些投机者打蛇随棍上,跟着一起弹劾起杨奎来。

    好一招围魏救赵!

    随着郑霖跳出来,朝中一片攻讦之声,杨奎本人不在,杨党中人终于再忍不下去,陈灏站出列,开始逐条反驳起来。

    两边打的都是口水战。

    郑时修冷眼看着,倒觉得杨奎这边好似弱势几分。

    郑霖在边城数年,好似当真搜集了不少杨奎的罪名,此刻一一罗列出来,乍然一听,叫人十分信服。

    尤其这当殿之中,郑霖骂得声嘶力竭,拼尽全力的模样,叫人都不敢上前多惹。

    便是郑时修自己,听着听着,都有些起了疑心。

    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杨奎在延州数年,应该真是有些不妥的。

    他听着殿中骂了许久,忽然醒过来有些不对,不着痕迹地抬起头,偷觑了一眼高坐龙椅之上的天子。

    隔得太远,又不方便盯着,实在有些看不清,然而郑时修已是能感觉出来对方周身气场有些不对了。

    赵芮脸色已经黑得如同锅底。

    又来了!

    就不能消停两天!

    “今日乃是朝会,有何弹劾之奏,尔等写了折子,自呈递有司!”

    赵芮再忍不住,终于冷声道。

    五日朝会,何等庄重之处,被这些个人胡搅蛮缠,便似坊间集市一般!

    郑霖却只当没有听到,好似天子的金口玉言,犹如放屁一般,径自继续往下叱骂。

    赵芮黑着一张脸,提高了声量,再一回叫他住口。

    “襄州地动,川蜀民变,抚州、吉州蝗灾、旱灾情况未明,尔等且思如何抚济灾民,救灾治事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