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唱难
    “那一处是什么地方?”

    许继宗也指着一处营房问道。

    一路走来,只那一处营房灯火通明,其余地方都只点着火焰如豆大小般的油灯。

    顾延章看了一眼,道:“那是营内的医馆。”

    他见诸人都有些吃惊的模样,便解释道:“流民之中老人、小孩甚多,此时才由冬转春日,极易生病,营中住得紧,一旦有一人生了不好的病,便容易惹出疫情,下官便在此置了医馆,由赣州州衙拨银,流民自付,两处八二对开,负担医药之资。”

    张待好奇地问道:“若是发现有人患了疫病,又待要如何处置?一旦其家人隐瞒,惹来大祸,又待如何?”

    顾延章指了指远处,道:“距此八里地,设了一个大院,其中乃是患了疫病的病人,先要隔开,由专人看护,待得确定康复,才能从中出来,若是家人隐瞒病情,保内全数责罚。”

    说到此处,顾延章又道:“一则营中医馆治病并不贵,流民不至于负担不起,二则一旦有人得了病,他便是想要隐瞒,同保之中也会有人着力劝说,况且也有保长会看顾,当真出了事情,便不是简单能应对过去的了。”

    营地很大,张待跟许继宗二人却半点没有停步的意思,从酉时走到戌时,才走了一半多。

    孟凌一面肚子饿,一面心中着急州衙大堂中那几桌席面,更兼一处尊臀,先是跟着骑马去看山上看白蜡虫,因为匆匆出发,府中来不及准备,马鞍只能用州衙之中的,那硬邦邦的皮,连块软棉都舍不得垫,一来一回,磨得他大腿根、屁股墩都要破了。

    再是那一双脚,爬了许久的山路,上上下下,此时又走了两个时辰,简直都不是孟凌自己的脚,仿佛是动一动,就要抽一抽,里头的筋都要被扯断了。

    孟凌心中叫苦连天,偏生眼前两个人都是毫无所觉,好几次他欲要开口提起州衙中的席面,又想要请两人坐下来说话,偏暗示了好几次,并没有一个人理会。

    “这一处为何单独隔出来?”

    走到一个角落,见着一排小小的房舍被隔开来,偏偏门还开在后面,张待忍不住问道。

    顾延章便道:“再走近门口一些,舍人便知端底。”

    几人果然绕过去了门口。

    所有房舍的门都是关着的,外头稀稀落落地排着几个人,正当此时,一扇门打开,一个老头提着裤腰带走了出来,终于从大开的门里头飘出来一阵淡淡的五谷轮回之味。

    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捂住了鼻子。

    张待同孟凌后退了几步,许继宗却领着一个小黄门,举着火把,走了进去。

    过了片刻,他才重新出来,面色有些复杂地望着顾延章,道:“这营房之中的茅房布置,也跟旁的地方不太一样啊,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粪溺乃是脏污之物,自然要离人住的地方远一些,单独隔开来,这营房之中的茅房乃是特设,为了容易收拾,也为了干净,营中粪溺已是由州城之中的商户包了。”

    不待许继宗再行发问,顾延章又道:“营房中的粪溺外承,已是行了‘买扑’手续,如今一应文书都在州衙之中。”

    听到这里,无论是张待,还是许继宗,都是有些叹为观止之意。

    便溺居然能卖钱。

    转念一想,便溺却是能卖钱,京城之中便有专收便溺的行会,然而匆忙之中,谁又会想到把这流民的便溺也利用起来呢?

    而许继宗心中却更是佩服极了。

    一路走来,营房之内,几乎处处都显露着这一个年轻人的用心。

    许继宗就在天子身侧,数十年中,见过太多的官吏了。

    有治政之才的臣子不少,却也绝对不多,能当真沉下心去,切切实实为民办事的臣子,则是更少。

    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作为一个新得任的官员,这顾延章居然能做到如此小心谨慎。

    许继宗见过不少刚就任的新官,他们自以为只要认真做事,便能出头,这些人往往注重成效,总认定只要出了成绩,就能证明一切。

    殊不知默默无闻时也许无人关注,可一旦冒了头,多的是人盯着你不放。

    太多的新人,一颗拳拳之心,做出了成就之后,被盯着弹劾几回,吃过亏,受过苦,撞过南墙,最后变成了油盐不进的老油条。

    而眼前这一个……

    许继宗看了看对面。

    顾延章背脊挺直地站在那里,自有一番镇定自若的气度,侧着头,不亢不卑地回答着张待的问话。

    ——与其说是聪明圆滑,不如说是狡猾了。

    这才入官多久?

    建一个流民营,将其中流民的粪溺外承给赣州城中的商户,对于一州通判来说,不过是一句话就能办到的事情,可他竟然还记得特意设了“买扑”,叫城中的商户竞标。

    这其实并不是一定要“买扑”的事情,哪怕将来被人单独提出来,也不会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可他偏生宁可麻烦一些,也要一一按着最规矩的做法来做,不叫人捉到半点小辫子,行事简直是滑不留手。

    这个通判,当真才入官一年多吗?难道他平日里头,没事就去琢磨朝中那些个章程规法?

    这一夜,足足走到接近亥时,张待、许继宗二人才把营地视探完毕,其中有太多太多令他们点头的地方。

    然而这一切却并没有到底结束。

    次日一早,跟着顾延章去巡检暗渠的两人,看着那长达十里的沟渠,面上的震惊之色,连基本的掩饰都做不到。

    石头奠基的沟体,青砖砌筑的沟璧与拱券已经粗略成型,流民们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按部就班地干着活。

    “这便是流民修的暗渠?!”

    许继宗失声问道。

    他以为只是随意挖几条暗沟而已。

    谁晓得,居然是这样庞大又繁复的一个工程。

    顾延章点了点头,笑道:“岁前曾经向朝中请银修渠,当时并未得批,如今赣州安顿四万流民,这日夜耗粮,着实是一笔骇人的大数目,延章前一阵子已是再发奏折向朝中请银讨粮,许都知亲眼得见,当是心中最为清楚,此番回京,若是陛下问起,还请帮着唱一唱难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