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唬人
    顾延章同许继宗说完话,却是又转过头,微笑着望了一眼张待。

    无论是“向朝中请银讨粮”,还是“唱难”,这些话,他一半是说给许继宗听的,还有一半,则是说给张待听的。

    赣州的知州由孟凌换成张待,对于顾延章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

    孟凌任知州,是州衙里头着了火,他也能安睡不起的,其人对州中的事情可以说全不关心。

    然而这人虽然平日里丝毫忙都帮不上,却有一桩好,那便是绝不会拖后腿。

    顾延章在赣州任了一年有余的通判,自从拿唐奉贤立了威,又用何六娘的案子在州中树了名之后,他再整顿了一回州衙官吏,自此,从上到下,几乎都成了他的一言堂。

    赣州百姓对他是信服有加,州衙官吏对他是畏威恐权,流民对他则是感激涕零。

    靠着这些,顾延章才能指挥得动这一州,安抚下数万流民,统筹壮丁兴修起如此庞大的沟渠。

    可一旦孟凌换成了张待,后者却并不是这一个出身敏感的三王的大舅子,从来只想把自己缩起来,不让旁人瞧见,混吃等死便是平生最要紧的愿望。

    从张待以往的履历来看,这人是有想法,有志向的。

    顾延章在延州时,听过不少张待的事迹,虽然没有与之相处过,可他却心中多少有些概念,知道这是一个凡事总爱插手,喜欢出头做事的人。

    可一山难容二虎,虽说知州与通判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可碍于张待那一个太后亲伯父的身份,一旦他要管事,无论是谁,都得小心让着些。

    从前在延州,哪怕是杨奎这样位高权重的宿将,也只能把他扔回州衙,便是怕张待在阵前要乱指手画脚,自家难以应对。

    顾延章与杨奎相比,无论是地位,还是威望,都要差上十万八千里,自然不可能像对方一样行事。

    他能做的,只剩下尽量避免与张待的冲突。

    处得来最好,如果处不来,对方能把事情做好的话,他也不介意退让,可若是做不好,大家便各凭本事罢。

    真要有了什么分歧,只要自己有理,大家一个是皇亲,一个是朝臣,闹上朝中,还不知道谁怕谁呢。

    御史台可不是吃素的!

    只是张太后那边,多少会脸色难看而已。

    如果自己如今已经四五十岁,也许会多忌惮几分,可作为一个不到二十,便已经绿袍加身,进入京官序列的状元来说,顾延章却是半点也不怵。

    谁怕谁呢。

    哪怕再熬上二十年,自家也不过接近四十而已,正当壮年,可张太后……说句大不敬的,未必还有机会给自己脸色看。

    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

    顾延章一面详细地同二人介绍着赣州城内暗渠的构造、图纸样式并修建进度,等到走到最后,带头爬上了地面,这才指着不远处的一处高台,道:“将来,那一处会放置赣州城内出资修建暗渠的人名碑。”

    许继宗有些吃惊,问道:“这一处暗渠,竟是全数由赣州城百姓出资而建?”

    顾延章摇了摇头,道:“不是全数,却也占了极大一块,朝中这几年用银钱的地方太多,赣州毕竟没有那样要紧,是以没能讨到拨银——只是舍人与都知也瞧见了,如今赣州养着四万余的流民,多亏州中去岁乃是丰年,常平仓收得满,粮税也未上缴,不过顶了这样久,也还是马上就要扛不住了,若是今次京中再不拨粮拨银,下官也只能早些安排灾民往建州、漳州等处去了。”

    他话刚落音,张待、许继宗二人已是异口同声地脱口而出,道:“万万不可!”

    许继宗急急道:“顾通判何时将请折送入的京中?”

    张待也忙问道:“如今府库中的钱粮还能撑多久?!”

    孙霖站在顾延章后头,见得这二人的反应,好险没有笑出声来,他连忙把头转开,做一副在认真看顾周围情况的模样,生怕被人瞧见自己嘴角那掩饰不住的偷笑。

    顾通判,着实也太会唬人了!

    若不是自家从头到尾跟着这暗渠的修造之事,乍一听,恐怕也会被绕进去!

    州中哪里花了多少银两来修渠……

    明明多是那些个富商掏的钱!

    别说富商了,赣州百姓受水患之苦久矣,听说州中要挖渠,一旦沟渠挖好,只要每年好生维护,赣州城内今后便能免了雨水漫灌之灾,只要日子稍微过得去的,个个都愿意出银。

    毕竟如今趁着流民在,只要出点银钱就好,早早把暗渠修起来,每年省下那些个被淹坏的东西,都能抵得过自家出的银了。

    况且城里人还不用服役!

    这笔账,无论横着算,还是竖着算,都是算得过来的划算。

    此时的情况,几乎是赣州城里的富商、百姓一同养着流民,还养得兴高采烈,州中左手常平仓与粮仓出粮米,右手府库收银钱,只花费了很少的一点,就将数万流民给留了下来。

    而因为流民住宿的营地乃是建在城外,而白日间壮丁已是全数被绑在工地上,其余人流民想要进出州城,都受到极大的管制,城里的百姓几乎没有没有被影响到。

    从前只要安抚流民,无论是哪一个州城,必定会惹得百姓怨声载道的事情,在赣州竟是近乎没有发生。

    一旦有人多抱怨两句,就会被旁的街坊打断——流民帮你修着暗渠呢,还不要工钱,一日只吃两顿,忍一忍,哪有好处尽占的!再啰嗦,你自家修去!

    一般来说,抱怨的人听到前面一句,十有**就闭了嘴,剩下那一两个不肯闭嘴的,听说要自家上,多数也就不吭声了。

    按着许明说的州中府库上月盘点的情况,便是朝中不肯拨银,想要把这一条暗渠修出个粗略的样子,只要俭省着用,应当也是勉强够的。

    偏生顾通判顶着这样一张正直的脸,做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太能忽悠人了!

    果然不愧是商家出身,这脸上功夫,做得半点都不比士族子弟差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